【双花/平乐】苍漠(1~2)

CP:平乐  

不知道算什么设定,架空丧尸paro吧

1.

    孙哲平脚踩油门,车子一个加速撞飞了两具行动迟缓的丧尸,挡风玻璃蹭上了些许灰黑色的肉块和黏糊糊的液体。

    这辆军用吉普碾过崎岖不平毫无道路可循的的地面,和质地疏松,早已无法辨别是多久以前的人骨,直直冲撞轧过巨大的土块,剧烈颠簸的刹那车后还传来吱吱嘎嘎的响动声。

    视线所及之处就只有被风侵蚀得形状模糊的残垣颓壁,半米多高枯黄干瘪的荒草,和稀稀落落耷拉着脑袋拖着双腿漫无目的游走着的丧尸。

    没有地标没有指路牌,只是跟着仪表盘显示的方向向前行驶着,他也并不想去避开那些面目丑陋的行尸走肉,反倒有些刻意的像是泄愤般地径直撞开几个,尽管他从他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开车这技术倒也挺狂的哈。”叶修听着通讯仪这头传来的“哐当哐当”的声响难得有些无语。

   “怎么,心疼你的车了?”孙哲平冷哼一声。

   “没,随你用,”叶修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我找小楼要租车费去。”

    也许这里该接口呛上一句的,但孙哲平没说话,叶修等了会没听着下文,便也没继续,只在另一头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

    一具衣衫破烂的丧尸从斜刺里直直地朝车子扑过来,丑陋腐烂的双手扒住了车前杆,咧开的嘴里是野兽般拉长了调子刺耳的嚎叫声。

   “有张佳乐的下落了吗?”叶修漫不经心地开口问。

    孙哲平猛地提速,丧尸踉跄着被甩脱在地,在龟裂坚硬的土地上磕碰着翻滚了几圈。

    车子还在往前开,摔倒的丧尸连同着背后他的那些个“同伴”渐渐成了后视镜里蝼蚁般渺小的黑点。

    前方扬起了一阵风尘,灰黄色的视野里依旧找不到目标,看不清终点,茫然而未知。

    孙哲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又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没。”

 

2.

    周围的一帮子人又发出一阵叫好声。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被孙哲平放倒在地的家伙了,他整整衣服直起身来,瞥了眼倒在地上灰头土脸的那人,轻蔑地哼了哼。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还有谁要来啊?”

     围成一圈的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瞅着,虽然这话说得狂了点难听了点,不过也是实话,人实力摆在那呢,谁敢有意见?

    见四周一时没了声,孙哲平也觉得没趣,他挺想找个人好好比试比试打个痛快的,奈何蓄着一股子劲没地儿出,就跟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似的,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烦躁。

    围着的人互相使了个眼色,走出一人来,笑呵呵地伸手搭上孙哲平的肩。

   “老孙啊,你要真想找个对手,我给你推荐一个好人选!”

    一群人围着孙哲平气势汹汹到达靶场的时候二连的人正在做射击训练,几个人听见声响转过头来,见着一连这一群突然造访的人也有些不明所以,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

   “老孙,就是那边那小子,看到了吗?”之前那人伸手指着。

    孙哲平走近了几步,隔着铁丝网只能遥遥地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影,背对着这边托着把枪,姿势挺标准,正全神贯注地对着前方。

    看看他技术怎样也好,孙哲平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飞靶已出,可也还是刚刚产生“有靶飞出”这个意识的刹那,那靶子已经在空中碎裂成了粉尘。

    接着是两个,三个,都一一命中,等到五个飞靶齐齐飞出的时候,只见那人扬枪一扫,没有停顿也未见瞄准的动作,在近乎随性而干净利落的动作下,五个靶子已尽数被子弹打落。

   “喂!刚练枪那个,你过来一下!”孙哲平朝那人大声喊。

    那人大概是没意识到有人叫他,还低着头在检查枪,直到被旁边的人拍了拍肩朝这指了指,才转过头来往这瞧,动作滞了滞,迟疑片刻后迈着不急不徐的步子走了过来。

    等人走近了孙哲平才看清楚这人的模样,虽说比自己矮了一小截倒也一点不显瘦弱,袖子高高挽起露出一大段光洁的手臂,小麦色的皮肤下覆着层纹理依稀可见的肌肉,身板挺得笔直,看起来很有精神。松落的额发底下是一张颇俊俏的脸,轮廓分明眉清目秀的。

    他扫了一圈围在孙哲平身后嘀嘀咕咕的一群人,眼神里透着些狐疑和警惕,最后才将目光落在孙哲平身上。

   “你找我什么事?”他问。

    孙哲平一手撑在铁丝网上,微倾了身子,直到跟他脸对了脸,隔着张网对视着,才轻声笑了。

   “听说你技术不错,”孙哲平摆摆头,朝旁边的空地示意了下,“跟我打一场试试?”

    身后响起一阵起哄声,还有人毫不避讳地吹了个口哨,俨然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他又匆匆瞥了眼孙哲平背后那几个,面色沉了沉,对上孙哲平时的眼神也不那么客气了。

   “凭什么?”

   “怕了直说。”孙哲平挑挑眉。

   “你……!”他捏着拳头往前踏了半步,脸上生出些许怒意来,眉头皱得紧紧的,嘴巴张了张却没 能说出什么话来,抿紧了唇瞪着孙哲平。

    还真挺不经撩的,孙哲平想。

    两人毫不示弱地互相瞪着,片刻后那人松开了拳头,往后退了两步抱臂站定了,勾着嘴角笑得一脸不屑。

   “我还没怕过谁呢,打就打。”

    跟着孙哲平的一群人又闹腾了起来,可他们最终也没能看到这两人当众打上一场的好戏,因为孙哲平朝那人勾了勾手指,隔着铁丝网凑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话后,那人就转身回了靶场,连个头都没回,而孙哲平也仿佛心情大好地手插裤兜往食堂迈开了步子,他们就算想上去问个清楚,但想想孙哲平那摆明了不想被人听见的样子,和现在一副对人不理不会的态度,也只能收了心打着哈哈跟着往食堂进发。

    晚上孙哲平独自一人来到训练场的时候,那儿已经杵了个人,脚尖磨蹭着地面,一副无聊的模样,转头见孙哲平来了也没什么表情,直截了当就开始脱外套。

   “快点开始快点结束,我还要回去睡觉呢。”他把外套扔一边,露出里面的短袖训练服来。

    孙哲平听了这话乐了,“这话怎么说的跟肉体交易似的。”

    那人一愣,抬头看着孙哲平,脸上的肌肉似乎还有些抽搐,而下一秒拳头已经裹挟着微凉的夜风朝孙哲平脸上砸了过来。

   “靠你他妈什么意思!”连带着一起砸来的还有他气急败坏的怒骂。

    孙哲平堪堪闪身躲过这一拳,往侧里连退了两步避开他的一个扫腿,迅速扯掉了自己身上碍事的外套甩在一边。

   “不错,有两下子嘛。”孙哲平点点头。

   “呵,”对面那人冷哼一声走近了两步,“岂止是有两下子……”

   “你要没这点水平,”孙哲平接下他的拳头,又挡下一个转身肘击,“我还懒得找你打呢。”

   “那就让你瞧瞧我到底有多少水平!”

   “行啊,打个痛快呗。”

    其实好几年后孙哲平都还记得这个月色清美的夏夜,记得这场打得酣畅淋漓痛快舒畅的架。晚风里每个毛孔都像张开了似的,蓄积的力量源源不断地从胸口,从身体深处爆裂开来,叫嚣着冲破四肢百骸几欲吞噬一切,如同被烈火灼烧过的双手在发着烫发着麻,沿着经脉骨骼燃起了一场燎原大火,烧得炙热滚烫,烧到万物皆尽一片虚无,这即使是在他后来走上战场,以摧枯拉朽之势尽情剿杀成百上千的丧尸也无法与之相比拟的畅快。

    对面那人在力量上的确不敌他,却胜在动作敏捷灵活,孙哲平绷紧了神经,一面挡下他各种角度刁钻力度也不显逊色的攻击,一面寻找着空档和机会奋力回击,拳脚来往带起的风划过脸颊,竟也带着几分凌厉和杀气。

    他身上不少地方已经隐隐泛疼,他知道对面那人身上也是这样,可他们都没有停下来,那些细弱得微不可察的疼痛就像药力凶猛的兴奋剂,让人心甘情愿沉溺在这爽快到极致的痛畅中无法自拔,他甚至忍耐不住想要大笑出声。

    无法松懈,避开一击必然会迎来下一次更加迅猛更富杀伤力的攻击,而他的每一次出击也竭尽全力毫不留情,完全不用保留也不能保留,那种棋逢对手释放了一切的快感是他平生第一次感受到。

    他不记得那场架最后打了多久,末了他眼里只有月色中那人矫健的身形,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其他的万事万物,仿佛都随了时间,湮灭在无形无影的黑暗中。

    最后还是那人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揪着胸口的衣服连喘带咳的,脸涨得通红,头发都被汗水浸透了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孙哲平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撑着双腿弯腰喘了会,手脚还在打颤,衣服湿了个透黏在身上有点难受,便也索性仰面躺倒在了地上。

    夏日的夜空格外澄澈,深紫色的天幕恍若一泻千里的丝绸锦缎笼罩四野,月色分外皎洁,清冷的夜风轻柔地将整个身躯包裹了起来,带走了不少残留的热量。空旷寂寥的空间里只有细微的空气流动的声响,和两人渐渐平复下来的喘息声。

    无边无垠的世界里还有他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和流淌在血液里,无法随风消散的热度。

    他突然大笑出声,引得旁边坐着的那人低头愣愣地瞪着他。

   “神经病……”那人嘟囔了一句。

   “你跟我连里那几个人有过节?”孙哲平偏过头去看他。

   “哦那个啊,”他托着脑袋漫不经心地说道,“上次在食堂他们几个找我们连里人的麻烦,还打翻了午饭,我气不过就随便教训了他们一下呗。”

   “你倒挺有正义感的啊。”孙哲平笑。

    那人翻了个白眼。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孙哲平撑起身子。

   “我还想问你谁呢,”他没好气地上下打量着一身土的孙哲平,“一来就找我打架,你脑子没问题吧?”

   “一连,孙哲平。”孙哲平倒也没管他最后揶揄的那句话,直接就报了自己的大名。

    那人显然被他这作风弄得有些愣,隔了会才回了句。

   “……二连,张佳乐。”

   “我看你技术不错,以后跟我走一队怎么样?”

    张佳乐愣怔着盯着眼前面带笑容,却显得格外认真的孙哲平,一时半会还没能消化他说的这句话,等他终于弄懂了这话的意思后,才挠挠头把脸撇向了另一边。

   “……神经病……”张佳乐又低声嘟囔了句。

    孙哲平再次笑出了声。



 
评论(7)
热度(98)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