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8)

8.

    百花缭乱找上他,是在第二天晚饭后。

    孙哲平忙着收拾厨房,在他思索着自己这两天的行为是不是特别不符合一贯作风,特别像个家庭妇男的时候,身后的移门被拉开了,他回头瞧,是百花缭乱。

    孙哲平擦干手倚在一边等他说话,百花缭乱慢吞吞地拉上门,眼神闪烁。

    他们之间再次陷入了僵持,只是与初见时的剑拔弩张不同,这会儿的百花缭乱气势上虚弱了不少——尽管其实几日来他也压根没在孙哲平那里占到什么便宜。

    他有心事,从昨日黄昏开始,情绪压制不好,很容易让人看出端倪来。

    “想起从游戏里跑出来的原因了?”孙哲平问。

    百花缭乱沉默着,摇摇头,然后看向孙哲平。

    “……再睡一夏?”他带着试探性的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我的账号卡。”

    “那……落花狼藉呢?”

    孙哲平顿了两秒。

    “是我以前的账号卡。”

    在得到答复后百花缭乱似乎松下了一口气,人也不像刚才那样紧绷着了,他将手背到身后向前  走了两步。

    “对不起。”

    “什么?”孙哲平皱着眉,没懂他意思。

    “我是说,”百花缭乱吸了口气,“这几天对你态度不好,是我错,对不起。”

    这么直接明白的道歉孙哲平不太适应,他抱着臂盯着他。

    “这么突然是有原因的吧? 在我来之前,张佳乐应该已经跟你说过我和落花狼藉的关系了。”

    被直接点破,百花缭乱没觉得难堪,他思索了会,开了口。

    “是的,你来之前主人跟我提过你,而且我很久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

    “所以你把我当敌人不是因为我是陌生人,是因为……”

    “因为我讨厌过你,”百花缭乱坦诚得像是在自暴自弃,但他打断孙哲平问话的口气却是无比坚定从容,“我知道我完全没理由,可是……有时候总会忍不住,哪怕我知道自己是错的。”

    “能说说看原因吗?”能被一张卡如此真情实感地厌恶,饶是不太在意别人看法的孙哲平,也觉得很惊奇。

    百花缭乱垂下头。

    “我跟落花狼藉是搭档,但是从有一天起我就再没能跟他好好打过配合了。他状态很差,我帮不了他,也不知道原因,到后来我自己也变得奇怪了……不是打不好,是打得很累。”

    “我偶尔能听到游戏外的议论声,只知道是你走了,落花狼藉换人操控了。那段时期非常艰难,虽然每次都顺风顺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光我,主人他也是这样。”

    “后来……那一天我们输了比赛,主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再之后,无论是技术人员给我试新装备,还是调整属性,他都没再来看过我。”

    “我把那种被锁在黑暗里的绝望的原因归结于那场失败,但我想如果落花狼藉的状态能有以前那么好,是不是还有挽回的机会呢?”

    左手微微刺痛着,细小而尖锐,不知是浸了水的缘故,抑或是心理作用在欺骗神经。孙哲平觉得喉咙发紧,而下一秒,百花缭乱已经抬起头来直直地注视着他。

    “所以我想,在我们还在拼命战斗的时候,你为什么落跑了?”

    落跑,这个词很新鲜,也很刻薄。孙哲平甚至也觉得自己当时跟逃兵没什么两样,跑到几千公里外的陌生城市,断了所有联系,刻意不去留意与荣耀相关的任何东西,活得像个从来没在竞技赛场上闪耀过的普通人。

    但他有很多理由,完全正当,合情合理,不管是对战队的发展,还是他自身的因素。如果他不愿意花费心思去解释,他可以在这撂下一句“我乐意”或者“关你屁事”让百花缭乱哑口无言,毕竟如果是对着一般人,他早已不屑一顾了。

    但对着百花缭乱这张脸,他做不到。这个人靠着张佳乐账号卡的身份,顶着张佳乐十七八岁时候的面孔,让他束手无策,简直就是场噩梦。

    他叹了口气苦笑,伸出手来。

    “让你失去了个好搭档我很抱歉,但你看,我已经做不了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了。”

    百花缭乱闭上眼,摇了摇头。

    “我说了,我是来道歉的,错的人是我。”

    “打不了比赛,你比谁都痛苦,这是主人说的。”

    瞬间的错愕一闪而过,之后能被重要的人理解所带来的欣喜让孙哲平有所宽慰。

    “我最近见过落花狼藉了,他状态挺好的,虽然跟以前不太一样了,”酸涩的话题一过,百花缭乱的语调轻快了许多,“他身边那个叫花繁似锦的弹药打得也好,他主人还是我的前主人呢,人很不错。而且,我现在也有很棒的队友了。”

    “我昨天看到你打游戏了,虽然那个角色装备丑技能少名字还难听,但打起来还是那样,冲得跟个傻子似的,”说着说着百花缭乱自己也笑了起来,“这让我确信你的确是主人说的那个孙哲平,跟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以后你还会见到的。”眼前这人刚道完歉就开始吐槽起自己来,孙哲平觉得他前后变化也太大跌眼镜,倒是这满满的“恶意”还是如出一辙。

    “是见再睡一夏吗?”百花缭乱睁大了眼,隐隐还有些期待,“我打败过他。”

    孙哲平噎了下,大概长着张佳乐脸的人都不好对付,索性也就不跟他耍嘴皮子了。

    “那下次比赛场上见,再看看谁输谁赢。”

    百花缭乱瞪着他伸出的手瞪了会,沉思片刻也伸出手握紧。

    “好啊,我不会输的。”

    “对了,”孙哲平突然想起些什么,“张佳乐他,除了说过那句话还说过什么?”

    百花缭乱愣了愣。

    “我也记不得多少了,以前主人会说‘一定要拿个冠军给孙哲平看看’,‘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过得怎么样’,‘要坚持下去啊’这种话……”

    “那最近呢?”孙哲平追问。

    “最近好像都是在骂你吧,”百花缭乱想了想,有些尴尬,“比如‘孙哲平这混蛋回来了也不来联系联系,真没义气’,‘不知道他找女朋友了没,说不定还是光棍一个’,‘拿了冠军也不来说两句话,想不到借口找他出来啊’这样的。”

    有意思。孙哲平弯了弯嘴角。

    “张佳乐人呢?”

    “我出来的时候主人正在洗澡。”

    “是吗,他最近洗澡很勤啊,”孙哲平拍拍他肩,“跟你商量件事成吗?”

    “什么事?”

    孙哲平的笑容意味不明,刚卸下不久的戒备又重新提了上来,百花缭乱往后退了一小步。

    “你去他房间呆一会,”孙哲平认真地看着他,“两个小时,别出来。”

TBC.

落跑是个梗,私心已满,对不起百花。

 
评论(5)
热度(9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