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鬼迷(三)

三.

“孙哲平你这很不对劲啊,”叶修一脸正气地拿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孙哲平,还不忘吸上一口烟,“技术退步成这样了?抓个鬼抓了几个礼拜了还没成功?”

孙哲平“哼”了一声没理会他,伸手抽走了他指尖的烟,按在烟灰缸里捻了捻,引得叶修直皱眉。

“少废话,找你就是来让你办事的,”孙哲平抱臂靠在桌边,“继续上次的,再帮忙查查。”

孙哲平每个礼拜都会去巷子里找一次张佳乐,原因无他,就是“劝”张佳乐赶紧跟他走了去转世,虽然每次“谈话”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乱七八糟鸡飞狗跳的架,或是以张佳乐天南地北絮絮叨叨问他问题结尾。

“诶孙哲平你上次还没回答我呢,怎么突然就不抓我了?”

孙哲平由着他坐在墙头晃着腿问个没完,倚在墙边也不回答,张佳乐等久了觉得有些无趣就拿脚尖踢他。

“喂你怎么不说话呢?孙哲平你是不是脑袋摔坏了?”

孙哲平瞄他一眼,往边上挪了挪。

“当鬼很好玩?”

“不好玩啊,”张佳乐坦坦然答了句,“也就只能耍耍人玩,平时可无聊了。”

“那你为什么还呆这不肯走?”孙哲平斜觑着他,“就因为那个咒术?”

“那是当然,”张佳乐昂着头看起来还挺骄傲,“这叫誓言你懂吗?”

“看来你对你主子挺忠诚啊,”孙哲平不置可否,“他有恩于你?”

“老爷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善人,那年饥荒我跟着我爹一路乞讨到这儿,就是老爷收留的我们。我和我爹这命都是老爷给的,这恩情我总得报答吧?”

兴许是没想到张佳乐这么轻易就把原因说了出来,孙哲平愣了愣。这几次见面虽说不上有多和谐,但也没多糟糕,孙哲平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强行把张佳乐收服了扔进轮回道。

独自在世间游走了几百几千年的孤魂野鬼他见过很多,面目狰狞被仇恨缠绕,亦或面无表情像躲在面具后比风还来得寡淡,总看起来无情无欲不为任何事所动的他从不曾在他们身上投注太多的情绪。对于已逝之人,多余的事不必去做,多余的情感不必去挥洒,这是每一个驱鬼师生来就被灌输的道理。

可张佳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虽然孙哲平暂时还没搞清楚是哪里不一样。

从他第二次来这开始,张佳乐就显得对他格外亲近,虽然表面上仍是敌意满满,可要是聊上了什么都能说开来,什么几年前附近出了个抢劫犯,他把人困在巷子里直到警察赶来,什么哪家的儿子不孝顺天天出去赌钱,年迈的老母亲给人洗衣服收破烂攒的钱都全给儿子拿来还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一件说得没玩没了,张佳乐说得兴致勃勃他听得心不在焉。

兴许是寂寞坏了。孙哲平这样想着。

就像是每次来到巷子口,他都能感受到那一丝微不可察的波动,静水上泛起的涟漪,细风中摇曳的花瓣,蝴蝶轻颤的翅膀,极轻极淡,转瞬即逝。

张佳乐对于他的到来很高兴,这是孙哲平所能肯定的事。

“拿永生永世守着那墓不入轮回,去报一世的救命之恩,值得吗?”

张佳乐有些发怔,他盯着孙哲平,目光愣愣的。

隔了好一会他才咧嘴笑了笑。

“值得啊,你们人不是最恨忘恩负义之徒了吗,既然那时候选择了成为守护灵住在这儿,那我可不能随便跑路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温柔。孙哲平看着他,他也歪头看着孙哲平,那闪着点点微光的眼底像盛着一朵怒放的花,柔软而鲜活。

孙哲平突然就明白了张佳乐是哪里不一样。

他一点都不像是个合格的鬼。他还没遇到过像这样会笑会气会难过的鬼,过得这么真实,甚至连作为鬼徘徊于人间的理由,都不是因为咒术的强制束缚。

他有自己的想法,有固守的执念,虽然在别人眼里近乎荒唐。如果他还活着,以人的形式活着,他是不是能笑得更灿烂,活得更骄傲呢?

他本不必如此的。孙哲平突然有些气了。

“拿活人献祭把魂魄捆绑在这儿,我可没看出你那个老爷有多好人。”

“孙哲平你别胡说八道好吗,”张佳乐跳起来,“你知道什么了敢这么说!”

“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我查过了,你那个老爷都在人间转世两次了,”孙哲平抬头看他,“守着那具腐朽的尸骨,还有什么意思吗?”

“有意思没意思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来说!”张佳乐扭过头去。

“墓在哪?”孙哲平却追着继续问。

张佳乐像是赌气了一般蹲在墙头,睬都不睬孙哲平一下。

“那咒术必定要以一物作为核,一般来说就在墓边上,将守护灵绑在此物附近,除非毁坏咒核,否则守护灵便无法离开坟墓周围,”孙哲平自顾自说了下去,“或者将守护灵强制收服也是一种办法……那么,墓在哪?”

张佳乐回过头来,目光里满是挑衅的意味,拉扯着嘴角笑得洋洋得意。

“想知道?你自己找啊。”


 
评论
热度(6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