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鬼迷(二)

二.

    那日孙哲平最后还是选择了先回去,他先前扛着那鬼的灵压在胡同里不慌不忙走那么久着实耗了不少体力。况且那鬼也挺厉害的,他朝那鬼劈去的第一剑里注入了自己的一部分灵力,却也只能逼他露出一部分真身。

    这鬼有点难对付,但也因为难对付,孙哲平对他的兴趣更浓厚了,他一回去就找了他那个神神秘秘的朋友叶修了解了一些情况。

    等他第二次来到那个胡同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那鬼照例给他玩了把鬼打墙,等他走得不耐烦了一脚踹上拐角的一个木制推车后才嬉皮笑脸地现了原形,跳上墙头俯视着他。

    “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来的?”那鬼在狭窄的墙头上走来走去,玩着幼稚的走独木桥的游戏,虽然他也并不会真掉下去,“还有上次也是,我明明隐藏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啊。”

    “那是你自作聪明,”孙哲平斜眼看他,“你施法的时候整个巷子的灵压都在波动,就你这一直很平稳,傻子才认不出你。”

    “是吗?”那鬼蹲在墙上想了想,“我以前遇到的那些还真是傻子啊……”

    孙哲平哼了声没说话,那鬼却转头兴致盎然地打量了他一会。

    “那你可真聪明。”

    孙哲平愣了愣,以前称赞他的人不少,可这被鬼夸了是什么情况,智商跟脑子一起烂掉了?

    他又抬头看了看,那鬼双臂搁在膝盖上还正瞅着他呢,两只眼睛亮晶晶的,那新鲜劲跟第一次见大活人似的。

   孙哲平移开了视线,难得有些意外和窘迫,咳了两声还是开口准备说正事了。

    “我问过了,当初这片地儿附近有个挺有钱的老爷,死了以后家里人请了巫师施了法,让你看着家里几片宅子和老爷的牌位,也就拿你当镇宅灵用的。你当鬼也两百多年了,该走轮回去下一世……”

    “我不!”没等孙哲平说完那鬼就喊起来了,“我在这呆着挺好的,就不乐意转世!”

    孙哲平嗓子眼堵着一大口气出不来,憋得脑门青筋毕现。他孙哲平是什么人?走南闯北收妖驱鬼这么些年,别说作祟的小鬼了,就是那些道上的人都得敬他三分。他不爱废话行事向来简单粗暴,这难得看对方态度好多说了两句丫的还被一只鬼给打断了,能忍?

    孙哲平强压着气,瞪了眼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

    “乐不乐意没你的事,干脆点就直接跟我走,等我动手你就没那么好过了!”

    “我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那鬼气急直接跳了起来,“说走就走啊?凭什么!”

    “凭你是鬼我是驱鬼师!”

    “被我打跑的驱鬼师多了去了,谁怕过你们!鬼又怎么了,一个个的都只会说这话,没意思!”

    那鬼气哼哼地吼了两句转身就要走,身体前半部分都融成了烟雾要化在空气里了,孙哲平抬手拽了他的脚猛地一扯,直接把他给摔在了地上。

    既然是鬼,那自然不会摔疼,不过似乎那鬼被这么突然一摔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侧躺在地上踟蹰了片刻才坐起来,捂着脚踝还有点怔。

    孙哲平也不打算多说什么,拿出木剑和符纸就想直接把他收了算了,可还没等他走近了有所动作,那鬼却突然抬起头来看他。

    “为什么你能碰到我?”

    问这话的时候那鬼就这么坐在地上,面色平静,语调轻缓,不是质问甚至都不像是在疑惑,但在那一刻却仿佛掺进了千丝万缕不可细数的情绪,让这平平淡淡几乎要飘散于风中的一句话显得浑厚而耐人寻味。

    疑问,害怕,不甘,还有一点点微不可察的期待。

    鬼的情绪真是毫不意外地好懂,尽管这都是作为一个驱鬼师最基本的,依靠灵力波动的变化所感 知出来的东西,但有一瞬间孙哲平还是愣住了。

    巷子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孙哲平扭过头去瞧,是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看见他站在巷子里一动不动的迟疑了会,脚步都慢了,再瞥见他手里抓着的那一剑一符,更是满脸狐疑,往对面墙靠了点,低着头迈着小步子就想快速走过去。

    那鬼显然也看到了那老婆婆,但他并没有起身。他的身体在被人穿过的时候样子很奇怪,边缘扭曲着还在轻微晃动,交叠在一起的刹那活像个长了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的怪物。

    老婆婆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另一头,巷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却好像又多了点什么东西。

    飘飘忽忽零零碎碎的,像枯黄干瘪的叶子落在湖面上,漾起一小圈落寞的波澜。

    孙哲平看了看还坐在地上垂着头的那鬼。

    “跟不跟我走?”

    那鬼摇了摇脑袋,抬头瞪着他,一丁点服气的模样都没。

    孙哲平叹了口气,收起了木剑和符纸。

    “你叫什么名字?”

    “啊?”那鬼睁大了眼睛有些错愕。

    “我说,你活着的时候总该有个名字吧,你叫什么?”孙哲平蹲下来看他。

    那鬼又盯着他看,真跟第一次见大活人似的。

    “张……张佳乐。”

    “张佳乐?”孙哲平笑了笑,“这名字倒挺喜庆的。”

    “不是……”张佳乐被他弄得更糊涂了,坐在地上一片茫然甚至连要站起来都忘了,“你到底什么意思?不是要抓我?”


 
评论
热度(7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