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7)

7.

    等两人从蜘蛛巢穴出来,已是日落黄昏后了。

    最后一趟副本遇上了蜘蛛战士,尽管不是什么大麻烦但也花了点力气。捡了掉落后孙哲平靠在椅背上做手操,张佳乐瞄了眼他裹着绷带的手,又迅速收回了目光。

   “晚上出去吃吧?省得麻烦了。”他退了游戏提议道。

   “可以。”

    孙哲平打了个哈欠准备回房穿件外套,转过身的时候正巧对上百花缭乱的目光,一时竟有些讶异。

    如果是一如往常的敌视与戒备孙哲平并不会介意,他还不至于跟一张卡过不去。但此刻百花缭乱直直盯着他,警惕似乎被别的情绪破坏了,像灯光落在眼球表面破碎开来,有了一丝晃动。只是那种情绪孙哲平不懂,大概百花缭乱也没搞懂,反而让他自己思绪紊乱,于是在沉默后他最先选择了移开视线。

    孙哲平便也没追究他到底有什么事,回头给张佳乐丢了句“时间不早了,你也准备准备吧”就进了自己房。

    张佳乐准备的时间不长,但他忙活别的事耗的时间可就长了。

    添了衣服的孙哲平回到客厅时,张佳乐还在做他的最后一项准备工作。

   “你要带他一起出去?”

   “是啊,他一个人呆这儿多孤单,跟我们一起我也好放心。”

   “那你不怕闷死他?”

    张佳乐扔了个眼刀给他,可扭头看看被自己拿围巾包得只剩两只眼睛的百花缭乱,也窘迫了起来。

    思索片刻他跑回去拿了顶毛线帽,挽起百花缭乱的长发收进帽子里,又拿围巾绕了两圈打了个松松的结。

   “怎么样,好不好看?”张佳乐拽着百花缭乱上下打量,很是得意。

   “还不错,”孙哲平应和着点头,“这颜色是霸图特产?”

   “粉丝送的圣诞节礼物,觉得挺漂亮的我就用上了。”张佳乐满意地拍拍百花缭乱的肩,跟炫耀自己刚包好的精美礼物似的。

    其实比起漂亮来,还是粉丝送的这一点更有吸引力吧。孙哲平暗自笑笑没有说破。

    张佳乐带着两人在附近转悠了一圈最后进了家火锅店,大厅太热闹,人声鼎沸中热气氤氲,像提前过节了一般。

   “怎么想起来吃火锅了?”包厢里还算安静,服务员拿走菜单后,孙哲平顺口问了句。

   “因为很久没吃了啊。”张佳乐理所当然地回道,拆起了桌上的餐具。

   “你们霸图没聚餐?平时只吃食堂的吗?”

   “那倒不是,”张佳乐把碟子递给他,“比赛赢了偶尔会一起去吃个饭,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急着回去复盘啦。以前还有老林陪我到处晃晃,现在可没这待遇了。”

   “你跟你们副队不是关系挺好的?”

   “你说张新杰啊,”张佳乐表情微妙,“关系是不错,可我就怕他吃个火锅都要来句‘肉烫多少秒口感最好’,‘醋和辣椒和蒜泥多少配比调的酱最好吃’来。”

    虽对张新杰的严谨认真有所耳闻,但被张佳乐这么一形容,孙哲平觉得这人还挺好玩,不过估计他也对付不来。

   “那韩文清呢?认识好些年了吧。”

   “你饶了我吧,”张佳乐拆了双筷子一脸苦相,“你不知道他在食堂吃饭都是一个人一张桌子的吗,平时聊聊是没问题,要我跟他面对面一起吃火锅……还是算了吧,我紧张。”

    孙哲平忍不住笑出了声。张佳乐这性格要说人际交往那当然没问题,能上蹿下跳带头闹,也能严肃认真挑大梁。张佳乐当队长那几年情况怎样孙哲平不是很了解,但肯定也是努力负责的模样,或许还添了几分违和的沉重吧。

    现在嘴上说得这么委屈,实际上不光是百花式打法,人也自在了很多吧。

   “你笑什么,”张佳乐瞪着他,“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啊。”

   “我怎么了?”孙哲平止住笑。

   “不知道,”张佳乐颇为愤恨地夹了颗花生,咬得嘎嘣响,“爽快吧,反正给你什么你都吃,以前就这样。”

    这说得自己跟什么一样……孙哲平觉得自己很无辜。

    如果要说以前,那就是还在百花的时候了。两个人都是土生土长的K市人,但这并不影响张佳乐会在空闲的时候拉着他满城寻觅“遗落在人间的绝世佳肴”。张佳乐买什么都要买双份,自己一份孙哲平一份,有时候在街边小摊上买了热乎的点心还直接往他嘴里塞。

   “好吃吗?”

   “还不错。”

    这样的对话在记忆中出现了很多次,尽管记不得前因后果何时何地,也记不起当时嘴里是个什么味。但当这些对话重新浮现时,背景混沌的画面中张佳乐期待的眼神还那么清晰而新鲜。

    说来也奇怪,他本是个怕麻烦的人,对于非必要的交际活动并不会刻意参与,行事顺遂本心,但对于张佳乐的迁就在今天想来却是件令人极为惊异的事。只是当时事事安好,对于冠军的狂热,搭档的身份,掩盖掉了所有不合理的地方。等到一别数年,苦痛和遗憾垒成了断桥,站在这头转身遥望,细细打量,才觉得那些东西那么异乎寻常,那么鲜亮丰盈。

    这种遁藏着的,隐匿的迁就和不经意的顺从或许是另一种形式上的配合。不知是比赛场上的默契顺延到了生活里,还是日常生活的默契加深了繁花血景的契合度。

    或许事实还要更简单点。与生俱来,本该如此,本就如此。

   “你再不动筷子肉都要被我跟百花吃完了。”

    孙哲平回过神来,面前的火锅蒸腾着热气,自己碗里不知何时堆了一堆食物,而边上的百花缭乱,居然在一本正经地吃东西。

   “他能吃东西?”孙哲平惊讶道。

   “不需要吃也不意味着不能吃啊,”张佳乐给百花缭乱夹了片土豆,“他上午吃了个苹果就没事,是吧百花?”

    百花缭乱嘴里叼着半片肉点点头。

   “哦,”孙哲平意味深长地应了声,“那你们在游戏里也会吃东西吗,生吞兔子和野怪什么的?”

    百花缭乱一改往日敌视态度满面茫然,张佳乐踹了他一脚。

   “……不吃。”隔了会百花缭乱还是低声答了句。

    大概是没想到百花缭乱对于自己的调侃居然会有回应,也不知该说他单纯好糊弄还是什么,意外之余孙哲平还是抄起筷子对付起张佳乐给自己夹的一堆东西来。

    汤面上“咕咕”冒着泡,几颗丸子在红油里起起伏伏打着小滚。

    没过多久张佳乐就开始狂喝饮料。

    虽然都是K市人,可两人在吃辣方面都不算太擅长,偏偏张佳乐不能吃还喜欢挑战,回回都要把自己弄得跟着火了似的。

    一直在清汤那面捞东西吃的孙哲平一言不发地给他倒上了饮料。

   “你吃辣的水平还是不见涨啊。”

   “你喝酒的水平不也还是那样?”张佳乐反过来笑话他。

   “你最近见我喝过酒?”

   “国家队庆功宴的时候老叶说的,他说完就被灌倒了。”

   “好好的庆功宴提我做什么?我酒量再差也不能给他垫背啊。”

    张佳乐没接下话茬。他在汤里搅了会夹了个丸子。

   “我问的。”

   “我想问问他你回来后过得怎么样,”他对着碗自顾自说了下去,“好几年没见了,每次比赛都匆匆忙忙对不上话,职业选手群里你也不发东西,我还想你是不是得了土豪老板的知遇之恩,瞧不上我们这些穷苦的职业打工选手了。”

   “不过后来我觉得也没必要问了,”张佳乐抬起头来“嘿嘿”地笑,“我看你现在过得挺滋润的。也还跟以前一样……”

    一旁的百花缭乱收了筷子,默不作声地往围巾里缩了缩。

   “反正你能回来我就很高兴了。”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作为这段不合时宜的单方陈述的总结发言。

    滚烫的汤液剧烈地翻滚起来,汹涌的白雾在两人中间升腾而起,混杂着辛辣和咸涩的气味,熏得对面的人影一片模糊。

    孙哲平举起杯子。

   “你从苏黎世回来还没好好祝贺过你呢,”他笑着,“恭喜啊,世界冠军。”

    张佳乐也笑,拉着百花缭乱一起举杯子。

   “那我也恭喜你……恭喜你重回联盟啊!”

    两人碰了杯,将两杯拿来充数的雪碧一饮而尽。

    百花缭乱抿了一小口,来回望着两个咧着嘴去捞菜的人有点迷茫。

   “想什么呢?”张佳乐又给他碗里添了片肉。

    百花缭乱认真地想了想。

   “你们关系真好。”他这么评价道。

    张佳乐咳得厉害,大概是突然被辣椒给呛的,趴倒在桌子边咳得脸通红。

    孙哲平给他倒上水,又觑了眼百花缭乱。

   “老搭档关系能不好吗。”

   “比我跟主人的关系还好吗?”

    百花缭乱没跟他呛声,问得诚恳而坦然,可孙哲平却觉得这是他今年遭遇的最机智的一句垃圾话,问得他哑口无言,有话也说不出。

    满脸通红的张佳乐挣扎着爬起来,恶狠狠地灌了口水。

   “行了行了说什么呢,”他又开始在锅里翻搅,“继续吃!别废话!”

    这顿火锅吃得还算圆满,几个人从一团火热的店里走出去时都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真冷啊。”张佳乐裹紧衣服,口罩不够保暖,他把半张脸都埋进了围巾里。

    深冬的夜晚透着股萧条,寥寥几颗星挂在高空,一阵风吹来,冻得人浑身僵硬。

   “天气真好。”孙哲平由衷地称赞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不冷啊?”张佳乐觉得不可思议,他刚一放松冷风就往衣服里灌,只好又赶紧抱紧自己。

    他想孙哲平该不会得了什么毛病吧,在B市呆了两年就练就了一身抗寒抗冻的本事?他刚来Q市的那会冬天可是天天喊冷呢。

    可孙哲平不回他,只朗声大笑着迈开步子向前走。

    百思不得其解的张佳乐在原地愣怔了会,拔腿跟了上去。

   “喂,孙哲平你等等我们!”

   “喂!孙哲平你认路吗你就走那么快!”

TBC.

被吐槽头像太出戏了,于是换了个。

 
评论(7)
热度(91)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