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好像哪里不对劲

系列外 退役后

 

    门铃响的时候张佳乐正在给阳台上几盆绿油油的植物浇水,他扯着嗓子“哎哎”了几声,然后提溜着洒水壶跑到了门口。 

    “嘿孙哲平你还好意思说我不长记性,瞧你这不也没带钥匙嘛哈哈……”

    张佳乐一脸戏谑地开了门,接着手一抖往自己脚上洒了半瓢水。

    韩文清正一脸肃然地站在他对面。

    “队……老韩!你怎么来了!”见到老队友自然是高兴的,张佳乐赶紧侧身把韩文清让进门来,“就你一个吗,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韩文清跨了一步走进门厅,看了看地上那双拖鞋,又四处扫了眼,才蹙着眉有些疑惑地看向张佳乐。

    “孙哲平不在吗?”

    “啊?”张佳乐愣了愣,“哦,他公司临时有点事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是吗。”韩文清略微低了低头,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张佳乐见他不说话也不进去坐,顺着他低头的视线,似乎是在盯着那双拖鞋看,顿时恍然大悟,动作麻溜地从边上鞋柜里掏了双新鞋出来。

    “老韩你进来坐,我给你去倒杯水啊!”兴高采烈的张佳乐往客厅方向摆摆手,又扬了扬手里的水壶。

    被会错了意的韩文清望着他手里那把可疑的水壶,思考了下张佳乐拿这玩意给自己倒水的可能性,随后点点头。

    “好。”

 

    张佳乐当然没拿那玩意给韩文清倒水,他吹着口哨泡了两杯茶,端到正在四下打量房子的韩文清面前。

    “我这房子不错吧,”张佳乐有些得意,“装修可都是我和孙哲平一起看着弄的。”

    “是不错,”韩文清评价道,“看起来很清爽,不像是你的风格。”

    “哎老韩你别挤兑我,”对着前队长的调侃张佳乐还有些苦恼,“自个的房子当然不能整得花花绿绿的……多伤眼啊!”

    韩文清短促地笑了笑,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柔和了些。

    “不过,你这面墙少了点东西。”

    “是吗?”张佳乐也跟着瞅背后那墙,“嗯……有道理,我也觉得是缺了点什么,要来点装饰吗?”
   “挂幅风景画或是绣画吧。”

   “看不出来啊老韩,”张佳乐惊喜道,“这么有生活情趣!对了,这次怎么突然想到来这看看了?”

    韩文清退役后留在霸图做了教练,昨儿张佳乐还在直播里看见韩文清带着一帮子小将来K市打比赛呢,没想到今天就直接来他家了。

    “我是来找孙哲平的,”韩文清顿了顿,“有点事。”

    “什么事啊?”张佳乐问。

    韩文清没回答,他似乎是有所顾虑,垂了眉眼低头去喝茶。

    而令张佳乐感到惊恐的是,他似乎看见韩文清脸红了。

    有些凌乱的张佳乐赶紧也去喝水,灌了一大口结果把自己烫着了,呛了几下又洒了小半杯在自己脚上。

    正在他苦着脸给自己擦鞋子,一面思索着该开个什么话题把这阵尴尬掩饰过去的时候,孙哲平带着一身救世主光圈回来了。

 

    “来这么早?”孙哲平进门见韩文清坐在沙发上,一点没惊讶,“东西带了吗?”

    “带了。”

    东西?张佳乐疑惑着看韩文清拿出了一个包。那包是从很早以前起霸图队员就在用的定制的背包款式,韩文清从进门起就一直放在身边,张佳乐也没留意过。

    不过,这俩人这像是早就约好了的架势,到底是准备干什么?

    莫非包里是笔记本电脑?来打荣耀的?拳法家与狂剑士的宿命对决?不对啊他们有什么宿命啊?等等,打游戏为什么要特地跑来正面PK?

    难道……刚刚那口气……非法交易?!

    “想什么呢?”孙哲平从里屋拎着一个小箱子出来时,张佳乐还抱着自己的鞋拧着眉头一脸凝重地思考人生大事,于是顺手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

    回过神来的张佳乐一抬头,孙哲平和韩文清已经搬了两把椅子一个小圆桌跑阳台上去了,他赶紧一边蹦一边往脚上套鞋子往阳台冲。

    “你们到底要干嘛啊?”被蒙在鼓里的张佳乐有些不爽,好歹都一起过日子了,孙哲平居然还有事瞒着他。

    孙哲平从小箱子里拿了堆东西出来,抬眼冲他笑了笑。

    “你不会自己看?”

    而此时此刻韩文清也从自己包里掏出了一叠包得好好的东西。

    等看清他俩放在桌上的这堆物什,张佳乐懵逼了。

   

    张佳乐还是职业选手的时候,经常被有意无意地调侃说人名角色名和打法都像个女孩子,有来自关系比较好的选手的嘲讽,也有来自玩家似粉更似黑的玩笑,虽然他第七赛季的表现打得人脸啪啪响,但并不能阻挡来自群众对于娱乐的热情。

    “看看你队长啊!”在百花的时候他们这么说。

    “看看你队长啊!”在霸图的时候他们还是这么说。

    张佳乐不爱搭理他们,但他不得不承认,孙哲平和韩文清这两个人从外表和作风上来说的确是联盟里数一数二的硬汉代表,据说某个荣耀小论坛里的“联盟第一直男”投票,他俩和方明华,杜明的名次一直居高不下,理由是“太豪迈太霸气不愧是出场自带《精忠报国》BGM的男人”。

    硬汉跟直男有个屁关系……张佳乐那时嘟囔道,看,孙哲平不就弯了吗?

    于是在这些前提下,桌上的这些东西在张佳乐脑袋里就有些毁三观的意义了。

    “你们……你们打算合伙搞买卖了?这是样品?”张佳乐打算努力挽回一下。 

    孙哲平又挑眉看他。

    “张佳乐你想钱想疯了?”

    “那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们是打算绣花吗?!”张佳乐指着桌上白花花的绣布,五颜六色的绣线,明晃晃闪着金光的绣针崩溃道,“就你们两个?!”

    话音刚落,更崩溃的来了,张佳乐看见韩文清脸上又飘过一片红晕。

    张佳乐再次懵逼了。

   “有什么不对吗?”孙哲平全然没察觉到有什么OOC的地方,皱了皱眉。

     对,其实真的没什么不对的,绣花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多正常的事啊,张佳乐当然不会去鄙视绣花的男人,鄙视男人绣花不就跟性别歧视一个意思吗?

    但是,放到面前这两个人身上,张佳乐就是觉得别扭,特别别扭,难以言说的别扭。

    “是我找的孙哲平,我对这个有点兴趣,想让他教我。”韩文清手撑着腿开口解释了,面色一如往常,仿佛刚刚的那抹少女粉和局促只是张佳乐的一场噩梦。

    “孙哲平你会这个?”张佳乐又看向正在穿针的孙哲平,“我怎么没见你弄过,你什么时候学的?”

    “云南这儿绣花的不是很多吗,以前我妈教我的,”孙哲平捏着绣布仔细看了看,“退役那几年不能打游戏的时候偶尔会拿来打发打发时间。”

    “……哦,”张佳乐觉得话题突然有些沉重,他扭头看了看动作有些笨拙,但也万分认真学习着孙哲平动作的韩文清,“……不会扎到手指吗?”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吗,”在收获了张佳乐的一声“靠”后孙哲平笑了,“我教老韩的是十字绣,没那么容易扎破手。”

    “哦……”

    “就是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孙哲平抬头看他,“跟你的百花式打法有的一比。”

    “切。”张佳乐不想理他,又去看在跟图纸和格子做斗争的韩文清,“老韩你怎么突然想学这个了啊?当教练忙吗?”

    “张佳乐,”韩文清放下东西,“你挡到阳光了。”

“……那我进去。”

    惨遭遗弃的张佳乐乖乖回了客厅,开了电视给自己削了个苹果,试图将注意力放到《动物世界》那扑朔迷离充满未知与神秘的另一番风景中。

    虽然他还是时不时会扫一眼外面那两个面对面坐着,神情严肃,动作细致,针线翻飞的男人身上。

    “这里的顺序错了,这个方向的话从那里起针最好……”

    “对,就是这样……”

    “当心背面打结……”

    “你可以先绣完这朵玫瑰……”

    ……

    其乐融融,美好和谐。

    画面太美,张佳乐不敢看了。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屋里已是一片暮色,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打瞌睡睡了过去。

    他伸个懒腰,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孙哲平正好拿着一只拖鞋走了过来。

    “你鞋子是掉水里了吗,湿成那样,”他把鞋子放在张佳乐脚边,“给你晒干了。”

    “老韩走了?”张佳乐把脚伸进去,暖暖的,还留有太阳的余温。

    “嗯,看你睡得沉就没喊你。”

    “诶孙哲平,”张佳乐凑到孙哲平边上,“你看我们这几双拖鞋是不是太单调了?”

    “什么意思?”孙哲平斜眼看他。

    “你给绣个几朵花呗,你手艺那么好。”

    “……行吧。”

    “哦还有啊,老韩说这面墙太空了,你给绣幅花挂上去呗。”张佳乐继续得寸进尺。

    “张佳乐……”孙哲平从他怀里抽出自己的手臂。

    “嗯?”

    “你信不信我先把你打成花?”他勾住张佳乐的肩。

    “我靠大家都是文明人,别这么粗暴好吗,”张佳乐反勾住孙哲平的肩,“一点小事就动手对得起你这么文艺的特长吗?”

    “行,不动手,那动脚?”

    “你怎么不说动手动脚啊,不行,都不行!”

    “那动口行了吧?”

    “勉强可以吧……”

 

    孙哲平吻住了他。

 

 

END.

 
评论(14)
热度(16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