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 酒阑珊(1~3)

不像古风的古风。

就是最近想写点不正经的。


1.

    “我说张佳乐啊,真不用我来帮忙?打不过就说,不会笑话你的。”叶修斜倚在园子的石凳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不用。”张佳乐坐在桌边摆弄着管家新买来的一套玉制酒具,头也没回地回了他两个字。

    “这么自信啊,这次可好几百人呢。”

    “我对付得了。”

    见张佳乐回绝得这么干脆,叶修也觉得没什么好再说的了,他起了身晃晃悠悠地坐到张佳乐对面,饶有兴致地从他面前拿了一只精致小巧的酒杯来。

    “嘿叶修你做什么呢,快还我!”张佳乐伸手想抢,却落了个空,对上叶修那张笑意涟涟跟老狐狸似的面孔,脸色也没那么好了。

    “还等他回来呢?”叶修抓着杯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呵,”张佳乐手一拂,侧过身去,抬了抬嘴角笑得风轻云淡,“谁要等他了。”

 

2.

    百花山庄有本绝世剑谱,武林中无人不知,百花山庄庄主不好惹,武林中也是无人不知。

    说起百花庄主张佳乐,年纪轻轻长得又俊,一手百花剑法使得漂亮且凌厉,几年间上百花山庄名为切磋实为抢剑谱的人络绎不绝,无不被打了个落花流水扔下山来。

    那抢手的剑谱据传是百花山庄传了好几代留下来的稀世秘法,由百花山庄世代传人保管和守护,不得传予任何外人,可江湖上那些个自视甚高眼高于顶的小喽啰哪在乎这个,年年有人趾高气扬地踹开百花山庄的大门,然后灰头土脸地被人踹下来。

    所以当七年前孙哲平一脸狂傲地上到百花山庄时,张佳乐只当他又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其实张佳乐还真误会他了,孙哲平对那稀世剑谱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张佳乐,说明白点,他就只是想跟张佳乐打一场。

    孙哲平这人在江湖上名气也不小,虽然这名气更多的是在说他好斗的个性。孙哲平生性自由狂妄,就喜欢找那些个有名气的武林高手比个高下,不少人对他是颇有怨气,可奈何这人人狂剑也狂,想教训教训他吧偏偏还就打不过,咬碎了牙根还只能干瞪着他勾勾嘴角一脸不屑的来一句——

    ——“弱。”

    得,后槽牙都崩成粉了。

    “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孙哲平觉得人生有点无趣,觉得人生有点无趣的孙哲平被他的手下败将指了个路——“百花山庄张佳乐,有本事你就去找他!”

    于是孙哲平挑挑眉毛就上了百花山庄。

    张佳乐大中午的被搅了午饭,心情不爽地带人进了后院。

    没等孙哲平好好打量打量这布置得跟小姐后花园一样的地儿,一柄长剑就已撕裂空气直直朝他刺了过来。

    张佳乐这剑耍得眼花缭乱灵动飘逸,孙哲平的剑法却是干脆利落狠劲十足,你来我往打了一下午,直到日头偏西孙哲平扔了剑往石凳上一倒,隔了会又伸手捞了捞把剑捞了回去继续躺着。

    张佳乐擦了擦额上的汗瞪着他。

    “你还打不打了?”

    孙哲平摇摇头。

    “那你走啊。”

        孙哲平继续摇摇头。

    “诶你这人什么意思啊!”

    孙哲平偏过头来看他,咧了咧嘴笑得张佳乐寒毛直竖。

    “饿了,让你管家给我拿点饭来。”

 

3.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真是天底下最没皮没脸的人了,连叶修都没他这么不要脸。

    孙哲平来的当晚就赖在百花山庄不肯走了,任张佳乐骂他骂了大半天就是抱着剑躺石凳上面不改色一动不动,期间管家还给他端了盆白饭来。

    “张管家你给他饭吃做什么!”张佳乐气得差点摔剑。

    管家张伟有些困扰地欠了欠身。

    “我刚听这位客人说要吃饭,想着要是招待不周外面该说百花山庄没礼数了,所以我就去准备了些……”

    边上孙哲平捧着碗吃得乐呵,张佳乐越看他越来气,拿剑去捅他,孙哲平也不挪地,东扭西扭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躲他的剑,反正张佳乐这剑还插在剑鞘里呢,也伤不着他。

    |张佳乐打了大半天也饿得半死,捅他几下也只是出出气,捅完了又瞪着孙哲平。

    “吃完了赶紧走,我这没屋子给你睡!”

    孙哲平吞了口饭,又想了想。

    “那我跟你睡?”

    这次张佳乐连剑都不使了,直接扑上去用拳头了,孙哲平又要护碗又要护头有些狼狈。

    “别闹,”孙哲平口气还挺无奈,像是他才是那个最大的受害者,“你再打下去外面该笑话你百花庄主没教养了。”

    张佳乐听了这话心里这火是烧得更旺了,这莫名其妙来了个人又是要比试又是耍赖不肯走还成他没教养了?

    “你赖着不走就不怕外面笑话你?”张佳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孙哲平抬眼瞅他,又是咧了咧嘴笑了。

    “我乐意。”

    张佳乐噎了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顿了顿直接甩手转身几大步跨进屋子里摔上了门。

    还没见自家庄主发过这么大火的张管家有些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回头再看看那罪魁祸首,搁了碗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又躺下了,还闭了眼打起盹来了。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推开房门一脚踏进院子的时候孙哲平还躺在那石凳上,初夏的夜晚还是挺凉的,饶是会点武功身体强壮点也该冻得半死,张佳乐愣了愣还是走了过去。

    要说孙哲平这人奇怪那是真的奇怪,穿得随意说话也随意,来了庄里二话没说就要张佳乐出来跟他比试比试,不过回想了一番,这人从头至尾也没提过半句跟剑谱有关的事,这倒让张佳乐疑惑了很久。

    自他继承百花山庄后,庄里一直就只有他和张管家两个人,几年间也就只有那些打着剑谱主意,不怀好意的人上来过了,像孙哲平这样只是单纯地要切磋一下的还真就是独此一人了。虽说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张佳乐却觉得他看起来不像有坏心。

    就在张佳乐蹲着思考的时候,孙哲平睁了眼,眼神一开始还挺飘忽的许是刚睡醒的缘故,看清是张佳乐后目光又明亮了起来。

    睡得这么没防备真是走江湖的吗,张佳乐忍不住腹诽。

    “你什么时候走啊?”张佳乐开口问他。

    孙哲平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自认为善良慷慨的百花山庄庄主张佳乐却觉得自己从他脸上看出丝可怜气来了。

    大概是个无家可归的穷鬼吧,张佳乐又打量了下孙哲平身上那身粗布麻衣的衣服。

    “我待会让张管家把偏房收拾一下,你暂时就先住那吧。”善良慷慨的张佳乐很是潇洒地挥挥手。

    孙哲平还是看着他,张佳乐正疑惑着这人是不是冻了一晚上冻傻了,却见孙哲平又咧嘴笑了。

    “别麻烦了,还是跟你睡吧。”

    张佳乐一把把孙哲平推了下去。




(4) (5) (6) (7) (8) (9~10)完

 
评论
热度(151)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