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5)

5. 

    超市之行什么感觉,张佳乐提着两大袋子东西撞进门来的时候已经不想回忆了。

    本来只是拖着孙哲平去买日用品和衣服的,结果却在超市被孙哲平带着跑了一大圈,糊里糊涂抱了一堆蔬菜瓜果和肉类食材回来。等他累得跟滩烂泥一样卧倒在沙发上,摘了口罩大口喘气的时候,孙哲平已经提着个袋子进了厨房。

    百花缭乱从张佳乐一进门起就显得特别高兴,帮着他脱了厚外套,又把被他随手扔地上的几个袋子往茶几上摆摆好,张佳乐冲他笑笑,转头听到厨房里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是没忍住好奇也跟着一头扎进了厨房。

    “诶?孙哲平你这是要做饭啊?”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掂着一颗包菜很是惊奇地问。

    “不然呢,”孙哲平回头睨他一眼,“难道天天吃速冻饺子?”

    “我靠,有的吃已经很不错了好吗!”张佳乐揉揉鼻子,不过到底还是有了些“找人帮忙还只给吃速冻水饺”的不好意思来,于是凑上去瞧,“你做什么菜啊,要帮忙吗?你那手不方便沾水吧?”

    孙哲平也没客气,朝边上扬了扬下巴。

    “那边那袋子里的排骨你拿出来洗洗。”

    “噢。”张佳乐应道,打开袋子把排骨装到小铁盆里拿到龙头底下冲。

    “这排骨切得也太豪放了吧,都能做大骨汤了。”他一边洗一边嘀咕。

    “那呆会再切小点。”孙哲平头也没回地答了句。

    “噢。”张佳乐又应了声。

    背后哗啦啦的水声还在继续,等孙哲平处理完手上那颗包菜,又择完芹菜杆上的叶子转过身去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把沥干了水的排骨放在了砧板上,举起了菜刀。

    “张佳乐你干嘛!”被张佳乐这架势惊到了的孙哲平喝了一声。

    “啊?”张佳乐愣了愣抬头看他,“切排骨啊。”

    “你那几根手指头不想要了是不是?”孙哲平抓着他的手迫使他松开了刀子,“还想不想打比赛了!”

    “孙哲平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被夺了刀还被挤到一边去的张佳乐抗争着,“做饭这么简单的事我能不会吗!倒是你整天一副等伺候的大爷样,你可别逞能哈!”

    “得了吧,就你以前半夜喊饿在厨房捣鼓半天也只能捣鼓出碗泡面的德行,”孙哲平扫了眼怒气更盛的张佳乐,不由乐了,“别浪费粮食了,去外面歇着吧。”

    “别瞧不起人行不行,好歹我退役的时候还学了不少东西呢!”

    话一出口张佳乐就后悔了。

    复出后他极少跟人提起退役那一年里的事情,退役于他,于孙哲平都不是什么算得上轻松的话题,刚被孙哲平一激,他急着辩驳,竟也没料到一脱口就是自己一直小心翼翼意图避开的东西。

    “那我退役时间还比你多两年呢,你要跟我比做菜的技术?”

    如果张佳乐刚才那句是平地上的炮仗,脆且响,那孙哲平这话就该是海面下的闷雷,声儿不大,却有十二万分的冲击力,能搅得人心底暗潮汹涌,巨浪滔天。

    而直接受害人张佳乐呆立在原地,脑袋里被巨浪冲断了根神经,放在身侧的双手有些麻,发凉的手指蜷了蜷,最后攥成了一个松松的拳。

    孙哲平的退役是个分水岭,是他个人职业生涯的,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一个人的疯狂也罢,退役又复出也好,多年的分别与坎坷皆系于此。能不能面对呢,这么些年了,张佳乐早就习惯和接受了,更别提如今两人已各有归处,安安稳稳了。

    可是能面对不代表做好了能立刻随随便便提这事的准备,张佳乐心里还是有点纠结的。孙哲平复出以来他们还没好好说过话,退役是个内伤,表面看起来安然无恙,真碰了指不定疼不疼呢。

    更何况他现在一手肉腥味站在厨房里,孙哲平还提着把菜刀。

    “我……”张佳乐低着嗓子想开口说些什么,呛两句或是装作若无其事岔开话题都好,可断线的神经没给他机会,尾音拖了好几秒也没接到下一个字上。

    孙哲平瞧他傻站在那神情复杂的模样,估摸着是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于是放下刀转过身来正对着他。

    “行了,进门时没见你儿子眼巴巴等你回来的样子吗,出去跟他聊会去。”

    焉了吧唧的张佳乐胡乱“哦”了声拖着脚打算往外走,又突然一激灵。

    “我儿子?什么我儿子?!百花?!”

    “好了出去吧,”孙哲平把人往外推,“这有我就行了!”

    “我操孙哲平你别胡说八道啊!”张佳乐一面被推着走一面心不甘情不愿地抱怨着,“我还没对 象呢,怎么就我儿子了!”

    “谁知道你有没有对象,”孙哲平笑了,“赶紧出去!”

    “喂……!”

    张佳乐转身想亮个中指,谁料孙哲平早拉上了厨房的玻璃隔门。没地撒气的张佳乐在原地站了会,吐了口气才往客厅里走。

    百花缭乱坐在沙发上,背挺得笔直,见张佳乐出来赶紧起身迎上来。

    “别这么客气啊,”张佳乐拽着他一起坐下,又从茶几上的塑料袋里摸出个苹果来,“吃苹果吗?我挑的,肯定甜!”

     百花缭乱似乎对最后那句“我挑的”很有兴趣,不过他迟疑了会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需要吃东西。”

    “是吗?”张佳乐想了想,觉得也对。账号卡角色可能的确不需要人类的物质补充,饿了累了加点蓝,回点血,补充下体力就又能活力满满了,比起总有各种物质和精神需求的人来说,真是简单又容易满足。

    “那你……有感情吗?”张佳乐转着手里的苹果,“像喜怒哀乐这些?”

    百花缭乱低头想了想。

    “我们只是数据堆出来的虚拟形象,平时没有什么感情……”

    张佳乐点点头,这答案跟他心里想的差不多,账号卡要是有感情了,那才叫奇怪吧。

    “但是战斗的时候会觉得很痛快,”百花缭乱抬头看着他,“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变化,我们也不太懂主人你们的情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

    张佳乐也抬头看他,百花缭乱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但是会觉得能战斗是件让人很精神的事,”他说道,“会很希望能够一直站在比赛场上。”

TBC.

 
评论(4)
热度(81)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