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3~4)

3. 

   “那你说该怎么办啊?”

    孙哲平忙着对付自己盘里的饺子,张佳乐坐对面直盯着他看,那苦闷的模样让孙哲平不免生出“对着这脸自己居然还能吃得下东西胃口可真好”的想法来。

    于是头皮发麻的孙哲平看他一眼,又斜眼打量着百花缭乱。

   “你账号卡呢?”

    张佳乐忙把账号卡翻出来递给他。

   “不用给我,”孙哲平摆了摆手,嘴里嚼着饺子说得含糊,“你放他头上。”

   “哈?”张佳乐伸过来的手滞在空中,表情错愕。

    孙哲平没解释什么,张佳乐便也只能犹疑着把账号卡摆在了神情迷茫的百花缭乱的脑袋上,还嘱咐他别乱动。

   “然后呢?”

    张佳乐和百花缭乱都直盯着他等他下文呢。

    孙哲平不慌不忙地解决了最后一个饺子,挺直了背正对着百花缭乱。

   “喂,”孙哲平一本正经开口道,“百花缭乱是吧,回你自个的地儿去吧。”

    屋内一片寂静。

    沉默持续了约莫一分多钟,百花缭乱眨了眨眼睛,跟孙哲平大眼瞪小眼互瞪着。

   “孙哲平……”张佳乐拼命压制住自己脸上的抽搐,“你这是想要念咒语吗?”

   “你看他自己不乐意回去,我能怎么办?”孙哲平耸耸肩,一副“这事你别问我,我没办法”的样子。

   “我靠你中二病啊!”张佳乐有点崩溃,“孙哲平你什么时候变的画风!”

   “中二病不是说你自己么,”孙哲平乐了,“谁搞了个花里胡哨的百花式打法老觉得自己是毁天灭地唯我独尊的神的?”

    “我操你大爷的你提这干啥!”张佳乐兀地红了脸,有些心虚地瞄了瞄百花缭乱,压低了嗓子吼,“百花在呢你给我点面子啊!”

   “成。”孙哲平也不多说,拖过边上的水杯灌了一大口。

   “那这事怎么办啊……”跟孙哲平闹完了张佳乐这情绪也没好多少,说话还有气无力的,索性趴倒在了桌子上。

    “要我说,这事你还得问他。”孙哲平指了指百花缭乱。

    “可我都问过了啊,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出来的……”

    “是想做一件事。”

    “诶?”百花缭乱突然开口让两个人都是一愣,张佳乐猛地直起身来,“做一件事?什么事?不对,你之前不是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嗯……”百花缭乱顿了顿,“是要做什么事我不知道,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的确是记不得怎么出来的了,但是经过这两天好像又有了点印象。”

   “那还记得是跟什么有关的吗?”

   “不记得了。”百花缭乱摇了摇头。

   “没事,这几天慢慢想!”虽然也没问出个什么结果来,但张佳乐明显兴奋多了,之前一脸菜色的倒霉模样都散去了不少。

   “估计得跟你有关吧,看他谁都不待见,就赖着你。”孙哲平把盘子往外推了推。

   “我的角色当然跟我亲啊,”张佳乐接过盘子往厨房走,“不过我能有什么事啊……算了今天太晚了先睡觉吧!”

   “那我睡哪啊?”孙哲平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了腿。

   “客厅隔壁那间!”张佳乐在厨房遥遥地喊,“给你收拾干净了!”

   “我没带换洗衣服。”孙哲平说。

   “……那你穿我的,别嫌小。”厨房传来哗哗的水声。

“内裤也没带。”孙哲平继续说。

   “……操。”厨房传出一声低低的怒骂。

    尽管听不太懂其中的深层含义,但看见孙哲平脸上的笑容,百花缭乱还是在一旁蹙起了眉头。

 

4.

    一觉醒来屋里还黑得很,许是窗帘太过厚重的缘故。

    孙哲平揉了揉眼睛,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锁屏。

    8:30

    孙哲平叹口气,翻个身对着陌生的天花板,花了点时间在脑子里理了理这两天发生的事。

    其实不用想也觉得现在的状况真是不可思议,先是接受了账号卡角色实体化的事实,然后又跟一个快四五年没怎么联系过的老搭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身上还穿着对方明显偏小一号的T恤当睡衣,衣服上那股子味道还跟以前一样差不了多少。

    这样离奇的事情也就只有跟张佳乐那家伙搭上边才可能发生了。

    孙哲平又长长叹了口气,拍拍床坐了起来。

    屋外没什么动静的样子。孙哲平拉开房门,客厅里亮堂得很,阳台外的晾衣架上立着几只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客厅没人,厨房和卫生间也没人。

    还没起床?

    孙哲平走到里屋门口,门开着,里面黑黢黢的,只有几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摇曳着偷跑进一 片静谧的房间内。

    孙哲平往里走了几步,没了墙侧衣柜对视线的阻挡,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床上安静的两团黑影。

    即便借着微弱的光线勉强还能看清那两张在被子下半遮半掩的人脸,他也还是恍惚了好一阵子。

    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张佳乐曾经很得意地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百花缭乱对他说,那是他刚建号时扫描的自己的脸捏的模型,还一个劲问他帅不帅。

    那时候他只斜觑了了一眼便转过头去操纵着落花狼藉继续做训练,顺便补了一句“自恋”就没理他。

    张佳乐却还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等他退役了百花缭乱还能顶着他的脸在联盟打比赛,百花缭乱出手办的时候还能看见自己年轻时候的脸,想想就爽之类的话。孙哲平只觉得聒噪,敲了敲他的脑袋让他安静训练,张佳乐还朝他做了个鬼脸说他古板。

    不过想来那几年里他所见最多的两张脸,大概就是张佳乐和百花缭乱了。

    他跟张佳乐同住一个屋,每天睁眼闭眼见着的都是这同一个人。为了培养默契,平时训练,吃饭,出门也都几乎形影不离,队友还经常开玩笑说他俩是双生花。可以说,张佳乐的每种表情,激动的,懊恼的,生气的,开心的,悲伤的,羡慕的,低落的,呆愣的,他都曾见过。

    百花缭乱呢,虽然打游戏的时候他不怎么会关注除了技巧,技能,打法以外别的东西,但在繁花血景的摸索和磨合期间,他的电脑屏幕上从早到晚出现的永远都是百花缭乱的身影。

    而巧的是,这两人又长了同一张脸。孙哲平有时候也会想,自己除了睡觉以外的时候都对着这张脸,怎么就还没看腻看吐呢?不过要是连梦里出现的都是张佳乐的脸,那就该更可怕了吧。

    在他离开又重新回到联盟的几年里,张佳乐长成熟了很多,像很多人说的,脸上多了丝忧郁气,人也多了几分沧桑之感。这两年各自征战,私底下没怎么联系过,中间似是隔了条无名无由的沟壑,见面也只是比赛遇到了匆匆打个招呼瞥个一两眼便忙自个的事儿去了,至今还没好好打量过对方如今的模样。

    孙哲平放轻了步子又走近了些,张佳乐歪着脑袋,尙处睡梦中的面庞没了那份忧郁气,平平静静,安谧温和。

    像是瘦了些,轮廓硬朗了不少,眉眼长开了,微弱的光线打在脸上阴影深浅分明,也更英气了,和18岁初遇那年的青涩已大不相同。

    而百花缭乱仍旧同那时的张佳乐一般,少年独有的偏圆润的线条下透着股清秀与柔和。

    但模模糊糊的,这两张脸在他不甚清醒的脑袋里晃晃悠悠地交叠着,相似的,不相似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在黑暗的空间里交合到了一处,形成了一个清晰鲜明的人影。

    从18岁到27岁,横跨了十年长河,像是改变了许多,又像是什么都没变。

   “装死呢?”孙哲平轻飘飘地调侃了一句。

    百花缭乱睁开眼斜睨着他,犹豫了片刻,微微抬起身子往床边小幅度挪动了一下,确定张佳乐还  睡得沉不会被吵醒后,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百花缭乱皱着眉。

   “猜的。”孙哲平顿了顿,“你警惕性比他好多了。”

   “那你进来有什么事吗?”

    孙哲平眼看着百花缭乱藏在背后的那只手在往枕头那边摸索,知道他是打算把猎寻掏出来警告自己了。

   “没什么,看房门都不关当来贼了。”

    百花缭乱一双好看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行了,继续睡吧,我出去了。”孙哲平扬了扬手,径直转身出了门,顺手把门带上了。

    一片温煦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过来,他背靠着房门长长吐了口气,刚才短短几分钟里在胸口郁积起来的,蛛网般繁复错杂难以言喻的东西似乎就随着呼出的气流飘散在了空气之中,洋洋洒洒四散奔逃。

    可突然空落下来的胸膛里,自己那颗向来不曾装载过什么过分沉重的物什的心脏,还以一种不同  于以往的,微妙的频率焦躁地跳动着。

TBC.

 
评论
热度(91)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