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1~2)

1.

    这门里有古怪。

    孙哲平手搭在门把上,锁舌已经滑入门内,他只需要轻轻一推便能看清屋内的状况,但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其实这事本身就很古怪。年假一开始——也就是昨天,他收到张佳乐的一条短信,只说让自己过来,回了个电话过去问原因,那边却是言辞模糊顾左右而言他,而他们此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更不用说这奇奇奇怪的地址了,离霸图倒也不远,算不上多偏僻,但明显人烟冷清,这栋公寓楼大晚上的也只有几扇窗户透出些微光来。

    孙哲平迟迟没有开门,他可以感应到门后的那个人也在一动不动地等待着他。这并不是什么可以依靠蛛丝马迹推导出来的结果,仅仅只是人类的特殊感官带来的直觉。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游戏打多了对气氛和危险特别敏感而已。

    他轻轻推了推,门开了条缝,一丝昏暗的橘红色灯光从缝隙处倾泻而出,从这个角度能瞥见灰暗的墙壁和那个低矮的鞋柜,还有隐隐约约的冲水声传来。

    孙哲平朝门板凑近了些,斜着身子缓缓推开了门。

    距离他脑袋半米开外,是黑黢黢的枪口。

    

    听到声响后急匆匆擦干身子,套上衣服跑出来的张佳乐冲到玄关处时,孙哲平手还搭在门上,而百花缭乱正举枪对着他,大有下一秒就要开枪射杀的气势。

   “喂喂喂百花你别开枪啊!”张佳乐慌慌张张地挡在孙哲平面前,抓着百花缭乱的手就往一边扭,“这是我跟你说过要来的孙哲平,不是敌人!冷静点!”

    百花缭乱一开始似乎还坚持了会不愿挪开枪口,可见张佳乐那紧张的模样,也怕走火伤了他,只能顺从着放下枪,往张佳乐边上挪了两步,一脸戒备地瞪着孙哲平。

   “这谁?”孙哲平挑挑眉,目睹了方才眼前的这场戏他脸上的表情难得有些精彩。

   “呃……这是……”张佳乐挠挠头犹豫道,“这是百花缭乱。”

    孙哲平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霸图新的宣传计划?角色扮演么?”

   “……”张佳乐继续着窘迫,“不……我的意思是,他就是百花缭乱,我的账号卡角色。”

    孙哲平没说话,只是脸色越发得难看了。

    虽说以前没少过有发脾气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但好歹作为搭档和交心的朋友谁也没往真掰了这方面闹去,随便吵两句没人当真。只是两人有些时日没联系了,谁也不清楚对方怎么个态度和心思,这一见面就把孙哲平脸色搞这么难看,本就忐忑的张佳乐心里是越发打起鼓来了。

   “张佳乐,今天不是愚人节。”

    孙哲平这口气妥妥的是有些不耐烦,人又不是抱着电视机玩着电动玩具满脑子奇思妙想的年纪了,任谁听了这话都不能相信。可事实如此张佳乐也没辙,傻站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积累的懊恼和委屈一齐涌上来,他索性抱着头逃避似的蹲在了地上。

   “我没骗你啊……我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出来了!怎么就没人信我呢!”

    孙哲平见他这反应也是半信半疑,于是转头打量起站一边的百花缭乱来了。

    刚才情况混乱没仔细瞧,现在就着门厅的暗灯瞅了瞅,这人的确是长得跟张佳乐有几分像,不过嫩相了点,倒像是张佳乐早几年的模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在脑后束成马尾的那头暗红色长发。身上没裹装备,套了身衬衫和长裤,应该是穿的张佳乐的。

    百花缭乱见他逡巡的目光在自己和张佳乐身上来回打转,眼神愈发警惕了。他不动声色地往仍旧蹲地上的张佳乐身边靠了靠,堪堪挡住张佳乐的小半个身子,握着枪的手也紧了紧。

    孙哲平没理会百花缭乱这显而易见的敌意,虽然眼下状况神奇得跟瞬间换了次元似的。他想了会,便摆摆手,似是不太在意,随便换了双鞋就往里走。

   “行了,进去再说吧。”

 

2.

    这公寓不大,家具也简单,孙哲平四下瞅了瞅,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他便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张佳乐一路小跑着跟过来坐到他边上,百花缭乱站在一边,还直盯着孙哲平看。

   “嗯……百花你也别站着了,来坐吧。”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张佳乐拉着百花缭乱就往沙发上带。

    百花缭乱迟疑了下,又看了眼孙哲平,接着便一大步跨到他俩面前,直接坐到了两人中间。

    孙哲平和张佳乐本就挨得近,百花缭乱这一挤逼得俩人都往边上靠。没意识到氛围愈加诡异的百花缭乱扭头看了看孙哲平,又往张佳乐那边挤了挤。

    两人一时间均是无话,即便开着暖气,屋里气氛也快降到冰点了,张佳乐不由地因自己的“多此一举”有了掩面叹息的冲动。

    沉默了会还是孙哲平开了口。

   “说吧,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啊……就昨天早上我一觉醒来,就看见百花缭乱他站我床边上了。我问他是怎么出来的,他说他忘了……”张佳乐偏过头看向长相跟自己相差无几的百花缭乱,自己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怀疑起现实的真实性和人生的惨淡度了。可百花缭乱哪懂他脑袋里那些复杂不安的心情,见他冲自己看,也只能抿抿嘴,回一个淡淡的无辜的笑容。

    “你没找人说这事?”孙哲平追问。

   “找了啊,我怕他乱跑就把他锁我房里,接着就去找张新杰了……结果……”

   “结果?”看张佳乐哭丧着脸,孙哲平也皱起眉头来。

   “结果他说让我去看看医生,没事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孙哲平愣了愣。

   “这个也不能怪他,”他隔着百花缭乱很是诚恳地看向满面愤慨的张佳乐,“换了我我也会这么说的。”

   “靠……”张佳乐没什么力气地骂了句,捂着脸欲哭无泪。

   “那你把张新杰带你房里看看不就行了?”

   “我是这么想来着,”张佳乐抬头看了百花缭乱一眼,似是有所顾虑,“可百花……百花他说不想见别人……”

   “那你还把我找来?”

    孙哲平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虽然口气平淡没什么责怪的意思,但张佳乐还是怔了怔,噤了声。

    屋里只有电视节目传出的轻微的声响,百花缭乱似是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让自己的主人一时间情绪低落了起来,不谙人情的他想了想也只能伸手抓住张佳乐的手腕,紧了紧又松了松,希望能给他点安慰。

   “我……我拿账号卡登陆过游戏,里面的角色已经没有了,年假过后还有比赛,如果……”张佳乐顿了顿,低头盯着百花缭乱的手,语气蔫蔫的,“……如果百花到时候还回不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也不敢跟经理说,要是引起什么乱子……百花毕竟是我的账号角色,如果他被人带走了……”

    有些话他不太能说出口,但他想孙哲平应该能懂。怎么说这也是他个人的问题,虽然无法知道百花缭乱突然实体化的原因,但他总觉得跟自己有关。麻烦是他带来的,如果因为这而给战队比赛造成不良影响,别说队里人和经理那边能不能原谅他了,他自个就能懊悔死。

   “我试了很多方法,可是都没用,我一个人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我不知道能找谁帮忙……”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想,百花最熟悉的人,除了我大概就是落花狼藉和……你了。”

    最后一句话理由很牵强,但孙哲平没说话。他抱着臂沉默了会,眼看着张佳乐头也越来越低,都快埋到自己腿间了,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吃了没?”

   “啊?”张佳乐猛地抬起头来,话题转得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

   “我饿了,来得太急没吃饭。”孙哲平背靠在沙发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张佳乐还一脸状况外,等他脑袋转了几个弯终于弄懂孙哲平的意思后,“噔”地就跳起来往厨房跑,速度之快堪比受了惊的袋鼠。

   “我这有点速冻饺子,我给你煮点!”

    孙哲平弯弯嘴角,看向一边仍云里雾里,完全无法理解事态发展状况的百花缭乱,哼了声笑了。

TBC.


啊我好像好久没来了………

 
评论(6)
热度(97)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