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鬼迷(四)完

四.

“老孙啊,我就是个玩傩术的,你被鬼弄得三迷五倒的我可救不了你啊。”

“别啰嗦,”孙哲平拉过叶修边上的凳子一屁股坐下,“我上次让你帮忙查的事查清楚了没?”

“你每次来都让我查一堆东西,很伤身的你知不知道,下次我可要多收你钱了。”叶修拖过边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朝孙哲平摆摆手。

“行了,快说吧,你都知道什么了?”

“你和那鬼能接触的原因你自己不也挺清楚的么。”叶修斜眼看他。

孙哲平点点头,心里也了然。

“还是灵力相当的缘故吧。”

“用小安的话怎么说来着?对,就是说你俩是一个波频的。”叶修眯了眯眼,“再说了,你也不是第一次能摸到鬼了,虽然以前那些一碰你就被你的灵力烧得半死不活了。”

“我的确不是第一次,”孙哲平扭过头来冲他笑了笑,“但他是。”

叶修正低头点烟呢,听了这话抬眼瞅了瞅他,也乐了。

“你还真是鬼迷心窍了啊,”叶修话是这么说着,语气中倒没半点揶揄的意思,“就因为这所以不打算抓他了?”

“我强出手会伤着他,他也没犯什么大事,没必要弄得他魂飞魄散。”孙哲平看向被他这番不似以往风格的话逗得直乐呵的叶修,“别笑了,咒核的位置你算出来了没?”

 


张佳乐看孙哲平不说话,只靠在对墙上笑,心生狐疑,隐隐地还有些不安。

“你笑什么?”张佳乐嘟囔了句,没什么底气。

孙哲平没立刻回答,他侧头朝远处打量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像是在悠闲地看风景。

而他这一个动作,却让张佳乐在一瞬间攥紧了抓着墙沿的手指。

“是在那吧?”孙哲平问。

“你在说什么?”

“你玩了这么多年鬼打墙也不嫌累,不是单纯为了耍路人吧,”孙哲平仍旧朝着那个方向眺望着,“也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的位置不让我发现?”

“你把这儿的巷子导得七弯八绕只是想让路过的人避开那墓和咒核,两百多年了,这块地变化不小吧,你能把那一小块地方护到现在也不容易啊。”孙哲平拿手朝那比划了下,“是那吧,大概隔了两堵墙?”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张佳乐抿紧了唇。

孙哲平短促地笑了声。

“我每次都从不同的路口进来,托你的福,这片地我绕了也有百八十遍了,那个角落怎么都没进去过,你挺厉害的。”

“我找了个朋友帮忙,他能看到过去的不少东西,以前那里是有棵树吧,被你用幻术盖住了?”孙哲平回过头来看着他,“那就是你依附的咒核?下面是你那个老爷的墓?”

孙哲平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却全然没有疑问的意思。张佳乐盯着他那双笃定的眸子,只觉得心下又沉了沉,几乎要坠入阴曹地府。

可鬼是没有心的。即便有心,也早被漫长的时光磨砺得坚不可摧。一个人呆着与其说是习惯,倒不如说这就是他的生活,他应当孤独,也必定孤独,碰不到任何人,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如深夜静坐,缥缈的月光切割开他的身体,无影无形,翩翩然恍若一场虚妄的大梦。他连风都不如,他只是一抹没人看得见的影子,溺在黑暗中守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那一小方土地。

于是他冲着孙哲平笑了,像孙哲平对他那样笑得笃定而自信。

“你过不去的,想过去就先把我给除了。”

孙哲平抬起倚靠在墙面上的上半身,活动了下被硌得有些僵硬的肩膀。

“下个月这片老房子就要被拆了,大概明年这时候这里就会变成新的别墅区……”
    “我说过只要我在你们就别想动这块地,除非你先把我……”

“我问过那老板了,”孙哲平硬生生打断了张佳乐近乎咬牙切齿的话语,动了动脚,“作为报酬,他说可以给我留间小别墅,就在这附近。”

“院子里有棵百年老树也不错,”他迈着缓慢的步子朝张佳乐这走来,“不过我事儿挺多的,要经常往外跑,不可能老呆在这,你可别嫌无聊砸我屋里的东西。”

“……什么意思?”

“驱鬼师的寿命比普通人长点,不过也没长多少,你大概还有不到百来年的时间去考虑到底要不要入轮回转世投胎吧。”

“不是,孙哲平你到底什么意思!”张佳乐的声音有些嘶哑,像破了口子的窗户纸,“呼啦啦”的都是风震颤的声响。

孙哲平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注视着他垂落在墙头那双瘦削的还留着薄茧的手,略显苍白的皮肤,修长的手指,分明的骨节。

他伸手抚了上去,又将它牢牢握在掌心中。

有些冰凉,像在深潭中浸了多年的卵石,还在他手里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能碰到他。他还能碰到他。

孙哲平抬起头来,冲微张着嘴,满脸惊讶和慌乱的张佳乐笑了笑。

“你不是不肯跟我走吗。”

“那我留下来。”

 

END


番外:被窝有点凉


 
评论(2)
热度(82)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