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哲平中心】往

系列内 S?

00.

    “离开”是个沉重的词,行囊累累,落寞辞别,美得发光的东西至此都该躲藏在日渐模糊的记忆里苟延残喘,直至慢慢消亡。

    孙哲平背上包离开义斩的时候,楼冠宁却觉得这个人只是像要去对门买包烟或者下个馆子那么稀松平常。这并不能推责到他不关心不在意孙哲平身上,事实上在孙哲平呆在义斩的这几年里楼冠宁早把他当成了恩师导师一般的存在,而非仅仅是一个实力不错的大将或是有着辉煌又苦痛过往的前辈。

    孙哲平没说什么话,挥了挥手权作告别。左手的绷带早已不见踪影,尽管浅淡的疤痕依旧清晰可见。最后的一年里他能坚持高水平对战的时间越来越长,虽然比起巅峰岁月里无所顾忌一往无前的肆意仍旧不值一提,况且年龄的增长,与职业比赛和日常训练的脱节,也都让他无法重现昔时的锋芒。

    队里年轻的狂剑选手跑出来拉住了孙哲平的包,递了盆小小的绿色植物给他——那孩子才16岁,稚嫩得可爱,但在楼冠宁文客北等人转居幕后的现在却像颗刚从阴云后探出头来的星星,正等着大放光彩的时候。

    孙哲平似乎仍旧不太擅长应对这么直接的好意,但他收下了,顺便拍了拍那孩子的头说了声“加  油”。义斩渐渐走上了正轨,最近还有开训练营的打算,队里多了很多新选手,个个意气风发,头角峥嵘。人们聊起义斩也不再玩笑般说着“土豪战队”,反而会微笑着点点头期许一下这支年轻队伍的成长。

    后生可畏,饶是楼冠宁几个都情不自禁想要唏嘘一下往事。前浪终究还是要跌碎在沙滩上的,无论是谁都得让路。队伍需要改朝换代培养一批能独当一面的队员,新人需要上场机会打磨自身,因而孙哲平后期更多时间都坐在观众席上。楼冠宁偶尔会有些愧疚,虽然早就不是什么一线大神,但好歹曾经辉煌过,如今坐在闪光灯外无所事事,看起来多少有些悲壮。

    或许“悲壮”一直是很多人对于孙哲平的评价,结合起狂剑那染血挥剑的形象似乎更加令人动容了。但真当孙哲平打起比赛的时候,楼冠宁却总能莫名地忽略掉那些关于他本人的,遗憾的,酸涩的经历。

    他的打法依旧狂放,丝毫没有岁月积淀过后该有的内敛与平和,更不用谈伤病是否侵蚀了剑锋,削弱了气势。就像一张拉满的弓,紧绷着,不留半分气力地准备着,那是为了让箭傲然穿破凛冽的空气,射向光亮的远方,而非陷足在泥泞灰暗的回忆里颓然自废。

    不回头,不留恋,始终没人知道这是他固有的风格,还是自己让自己斩断了过去。遗憾或许是有的,在低头看绷带的时候,在举着酒杯自嘲的时候,但既然本人都已经选择了向前走,旁人又何必扭捏着替他伤怀呢。

    所以孙哲平走的时候楼冠宁倒也没觉得有多沉重,大概就跟他带走的那个包一样,轻飘飘的,除了重要的卡和钱包,以及些贴身衣物就没别的了。

    人还是会见的,走下了职业舞台还有更长的人生路要走,或许哪日生意场上遇着了还能一起吃个饭絮叨絮叨,想想还有种英雄暮年,把酒言欢的爽快来。

    “好了,大家都进去训练吧,当心被你们教练骂哈。”在目送孙哲平出了俱乐部大门坐进了一辆出租车后,楼冠宁带着边上几个队员进了楼。

    孙哲平坐在出租车里,手里托着那盆绿色的小东西。他不太认识这些乱七八糟的植物,看起来像是棵多肉,应该很好养活,再不济可以去问问他那个“学识渊博”的老搭档。

    “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司机师傅在前面随意地搭着话。

    被人称呼“小伙子”孙哲平有些不习惯,以前总被人调侃说长相和气质老成,现在也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哪里还是个小伙子。

    但仔细想想,其实他大半辈子都还没过完呢。

    “是,现在打算回去两年。”

    “换工作了?在北京呆得不好吗?”

    “不,挺好的。”

    是挺好的。

    几年前他离开百花的时候也是出门随手拦了辆出租就走了,车在宽阔的马路上开得飞快,愈渐远离的俱乐部和刺痛的左手似乎在提醒着他什么,只是那时他心里还存着一丝不甘。 

    那丝不甘,和持续到今天也不曾熄灭的想要站在职业赛场上多打一会的渴望,让他来到了这里。

     而现在,是真真正正到了要谢幕的时候了。

    说诀别太严重,毕竟以后还能打荣耀,也还能在网游里跟那几个老对手玩上几把。尽管自己并不能算是个真正的职业选手,但战队对他而言,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意义的。

    孙哲平到底还是没忍住回头望了一眼,手里托着那棵在干旱的环境里,只要想活就能活上很久的不知名植物。

    后窗上灰蒙蒙的,就像那灰蒙蒙的路。

    不断倒退的,绵延出去的道路起伏着摇晃着,收束于这个城市的远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他的确没带什么东西,说重要挺重要,说不重要也的确不重要,他并不是很在意。

    与之相比,有更多更珍贵的,更重要的,更让人着迷的东西,洒落在那漫漫长路上,柔软的,坚硬的,闪闪发光。

 

TBC.

 

终于给自己挖这个坑了,写写他,大概是年更,哈哈。

评论(4)
热度(80)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