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鬼迷番外-被窝有点凉

    正文走→鬼迷(一)


    张佳乐离家出走了。 

 

    说离家出走有点严重,其实就是摔了门跑阳台外面去了。虽然就他这体质除非阎罗王出马否则铁定出不了事,但闹别扭是真的,这很麻烦。

    因为孙哲平真没见过脾气这么犟的。比他还犟。

    其实也不是多大事,就是张佳乐又把家里东西翻了个乱七八糟,洒了两袋面粉,砸了一口锅,弄倒了几把椅子,孙哲平回来一时没好气吼了他一句。

    接着张佳乐就来劲了,双手往身后一背,下巴一抬,“嘁”了一声转身就走。阳台门“砰”地一下,没有任何预兆就自动洞开了,张佳乐大步走到阳台边,翻过栏杆跳了下去。

    鬼没影了。孙哲平扶额叹息。

 

    张佳乐爱乱翻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当初孙哲平跟张佳乐说留着这块地和这棵树,等房子造好了就回来陪他。张佳乐愣了好大一会儿才点点头,那表情错愕得让孙哲平几乎要以为他是被吓傻了才答应的,回去后还反思了下自己是不是有拐带人口的嫌疑。

    可接下来的事哪有那么简单顺利,那老板虽说给他开了方便会特殊关照,但也还得跟着楼盘开发计划走,拆迁,建房,施工,再加上装修,前前后后足足折腾了两年多。期间孙哲平回去过几次,周围都是工地,建材堆得满地都是,尘土飞扬几乎没处下脚。

    张佳乐没跑。工人得了命令不准动这棵树,他就坐在被水泥灰盖得灰蒙蒙的树上,低头盯着孙哲平看,眼睛一眨不眨。

    人多不好直接说话,孙哲平跟工头交代事情的时候张佳乐就揪几片叶子往他头上丢,一丢一个准。孙哲平说两句话就抹一下头,碎叶子哗啦啦往下掉,对面工头咧着嘴尴尬地笑。

    每次走的时候孙哲平都会抬头瞧他两眼,一瞧他他就开始茫然四顾装没看见,晃着两条腿格外悠闲,嘴里还吹着口哨。

    孙哲平笑笑不说话,离开的时候倒也没不放心。

    入住新房的时候是夏末秋初,孙哲平的东西不多,收拾完屋子后他来到院子里,张佳乐还坐在树上哼着不知从哪听来的曲子,好像跑调了,不过勉强能听。

    “行了,进去吧。”孙哲平说。

    “为什么要听你的,”张佳乐撇着嘴不愿买账,“里面外面对我来说有什么不一样吗?”

    孙哲平抱臂斜靠在门边上。

    “里面有我。”

    张佳乐愣住了,他没想到孙哲平这么不要脸。

    孙哲平得意了,他觉得张佳乐真是太好骗了。

    于是张佳乐磨磨蹭蹭地从树上爬了下来——以这种对他来说最麻烦的方式,磨磨蹭蹭地绕过孙哲平溜进了屋,然后在屋里转悠了一整天,直到被睡不了觉的孙哲平关进了小黑屋。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这座房子无休无止的受难史。

    孙哲平在家倒还好,起码张佳乐大部分时间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可孙哲平毕竟是个职业驱鬼师,常年得在外面跑,大江南北哪有委托了就得往哪去,这样算下来,一年中好好呆家里的时间,竟也凑不满两三个月。

    孙哲平不在家的时候张佳乐就开始折腾屋里的东西,今儿研究下遥控器是怎么控制电视机的,明儿拆个洗衣机看看它是怎么能转起来的,后天把书房的书翻个乱七八糟跟着一堆简化字大眼瞪小眼。

    也就差把孙哲平自己都不记得塞哪的小黄书找出来瞅瞅了。

    所以孙哲平每次在外面跟一帮面相凶恶的鬼干完架,回家就得跟一个呲牙咧嘴的鬼干架,打完还得收拾台风过境般的房子。

    当初说好的“不要乱翻屋子里的东西”就这样被遗忘在了角落,孤苦伶仃嘤嘤哭泣。

    不过孙哲平能理解,张佳乐就是好奇嘛,做了两百多年鬼早跟时代脱节了,想了解了解新世纪新生活可以体谅。

    况且张佳乐敢这么“胡作非为”,也是没把他,没把这个家,再划归到“不能也不可以触碰的领域”了。

 

    冬天的晚风有种让身心都凉透的异能,孙哲平掐了烟靠在栏杆上往下瞧,张佳乐盘着腿就飘在阳台下面的半空中,手撑着脑袋望着对面的树。

    “还不进去?”

    张佳乐没理他。

    “刚朝你吼是我错,张大人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

   张佳乐一开始没说话,过了会抬头朝他看。

    “知道错了?”

    “是。”

    “以后不吼我了?”

    “是。”

   “我翻你东西也不吼?”

   “对,不吼。”

    张佳乐又盯着他看了会,直到确定孙哲平表情诚恳态度认真后,才得意洋洋地笑了,向上伸出手臂。

   “拉我上去!”

    孙哲平抓住他的手腕往上拖,虽然其实并不能说是“拖”,因为他真的很轻,轻得仿佛随时能 被风吹走了似的。

    他拥有作为一个鬼所需配备的所有特征,重量轻,到处飘,能穿墙,会吓人。

    如果忽略他那双在黑夜里也亮晶晶的,盛满了属于人类的喜悦与期待的眼睛的话。

 

    张佳乐被拉上阳台的时候还高兴得跟占了什么便宜似的,谁料下一秒孙哲平突然猛地拽着他往屋里走,力气之大速度之快差点让张佳乐断成两截。

   “孙哲平你做什么!快放开!”

    张佳乐喊叫未果,刚想变身逃离,周身却感受到了一种无形而威力巨大的压迫——是孙哲平火力全开后的灵压。

    挣不开!还变不了身!

    “孙哲平你……”

    张佳乐还没反抗完就被孙哲平一把扔在了床上,反应迅速的他往孙哲平身上踹了两脚,趁孙哲平侧倒在边上时翻身骑到他身上扭打了起来。

    但是张佳乐忘了,被压制了能力的自己,跟一个大活人肉搏,是真的搏不过啊。

    没能坚持多久张佳乐就被孙哲平撂翻在床,脸朝下跌在枕头里后又被一床棉被铺天盖地地蒙住了。

    这人果然说话不算数,张佳乐在黑暗里悲哀地想着,这是要蒙起来打吗,虐鬼啊!虽然不会疼,但是屈辱啊!

    可等了好一会孙哲平也没打他,反而撩开被子钻了进来,手脚并用把被子的三个边往里叠了叠, 弄了个不宽敞也不拥挤的被窝出来。

    张佳乐翻个身露了双眼睛出来,屋里是黑的,门和灯都关上了。

    “你干什么?”张佳乐不明所以地问。

    “睡觉。”孙哲平回答,他已经闭上眼睛了。

    “我不用睡觉啊……”张佳乐更加不明所以。

    “那也闭嘴安静呆着。”孙哲平闭着眼睛回答。

    张佳乐不说话了。

    隔了会他往孙哲平那里挤了挤。

    “孙哲平你没睡着吧?”

    “没。”

    “翻你屋子是我不对……”

    “我没生气。”

    张佳乐安静了会。

    “……我只是想更了解一点你们的世界。”

    “我知道。”

    “主要是你的世界。”

    孙哲平没搭腔。他翻了个身,对着张佳乐的方向,伸手揽住了他。

    “我也知道。”孙哲平在他头顶轻声说着。

    “你不是让我想想要不要去转世嘛,我有好好想过,我想……”

    “现在不用说出来,”孙哲平抱紧了些,“到我死前你都可以慢慢想。”

    张佳乐又安静了会。

    “教我做饭。”

    “可以。”

    “教我认字。”

    “行。”

    “教我用电脑。”

    “好。”

    “教我玩……”

    “都行,现在睡觉。”

    “哦。”

    孙哲平在黑夜里睁开眼,张佳乐在他边上闭着眼安安静静的。

    这家伙还是那么凉,捂都捂不热,被窝里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热乎劲很快就会被凉气压过去。

    但要再捂一会呢,捂上个十几二十年呢,四十年,五十年,七八十年呢?

    不过现在这些问题都不重要。

    他重又闭上眼。

 

    被窝有点凉,但心是暖的。

 

End.

 

 
评论(2)
热度(182)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