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酒阑珊(4)

4.

    张佳乐有一阵子还是很后悔让孙哲平在他这住下来的。

    虽然平时庄里就他和张管家两个人呆着,也没人管束着他,但他自诩还算是个挺勤奋的人,天一亮就起床洗漱吃早饭,完了就在后园子里对着花花草草练功练剑。

    孙哲平就跟他不一样了,天天睡到日上三竿,张佳乐还没用上午饭呢孙哲平倒先吃上了,吃饱喝足就往后园子的石凳上一躺,打着哈欠看他练剑,一脸倦意也不知道晚上在做什么。

    被孙哲平这么看着,张佳乐心里也别扭。以前练剑有父亲看着那是在指点他,现在练着练着一回头就看见孙哲平这么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只觉得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默念着心法排空杂念专心起来,又冷不丁被人戳了戳后腰。

    “孙哲平你到底想做什么!”张佳乐捂着被戳疼了的腰气不打一处来。

    孙哲平躺在石凳上收回了刚用来戳张佳乐的剑,仍旧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眉眼间还透着股毫无所谓的态度。

    “你刚出剑的姿势太高了,人再往下蹲点,否则不够稳,人要避开了再一反身你肯定来不及挡开。”

    张佳乐还恼着呢,瞪了孙哲平一眼转过身去。可冷静下来想想也觉得孙哲平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就是心里不太服气,撇撇嘴嘟囔了几句又继续练。

    不过孙哲平老这么赖着倒也有点好处,张佳乐一个人练烦了还可以拉他起来试验一下新招数。孙哲平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可真耍起剑来是一点都不含糊,招招精彩,毫无保留。张佳乐还嫌平日里来挑战的那些个高手武功不怎么样呢,孙哲平这样的还真是个堪称完美的陪练。

    孙哲平的剑比他的要宽上几分,瞧着还比他的沉上不少,孙哲平看他对自己的剑挺好奇的,就随手把剑扔给了他。

    张佳乐一接就知道这也是把绝世好剑了,分量不小,寒铁锻造,剑身上还刻着繁复的花纹。

    “你这剑有名字吗?”张佳乐翻转着剑来回看,又在空中挥了几下,才把剑递还给他。

    孙哲平接过剑瞥了他一眼。

    “葬花。”

    张佳乐抓着他自己那把“百花”剑愣了愣。这名字也太不吉利了吧,合着这是打算把百花山庄给葬了还是把他给葬了啊。

    不过张佳乐也不是信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相处一段时间下来觉得孙哲平人还算不错,也没在他百花山庄乱跑乱闯惹什么事。醒了就在院子里陪他练剑,入夜就回自己房里睡觉,就是有时候嘴巴太欠了点。

    张佳乐嫌他穿来的那身衣服太破了点,孙哲平又直言说他给的衣服太花还太小。

    “哪里花了!这叫儒雅你懂吗!”张佳乐指着衣服吼道。

    “我又不是读书人要什么儒雅?”孙哲平挑眉看他。

    “给你穿就不错了你个粗人要求还那么多!”张佳乐气汹汹地瞪着他,“再说了哪里小了你穿着不还好吗!哪里小了!”

    孙哲平又挑眉看他。

    “练剑的时候勒着裆了。”

    张佳乐脸红了红,又白了白,最后愣是半句话都没能憋出来。

    生完气张佳乐还是让张管家下山的时候去裁缝店给孙哲平做了几身新衣服回来,不是纯白的就是纯灰的,半点花纹都不带,孙哲平接了也没说话,隔天就穿上了。

    张佳乐有时候看着孙哲平在自己面前晃悠感觉挺奇怪的,说不上来,虽说也算有了个伴儿日子没那么单调了,但他也实在搞不懂孙哲平留在庄上是为了什么。看起来是蹭吃蹭喝的吧,可他揣着那把名剑,又有一身好武功,再加上那脾气,也不像是高兴在这种没什么人烟的小地方找个冤大头被养上一辈子的人。

    可如果不是来蹭吃蹭喝的,那是准备来搞好关系趁机偷剑谱的?不过要真是偷剑谱的张佳乐还就不怕了,剑谱藏在什么地方只有他知道,他也有自信不会着了孙哲平的道半夜迷迷糊糊被他给捅死。只是他觉得孙哲平不像那样的人,他想开口问个清楚吧,孙哲平一脸懒散要么打瞌睡,要么勾勾嘴角带着一脸不可信的笑容回他一句“看上你了”,回回都要挑战一下他的忍耐度。

    张佳乐搞不懂,索性也就随他去了,于是孙哲平就在百花山庄“名正言顺”地住了下来。

    夏末秋初的时候张佳乐收到封信,对方约了日子说是要登门拜访。张佳乐想着又是个不知好赖的家伙上门找打来了,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了约定那日的午间,他小憩完出了房门没等来说要来拜访的人,也没见着平日里躺在石凳上睡觉的孙哲平,心生疑虑去了山庄前门,却见孙哲平正踩着一人,剑抵在那人身边的地上。

    “怎么回事?”张佳乐皱着眉走过去。

    孙哲平收了剑又踹了那人一脚。

    “没什么事,他说是来找你比试的,我顺手跟他打了场。”

    不过看看地上那人哆嗦着爬起来的样子就知道孙哲平不是顺手打打这么简单了。

    “这位兄弟抱歉了,他是我朋友,行事莽撞了些,”虽然张佳乐不太看得起这些打着剑谱主意来的人,但维护维护外面人对百花山庄的印象还是必要的,这么想着张佳乐还是礼貌地冲来人欠身笑了笑,“百花山庄招待不周,还请这位兄弟见谅。”

    不过他这份礼貌在这来人眼里就成了软柿子了,那人仗着“来者是客”这理儿拍拍衣服上的灰倒是橫上了。

    “哼,我还当百花山庄是什么好地方呢,”那人上下打量了下张佳乐,又看了看孙哲平,一脸鄙夷,“下人都这么粗鲁,也不见得主子能好到哪里去,这破地儿我看迟早得倒……”

    孙哲平皱了皱眉,还没等他动手呢就见一道剑光闪过,百花剑在张佳乐手里转了个花,停在了那人的耳边,把人脸颊划了道不大不小的口子。

    “滚。”张佳乐冷着一张脸冲着那人说道。

    眼瞅着那人吓得屁滚尿流跌跌撞撞往门外跑,孙哲平侧过头饶有兴味地看着还冷着脸的张佳乐。

    “生气了?”

    张佳乐冲他翻了个白眼。

    “挺有庄主的样子啊。”

    “废话,”张佳乐嫌恶地看了看剑上的一丝血迹,又偏过头看向孙哲平,“你怎么就自己跟人打起来了?”

    “看你太累了,就想随便帮你打发打发掉。”孙哲平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张佳乐愣了愣。他前些日子练功太急躁,耗掉不少内力,这两天确实有些累,所以吃完饭才又去小憩了会。不过孙哲平这帮忙帮得也着实太过了吧,人找的是他,孙哲平没必没必要非得去帮他干得罪人的事。

    “为什么帮我?蹭吃蹭喝蹭多了终于良心不安了?”

    孙哲平弯了弯嘴角。

    “看上你了呗。”

    还是这句话,语调轻快,尾音还带着上挑,一股子轻浮劲,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开玩笑,张佳乐却有一丝恍惚了。

    有些恍惚的张佳乐又瞪了眼孙哲平,没好气地大步朝里屋走了去,孙哲平眼带着笑紧跟在他后面。

——————————————

这篇就是想写点不正经的,所以很崩坏。

明天要去驾考,不知道有没有偶然路过的好人分我点运气啊w~

也祝大家事事好运啦w~

 
评论
热度(67)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