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 苍漠(11~12)

11.

    一路上遇到的丧尸越来越少,有时候隔了大半天才能遇上一个,孙哲平偶尔会看看里程表,但那个越来越大的数字好像也没什么意义,开了多远走了多远在这孙哲平脑海里完全没什么实在的具象化的体现。

    车子偶尔会碾过几条战前人类留下的道路,那些路或是被泥土蒙盖得七七八八断断续续,或是碎裂得不成形状,蜿蜒着延伸至远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那些路没有一条是通向孙哲平想去的方向的,或许去那本来就没路,一直就是自己在固执地疯闯着想开出条路来。

    他想起自己离开义斩出发前的那会,他刚从安文逸那里出来,那个戴着眼镜的医师仔仔细细地给他检查完了手,蹙着眉,欲言又止,看样子还挺纠结的。他忍不住想自嘲地笑,可不是嘛,他一直就是这样,在一片漆黑不见前景的世界里努力着,挣扎着想给自己找到条道,回到他所向往着的地方去。

    有没有用,能不能办到,谁又能知道呢。

    “老孙啊,你再远一点,我可没办法再帮你了。”

    通讯仪里叶修的声音有些失真,还混了不少杂音,听起来就像个信号不好的收音机。

    孙哲平微微活动了下因为长时间驾驶有些僵硬的身体,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

    他没回答,叶修叹了口气。

    “祝你好运,英雄。”叶修轻悠悠地说。

 

12.

    孙哲平在义斩的第三年,兴欣作为牵头人,主持召开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军事会议,内容有关各军区的近况和未来几年内的开辟方向,微草,蓝雨,霸图,百花,雷霆,虚空,轮回几个军区都派了人过来。

    作为维护周边治安的义斩部队的一员,孙哲平也被邀请参加了会后的聚餐。

    席上几个人围着叶修谈事情,神情说不上严肃,倒像是在调侃些什么,楼冠宁端着杯子也不知道跑哪跟谁喝酒聊天去了。

    兴致缺缺的孙哲平四处打量,视线穿过互相客套问候的各军区代表,落在了屋子另一边跟着张新杰一起过来,正无聊地窝在角落发呆的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也注意到了他,孙哲平想了想还是朝他使了个眼色,冲门外指了指,张佳乐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两人在后门碰了头,孙哲平带着他散步,不紧不慢一路走到了义斩的训练场。

    义斩的训练场并不开阔,也没边城军区那样的漫天黄沙,晚上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带我来这啊?”张佳乐转着圈一边打量一边晃悠,“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呢。”

    “你刚才没吃饱?”

    “张新杰说为了培养良好的体魄晚饭不让多吃。”张佳乐摸了摸肚子撇撇嘴,好像还挺委屈。

    “是比以前结实了点,”孙哲平上下打量着一身军装,身板笔挺的张佳乐,“你以前瘦得跟只风干鸡似的。”

    “滚你的,”张佳乐没好气地一脚扫过来,孙哲平往边上靠了靠,“你乐爷我身材不要太好。”

    “好好好,”孙哲平饶有兴趣地挑挑眉,“那再来打一架比比?”

    “不了,”张佳乐想也没想就一屁股瘫地上了,手撑着地人都懒散了几分,“最近累死了,让我歇会。”

    孙哲平点点头心里也了然,霸图军区的训练和任务残酷指数是出了名的高,都说铁打的汉子在那也得畏缩三分,像张佳乐这样主动提出去霸图参战的还真是屈指可数。

    可张佳乐就是这个性子,再难再苦也要迎头冲上去,人犟脾气倔,做的决定几十个丧尸卯足了劲都拉不回来,更何况霸图军区还是离西南最近的地方。

    孙哲平背靠背挨他坐下了,张佳乐靠在他背上长长舒了口气,看样子最近确实挺累的,两腿大敞将大部分身体重量都压在了孙哲平身上,虽说看起来的确比以前壮了不少,可背上还是瘦骨嶙峋的,隔着粗制劣造的布料硌得有点疼,孙哲平也不介意,就由着他靠着放松。

“老孙你在这过得还行吗?”

    “还成。”孙哲平想了想还是这么回答了,虽然其实日子挺无趣的,有时候光想想以前做任务杀丧尸潇洒自在一往无前的日子心里还是能涌起一团火,但也没辙,他的手伤还没完全好,有些事也只能想想,他现在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那你呢?”孙哲平微微偏过头问他。

    “也还成,”张佳乐叹了口气,“就是吃的太糙了。韩文清管起训练来可严格了,天天晨练跑圈跑得没玩没了的,还有张新杰看着,想偷会懒都不成……也就老林还好点,有时候看我饿得慌还分半个馒头给我……”

    孙哲平笑了笑,这张佳乐也就嘴上会喊喊累抱怨抱怨,以前在百花就这样,训练起来还是比谁都拼命,也不知这口是心非的毛病哪儿来的。

    谈起那边的生活的张佳乐像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从霸图说开了去,什么上次军区交流遇到个蓝雨的,技术什么的都不错就是话多,吵得跟苍蝇似的真想一巴掌拍死,还有个轮回的玩枪的好手,话少人也礼貌,长得还挺俊,想拉他去射击场比试比试结果被张新杰推推眼镜拦了下来……

    还有什么出去做任务碰上一座挺高的雕塑倒塌压死了不少丧尸,庆功宴一群人灌韩文清酒,韩文清黑了张脸额头青筋一跳一跳可好玩了,张新杰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有一次夜间拉练张新杰大半夜穿戴整齐出来眼神都能杀死人,霸图新配了不少枪械,据说以后还要配合爆破作战……

    张佳乐说得乱七八糟,没根没由没头没尾,孙哲平也不打断他,就安安静静听着。说得久了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训练场依旧一片静谧,夜色中周围一片朦胧。

    张佳乐突然停了话头,孙哲平当他太累太晚睡着了,缓缓扭过头去看他,却见他还睁着双眼睛看着天空。

    “想什么呢?”

    “真漂亮。”张佳乐看着天答道。

    孙哲平便也抬头看,月亮被薄薄的云朵掩了一角,光线飘飘洒洒照亮了一小块蓝紫色的天空,高远浩渺,清澈柔和,远离月亮的角落里散着几颗星星,透着点点光芒。

    “西南会更漂亮的。”

    张佳乐一愣,转过头来,孙哲平正注视着他。

    “是啊,肯定更漂亮。”张佳乐伸了个懒腰,乐呵呵地绽开一个笑容。

    孙哲平揽过他的肩,头抵头和他靠在一起。缥缈的月色中张佳乐的睫毛在脸上投射下一小片阴影,底下还泛着淡淡的青色,大概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几年没见,眉眼像是长开了不少,却还透着股柔和,颧骨上有一弯擦伤的痕迹。

    “等我回去。”孙哲平说道。

    张佳乐轻笑,蹭了蹭他的脑袋。

“好。”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就要跟霸图的车子回军区了,孙哲平过来送他,张佳乐半个身子探出车窗,嬉皮笑脸地跟孙哲平撞了撞拳头。

    “加油啊。”

    “你也是啊老孙。”

    孙哲平站在原地目送着霸图的车子远去,车开出了老远,张佳乐又从车窗探出来朝他遥遥地挥了挥手。

    那是孙哲平最后一次见到张佳乐。


 
评论
热度(60)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