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酒阑珊(5)

5.

    张管家一家老小都住在山脚下,中秋的时候张佳乐坚持要他回家享享天伦之乐,临走张管家还是做了不少糕点搁在厨房里。

    晚上孙哲平进到院子里的时候,张佳乐正坐在石桌旁摆弄着一个造型精致的酒壶,面前的盘子里还摆着不少点心。

    孙哲平在他对面坐下来,随手拿了块点心塞嘴里,张佳乐抬头瞪了他一眼。

    “太甜了。”孙哲平由衷地评价道。

    “那你别吃啊,这是张管家给我做的。”张佳乐没好气地回道。

    “哦,”孙哲平还真就不吃了,他伸手把被他咬了一口的点心递到张佳乐嘴边,挑了挑眉,“那给你吃?”

    张佳乐愣了愣,抬头瞪着孙哲平,孙哲平也看着他。

    沉默了会正当孙哲平识趣地打算把手伸回来的时候,张佳乐略一低头咬了一小口,接着又埋头把玩起那个酒壶来。

    这回轮到孙哲平愣了愣,他举着点心的手上还残留着张佳乐嘴唇蹭过的触感,轻轻柔柔像飘过一片花瓣。张佳乐把头埋得低低的,也不知道在对着酒壶研究些什么,额发挡了大半张脸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倒是露在外面的耳朵尖红红的,孙哲平感到有些好笑,张佳乐真的是各方面都经不得撩拨。

    其实张佳乐本来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处了这么久了大家都算是朋友了,偶尔示个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脑子一糊涂对着人手上的点心就咬下去了,嚼了嚼才觉得这个示好是不是示过头了,这动作怎么就那么别扭呢?偏偏他一颗心还莫名其妙打起鼓来了。

    大概是觉得孙哲平半天不说话有些奇怪,张佳乐装作随意地抬了抬头,却见孙哲平正面含笑意注视着他,不由有些心虚。

    “你看着我做什么?”

    孙哲平不说话,只是弯了弯嘴角,笑意更浓,引得张佳乐更心虚了。他左右胡乱瞟了瞟,最后干脆咬咬牙,动作利索地倒了两杯酒,拿了一杯“当”的一声摆在孙哲平面前。

    “陪我喝一杯!”

    孙哲平看着那杯酒皱了皱眉,又抬头看了看一脸霸气的张佳乐,迟疑了会还是举起杯子跟他碰了碰,仰头喝了下去。

    张佳乐那喝得豪迈,喝完又给两人添满了,孙哲平蹙着眉抿了抿喝了个干净,等张佳乐又一次打算满上的时候他伸手拦住了。

    孙哲平顶着张佳乐略带疑惑的眼神咳了声。

    “酒量不好……”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露难色的孙哲平,旋即抱着肚子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孙哲平你居然也有弱点啊,”捉了孙哲平把柄的张佳乐忍不住揶揄起来,“亏你还是个走江湖的,酒量居然这么差!”

    “酒量好也不是你那个喝法啊,”孙哲平看着他,“大中秋的喝这么猛做什么,借酒消愁?”

    “我有什么可愁的,”张佳乐轻轻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也就愁有个人在我这白吃白喝还捣乱呢。”

    “呵,”孙哲平盯着张佳乐步调轻快地往边上走,“你不愁一个人呆这山顶上闷得慌?”

    张佳乐在一棵木芙蓉前停了脚步。

    “我还乐得清闲呢,”他伸手扳过一枝花凑近闻了闻,“守着那剑谱是我的使命,我可没你那闲工夫到处乱跑。”

    “不过就是一本剑谱而已,这么多人拿它当宝贝。”孙哲平又抓了个别的模样的点心咬了咬,还是甜,心想张佳乐这口味真独特。

    “别小瞧了我们百花山庄的秘笈好吗,”张佳乐回头睨他一眼,“再说了,你对那剑谱没意思你来这干什么?”

    “我对那玩意可没兴趣。”

    “那你来做什么的?”

    孙哲平抬眼瞅他,咧了咧嘴,这动作让张佳乐心里觉得有些不妙,每次孙哲平这么笑嘴里都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听人说你剑术不错,来看看而已。”不过这回孙哲平倒答得挺实诚的。

    “那打也打完了你怎么还不走啊?”听孙哲平亲口说不是为了剑谱而来,张佳乐还有点安慰,起码孙哲平不是个别有用心的家伙。

    可张佳乐问完了这句孙哲平也没立刻回答,他用手指转着那只小巧的酒杯玩了会,似是刻意在吊张佳乐胃口,直等得张佳乐皱眉打算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孙哲平才扭过头来看向他。

    “我说是为了你,你信吗?”

    这句不正经的话问得太正经太直白让张佳乐有点懵。虽然这几个月里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了,每每孙哲平这么开玩笑张佳乐都得踹他一脚,这会儿张佳乐却有些手足无措了。

    昏暗的背景中孙哲平的眼神像是沾染了皎洁的月色,暗影中落着点点星光,恍若孤狼面对猎物的势在必得,凛冽如刀锋的寒光中又带着几分浅浅的温柔。

    一瞬间有点发怔的张佳乐又转过了身去看那朵开得正艳的木芙蓉,他脚边还有几簇月季,蹭着他的衣服抖落了几片花瓣。

    正在张佳乐想着该怎么去打破这微有些尴尬的局面时孙哲平又岔开了话题。

    “那剑谱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练?”

    “看过了,看不懂。”张佳乐戳弄着那朵花。

    “哼,”他听到孙哲平嗤笑了声,“这百花山庄只有你一个传人了,以后要把剑谱传给谁?”

    “我儿子或女儿呗。”

    “儿子或女儿?”张佳乐听见孙哲平起身衣料摩擦的声响,“你整年住在山上跟谁生去?”

    “和我父亲生前交好的那几家每年都会来拜访拜访,”张佳乐摩挲着那细腻的花瓣,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说不定哪天看上谁家的姑娘就成亲了呗。”

    “是吗……”

    这声音就从他头顶传来,低哑中带着几丝嘲弄。

    张佳乐转过身去,孙哲平就站在他面前,离得很近,即便光线不足都能看清他轮廓锋利的面孔,俊秀硬朗的眉眼,和嘴角自信自得的弧度。

    孙哲平伸出双手把他圈在了怀里,贴得有点紧,张佳乐身子僵了僵,最后还是没推开。

    彼此间靠得还是太近了,孙哲平呼出的温热的气息迎面喷洒在他的鼻息间,还带着微微的酒香气。深秋的夜晚有些凉,孙哲平的怀抱却暖和极了,这让他一时间竟有些贪恋起这种肢体接触来了。

    “酒劲上来了?”张佳乐问,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喑哑。

    “有点。”孙哲平轻轻摆了摆脑袋。

     孙哲平那模样有些好笑,他应该踢他一脚或是骂他两句的,可张佳乐突然不太想这么做了。一轮朗月就在孙哲平的头顶,隐在暗影中的双眸像覆着层薄薄水光的黑曜石,透着股勾人的魔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看不出……你这人还有龙阳之好。”他磨蹭了下孙哲平紧贴着他的下半身,某处顶着他的双腿硌得他不太舒服,想着大概也是躲不过了,张佳乐反倒放开了,对上孙哲平的双眼,神色还有些得意。

    “以前是没有,”孙哲平的手指轻轻滑过他的眉头,鼻梁,落在唇边细细摩挲着,“现在有了。”

    一阵风起,树影婆娑,花瓣飘飘扬扬落了满院,孙哲平叼起沾在张佳乐脸颊边上的那片花,卷进嘴里嚼了嚼。

    涩涩的,还有一丝清甜。

    “好吃吗?”张佳乐笑他。

    月色中张佳乐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深处又像隐着一掬清潭。他觉得自己好像真有些醉了。

    孙哲平收紧了手臂,掐着他的腰就吻了下去。



——————————————————

考试通过了!开心!

 
评论(2)
热度(76)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