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乐中心】反向人

系列外 S11

1.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诡异。

先不提自己穿着一身黑金色长风衣,腰上挎着一串子弹匣,左手手雷右手枪,脚蹬一双边上还绑着皮带扣的长靴子,背靠巨石身后一片打打杀杀嘶叫吼骂这明显脱离三次元世界观的现状,光是盘腿坐他对面,眨巴着一双眼认认真真注视着他的这人,就已经让他萌生了一种自己大概活在梦里的错觉。

对,那人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

张佳乐有点想把手雷往自己脚下一扔把自己炸醒,说不定一睁眼还能看见可爱的张副队站床边推推眼镜,一本认真地提醒自己该起床去训练了。

“别想了,炸了你也回不去,”对面那人托着腮饶有兴致地瞅着脸上表情变化莫测的张佳乐开了口,“你穿越啦。”

 

2.

张佳乐满脸“你逗我?”“你哄虚空阵鬼呢?”“老子28了你别把我当小孩骗!”“这特么肯定在做梦世界上哪会有两个张佳乐的”“诶要是有两个张佳乐组个双弹药组合听起来也不错啊。”的表情。

“真没骗你,”对面那人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我可是给了你一个穿越回到过去的机会哦。”

张佳乐抬眼瞪着他。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那人换了只手托腮,直盯着他看,“我是张佳乐啊。”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他觉得还是扔手雷靠谱。

 

3.

“我真是张佳乐,”那人摊开双手,“不过,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张佳乐。”

张佳乐已经开始在研究自己手里的手雷是什么雷了。

“喂,你在不在听我说啊?”

张佳乐剜了他一眼,继续研究手雷。

“我靠!张佳乐你想不想听下去了!”

得,这脾气还真跟自己一个样。

张佳乐把手雷扔在了一边,叹了口气对上面前刚气急跳起来的“张佳乐”,背靠在巨石上,一副任由命运玩弄的模样。

“行,你说吧。”

 

4.

“反向人?”张佳乐皱了皱眉,刚几分钟里受到的刺激有点大,他脑袋里跟塞了十几只狮子在撕咬怒吼似的。

“其实呢,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同另一个人被绑定在一起的,他们所拥有的运气是一个共同的总量恒定的整体,一个人幸运了,另一个人必然是会遭遇不幸,一个人倒大霉了,另一个人就会走好运,就比如说你拿不了冠军我就能拿了这样,”“张佳乐”看张佳乐皱着一张脸反倒说得兴高采烈,“而碰巧的是,你的反向人,是你在平行时空的另一个自己,也就是我啦。”

张佳乐拧着眉头想了一会。

“你的意思是说……”他慢慢悠悠地开口,“……我在这边这么倒霉,都是因为你?”

“这么说也对啦!”“张佳乐”一拍大腿笑道。

“哦……”

张佳乐捡回了手雷,他想炸死面前这人。

 

5.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啊!”“张佳乐”眼看着张佳乐又是抬枪又是举手雷的,赶忙往后爬了几下。

“行,你说,”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把枪拨弄得“咔咔”作响,“说说你在那过得有多好吧。”

“张佳乐”重新盘腿坐定了,咳嗽了声,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你朝我发火也没用啊,”他揉揉鼻子,“有无数个平行世界就有无数个张佳乐,这里面的每一个张佳乐都是平等存在的,没有谁是本体谁是副的一说,设定里我跟你就是互为反向人我也没办法啊……往好了想,你在别的世界很幸运啊。”

张佳乐冷着一张脸靠着石块坐下了。

“那你过来找我干嘛,炫耀你生活有多滋润?”

“就是因为太幸运了想到你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嘛,”“张佳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朝他眨眨眼,眸子亮亮的,“我可是给了你一个机会改变过去哦。”

 

6.

“简单说来呢,就是我老婆的实验室最近搞的那个项目进展不错,我是跟她求了好久她才肯偷偷帮我这个忙的,”“张佳乐”有些得意,“我看你日子过得那么惨,分你点运气也不是不可以啦,你看我都把你送回到这了,是不是很感动啊?”

张佳乐看着他沉思了会。

“你有老婆了?”

“张佳乐”愣了愣,他以为张佳乐至少也该激动地跳起来或者高兴得语无伦次吧,可现在这重点怎么抓得那么奇怪?
     “是啊……”“张佳乐”犹疑着回答,“我退役后就结婚了啊,我老婆还是我粉丝呢……”

单身28年的张佳乐又开始拨弄枪了。

 

7.

“我靠你别不识好歹!我这不是来帮你了吗!”“张佳乐”有点火大,自己这明明是来帮他的,怎么就死揪着自己比他幸运这点不放了呢?

“帮我?”张佳乐挑眉,“我要是走好运了不会连带着把你带倒霉了?”

“才不会,”“张佳乐”相当大度地摆摆手,“过去的人生阶段里的运气值是已被消耗品,我以前的生活已经被盖章确定了,除非我自个穿回去做修改,否则就不会因为你而被改变。”

“那以后呢?”

“以后?以后谁知道呢,看各自运气了呗,”他打了个响指,“不过我对自己在抢运气这点上的幸运指数很有自信。”

张佳乐看着他那张神采飞扬志得意满的脸发了会呆,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那你给我说说把我送回这里的理由吧,”他四下里打量了下,虽然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怎么来过这里了,但脑袋里好歹还是存着一些印象的,“西部荒野么?”

 

8.

“你不觉得你的人生就是从这里开始改变的吗?”终于开始说到正题了,“张佳乐”不免也严肃了起来,声音低沉了许多,“在这遇到孙哲平,接着一起进百花,然后孙哲平退役,你拿了几年亚军退役,再接着拒绝叶修的邀请进了霸图,被人骂被人打,到了还是拿了个亚军,现在一把年纪了还在拼死拼活打游戏,这种日子我看着都觉得可怜好吗。”

“我去年拿了个世界冠军。”张佳乐提醒道。

“对,是世界冠军,可你甘心吗?”“张佳乐”笑了,“你能拿世界冠军,多拿了这一点运气,到我那也就只是亏了一小笔生意罢了。虽然我们经历不太相同,但我想我还是能体会到一点你的心情的……”

“……只是一个世界冠军你真能满足?你心里还是想拿一个战队冠军的吧,否则你也不会还留在这了。”

 

9.

“那我回到这里该做什么呢?”张佳乐耸了耸肩,对他刚才的话不置可否。

“如果你肯听我的,你就什么也别做,”“张佳乐”直盯着他的眼睛,“别出去PK,别露面,最好这些天都别出来。”

“这什么意思?”张佳乐有些难理解,“我以为回到这里你会让我多注意点孙哲平的手的,再说了,我不出去孙哲平怎么办?”

“孙哲平那手本来就有问题,他那打法不管去哪跟谁组队迟早都会出事,你救不了他也帮不了他,在我那个世界他也是在第五赛季就退役了的。你俩技术都好,他没遇到你自然也会去找别人组队,你也会去别的队伍发光发热,没谁离不了谁这说法。”

“说得难听一点,”“张佳乐”撇撇嘴,“你在这遇着孙哲平,就是你最大的不幸了。”

 

10.

“那你去了哪?不是百花?”

“嘉世啊!”“张佳乐”眼神发亮,眸子里像是闪着光,“孙哲平在这片地满世界找高手PK的那会我被家里人拉去旅游啦,就没碰上他。第二赛季前我被嘉世挖走了,当时几个战队里头就嘉世和霸图势头最好,冲着叶修的这吸引力嘉世当然是最佳选择,第二赛季出赛就跟着队伍拿了冠军,评了最佳新秀,第三赛季第五赛季都是冠军,三冠,比起你在百花屡战屡败的那几年,是不是听起来美满多了?”

“你第七赛季没拿冠军?”张佳乐想象了下自己和叶修站一块的场面,觉着画面异常可怕,不由一阵恶寒,脑袋都快当机烧坏了。

“张佳乐”眨巴眨巴眼,然后笑了。

“我第六赛季结束后就退役了。”

 

11.

“其实打游戏真的没法打一辈子,没学历没技能的,退役后能做什么呢?靠着那几年的奖金和工资坐吃山空?还是做解说做教练?能做几年?而且三冠在手,好像也没什么遗憾的,还不如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

“第六赛季退役后我跟着吴雪峰在H市合伙办了公司,那几年游戏相关产业突飞猛进,市场广前景也不错,公司稳定后我就结了婚,对,就是在你拼得最疯摔得最惨的那年我很幸运地开始了我新的人生。”

“第十赛季叶修拉我进了兴欣,平时还是经常打游戏的,练了一阵状态还不错,就是累了点,拿了冠军后就又退了,不太跟得上比赛的节奏。那年夏天公司因为之前我忙着比赛管理上出了点状况亏了笔钱,对,就是那时候你拿了世界冠军。”

“不过后来日子又好了,有钱有房有事业有家庭,荣耀玩家偶尔还能提起我这个曾经的第一弹药专家,说说我四冠的事迹,聊聊我和叶修还有苏沐橙那些年的光辉战绩,家乡今年有个典礼还找我去当嘉宾呢,底下一大片都是我以前的粉丝,多舒坦啊。”

“这么说起来我也算是个人生赢家了吧?你说呢?”

 

12.

张佳乐有好一会没说话,低头玩着腿边上的杂草。

身后各种技能的声音响起来了,四处乱甩的技能光效把这块巨石边上的荒草映得五光十色一片斑斓。

张佳乐不开口,“张佳乐”便也没再继续说,他看着他隐在石头后面脸上深深浅浅纵横分明的阴影,知道他在思考着做什么决定。

不远处的叫嚣和怒骂声越发得嘹亮,夕阳中昏黄带着血色的光芒吞没了整片荒野。

枪在手上转了个花儿,张佳乐掂了掂手雷,在“张佳乐”惊愕的神情中站了起来。

 

13.

“你去干嘛?!”

“没什么,听你说完了,”张佳乐回头看他,脸上平平静静,“我也该去做我的事了。”

“你逗我呢吧?”“张佳乐”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要现在出去了明天你就得回到原位了!没名声没冠军没指望,这日子你还过得下去?!”

“这日子的确很难过,”张佳乐微微垂下头,“每次打比赛赢了输了都是嘘声一片,更可笑的是最想看我好戏的那些个还是我家乡的人。离退役也没多久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个冠军了,有时候的确挺茫然的。”

“不过我想,”他重又抬起头来,背光中眼眸深处一片漆黑,表面又隐隐跃动着点点光彩,“这日子再倒霉,也是我自己认真选择的。”

“跟孙哲平组队,进百花,退役,进霸图,每一个决定我都有认认真真想过,虽然结果算不上有多好,在你们看来甚至还挺惨的,但我并不后悔。”

“我想我跟你大概还是不一样的,对你来说可能没遇上孙哲平进了嘉世是幸运,提前退役办了公司是幸运,可对我来说,这才算是遗憾吧。”

“什么是幸运,什么是不幸,哪来什么界限明确的分类呢,自己觉得可以,不就成了。冠军嘛,还得靠自个再去拼一拼了。”

他咧开嘴冲“张佳乐”笑了。

“老孙等我该等急啦,我先走咯。想想我该对你说些祝福的话的,毕竟你也是另一个我……不过要是祝福你了我自个就该倒霉了……但还是……”

“祝你好运吧。”

 

14.

“张佳乐”愣怔在原地,看着张佳乐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一片片炫目华丽璀璨生姿的光怪陆离中。

他突然笑了。

他的确无法理解他的选择,但他知道这选择对张佳乐而言,是上上之选,没人能改变。

因为他并不后悔。

落花狼藉正从远方提着重剑向这片混乱的战场赶来。结局扑朔,命运难测。

    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一种人生,带着别样的风采,有遗憾,有苦痛,却让一些人沉迷其中。

 

15.

张佳乐睁开眼的时候愣了愣,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快跟我说‘该起床去训练了’!”张佳乐瞪着他脱口而出。

张新杰愣了愣,其实按作息表张佳乐还能再睡五分钟的,最近队里训练强度有点大,张佳乐一向都要睡到最后一分钟才狠狠怕一把床爬起来。

不过现在队员既然都这么要求了……

“前辈该起床去训练了。”善良的张副队从善如流地开口说。

张佳乐立马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滚了一圈,面朝下把脑袋埋进了软乎乎的枕头里。

张新杰听见那个球在枕头里闷哼了一声。

“真好。”

他听见那个球这样说道。

   
END.

评论(16)
热度(189)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