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9)

9.

    张佳乐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孙哲平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百花呢?”张佳乐漫不经心问了句,扔掉毛巾走去电脑前。

    “他说不想跟我呆一块,去你房里了。”孙哲平翻了页报纸。

    “你们关系可真差啊,不能好好相处吗?”

    “与其说这个,倒是你,”孙哲平搁下报纸,“他要是一直想不起自己出来的原因,你要怎么办?”

    张佳乐点着鼠标苦笑了两声。

    “再等等吧……要是过两天还解决不了,我就去跟队里坦白事情经过呗。”

    “说得轻巧,那你以后用什么?”

    张佳乐没回话,他似乎不太想考虑这个问题。现实比想象来得更虚幻,接受事实已经耗去他不少精力,后续如何他想过太多,却只是徒增疲惫,他也只能期盼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马上过年了,你今年不回去不要紧吗?”他相当直接地转移了话题,暗示孙哲平说点别的。

    对于他装鸵鸟的行为孙哲平不做评价,只顺势转了。

    “和他们说过了,等事情解决了再回去。以前每年都跟家里过,偶尔一次也没什么事。”

    “哦……”张佳乐刷着网页,“那你女朋友不惦记你吗?”

    孙哲平忍不住抬头看他。

    张佳乐还保持着固定姿势刷着网页,问话里不经意的成分远多于调侃。只是他握着鼠标的手太过僵硬,连胳膊都被带着吊高了几分,看起来更像是只竖着耳朵紧张不安的土拨鼠。

    “我没有女朋友。”孙哲平相当平和地回答了他。

    “不过很快就有了。”他又缓慢地补了一句。

    然后他看着张佳乐刹那间松弛下来的身体再次紧绷起来,在几秒的凝滞后复归平静,安谧背后失落与黯然的意味却无从遮掩。

    肢体语言总是太好懂,从多年前延续到现在,一尘不变。孙哲平心中发笑,却又难得反省起自己这次是不是逗过头了,眼下情况本不该如此发展。

    然而在他起身的时候,张佳乐发出了一声极其轻微,类似于感叹的惊叫。

    “怎么了?”孙哲平走到他边上,弯下腰看电脑。

    “没什么,”张佳乐拖动着页面,语气平淡透着股毫无所谓的蔫劲,“昨天去超市好像被拍到了。”

    页面角落挂着荣耀LOGO,看起来是个游戏相关论坛。帖子标题黑体加粗连用几个感叹号,一眼望上去甚是醒目:

    “孙哲平惊现Q市卖场!!!蒙面男子疑为前任搭档张佳乐!!!这到底是旧情复燃还是旧情复燃还是旧情复燃!!!”

    这措辞让孙哲平很无语。帖子配图里张佳乐戴着口罩在挑苹果,孙哲平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翻着另一边的几棵蔬菜,背后是熙攘的人群和花花绿绿的货架。

    他出门向来懒得做任何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掩饰,人们对他的关注度早不复从前,浪潮也仅只在他复出的那段时期掀高片刻。居然还有人偷拍这让他感觉讶异,只是——这画面实在过于和谐,倒真像是一起过日子的俩口子。

    往下粗粗一扫,尽是些“活久见”,“有生之年”之类莫名其妙的话,夹杂着“楼主你没有认错!”,“天哪我要去写张卷子冷静一下!”“Boom~~~~~~!!!”的呐喊,再底下就有人带节奏吵“老双花都时泪了你们还这么真情实感”,“人以群分,一对叛徒”,“两个倒霉蛋齐聚Q市,理讨霸图今年夺冠几率”,“标题挂双花,楼不过五十”一类的东西了。

    “无聊。”张佳乐嘀咕一句点了红叉,拿卡登陆游戏去了。

    无聊,孙哲平也觉得这帮人无聊,但张佳乐说的这两个字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讽刺粉圈整日黑掐闹的行径。

    明明已经无望,却总还有人将他们捆绑在一起玩配对,这种落差让张佳乐自觉身份尴尬。自己一厢情愿见不得人的恋情比起那些人来更为可笑,可这苦果是自己种下的,再酸涩也得亲口咽下,然后故作豁达地自嘲。

    他兴致缺缺,开着小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怪练级。孙哲平在他边上站着,这种长久的被注视着的滋味本该令他如坐针毡,此时却意外放松,或许是失望过后的自我放逐让他有些无力,连紧张的心情都没有了。

    “比我那个号升级快多了啊。”看了一会儿后孙哲平说道。

    张佳乐强打精神“嗯”了声,想了想觉得自己态度不大好,于是挺直身子。

    “你也可以去练啊,”他勉强回应,“不过反正是小号也没事吧,连名字都这么随便。”

    “随便吗?”

    “不是吗?”

    “我觉得挺认真的,”孙哲平俯下身来,“这两个号不在一起就没意义了。”

    张佳乐不屑,然而几秒钟后他停下了操作。

    孙哲平的脸近在咫尺,张佳乐猛地扭过头来时正好撞上他的目光,一瞬间眼神交错,情绪外流,他攥紧了手指,一脸错愕。

    “你……什么意思?”

    孙哲平咧嘴笑了笑,目光在他脸上逡巡片刻后又直勾勾地落在他的眼睛上。

    “记得我刚来的时候问你的问题吗,”孙哲平慢吞吞地发问,以一种不属于他的,不干不脆的态度,“你为什么要找我过来?”

    张佳乐往后退了退,但并没能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孙哲平的目光一如他的问题一般尖锐,赤裸裸地,不带任何拐弯地,扎进他的身体里,上下剖析,左右碾磨,狂放而傲然地搅乱了他全部的思维。

    他竭力想要切断与那双眼睛的联系,逃开那几乎将他的魂魄也审视干净的灼热的眼神。他“噔”地站起来,转身跑了两步,却被孙哲平死死拽住了胳膊。

    “你干什么!”张佳乐挣了两下没挣开,这让他没来由地恼怒。

    “我问你,”孙哲平一字一句重复着,“你为什么要找我过来?”

    这本是张佳乐最期待的时刻,互通情意,互诉衷肠,谁先开口都无所谓,重要的只是确认彼此的心意,可到了箭在弦上的时候,他却比初上战场的新兵还要胆怯。他像条被扔上沙滩曝晒的鱼,里里外外被炙热的阳光烘烤着,秘密将要揭晓,无所遁形的恐慌让他迷茫而战栗。

    “那你呢,”他带着最后那点不甘示弱的气力,颤着声音反问,“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呆在这儿?”

    孙哲平放开了他。

    “因为我喜欢。”他扬着嘴角走过来,一步一步,比起狂剑士迎着雷雨风暴执着前行的坚定来一点也不逊色,直到再次与他面对面,相距不过半尺。

    “我喜欢你。”孙哲平站在他面前这样说道。

    他的尾音利落而短暂,却落在了张佳乐的心尖上久久不曾消散。万千情绪揉作小小一团,在他胸腔内爆裂迸溅,碎片扎断了血管经络,在被温热的血液温暖全身的同时,四肢却又突然脱力一片麻木。

    在他面前的孙哲平身上有种无形的威压,这即使是在孙哲平作为他的队长时都不曾有过的气势。张佳乐向后退了一步,膝弯撞到了什么东西,拖着他的整个身体跌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想什么呢?”孙哲平倾下身子看他。

    “想老韩。”

    “不不不,不是不是孙哲平你听我解释,”在孙哲平错愕和愤怒的一声“啊?”后张佳乐终于给自己完全空白的脑袋填上了点智商,“……我是在想,你现在跟老韩比起来谁比较可怕。”

    孙哲平闷声笑了两下,膝盖压在张佳乐腿边凑近了些。

    “我现在很可怕吗?”孙哲平细细打量着他。张佳乐洗澡出来只穿了身棉质睡衣,头发半干不干,身上残留的热水水迹仍在慢慢蒸发,这让他看起来像笼罩在一片薄薄的水雾里,暖洋洋的,比暖气还热乎。

    “不可怕。”张佳乐老老实实回答。

    孙哲平的气势与声色俱厉不同,也并非野蛮和粗犷。那是他相当熟悉的一种特质,自信到敢于放手一搏,坚定到不为外物动摇,可靠到能让他无条件信任,斗转星移也未曾退缩或者改变。

    他知道有些话不必再提起了。他所纠结的一切,关于退役,关于分别,关于彼此缺席的人生。他还是那个弹药,孙哲平也还是那个狂剑。在变幻莫测的时光里,永恒的,亘古不变的东西总能轧过一切叨扰和阻碍。

    而他们凭着那些东西从岔路上走回到了一起,斩断苦痛,击碎失败,多么庆幸直到最后,朝阳升起,血污中对面浴光而立的,依旧是那一个人,仿佛从来如此。

    “我喜欢。”张佳乐又补了一句。

    靠得太近了,心脏跳得剧烈,呼吸声清晰可闻。

    那薄薄的水雾混合着暖气,熏得人精神恍惚。是谁先碰到了谁的唇,没人记得也没人在意。温软的唇舌试探交织的时候两人都有些颤抖,没有热情的扭打与纠缠,仅仅是浅尝辄止,牙齿磕碰,青涩得如同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却格外宝贵令人珍惜。

    “技术真差。”张佳乐舔了舔嘴巴评价道。

    孙哲平搂住他,把脸埋在他颈间。

    “以后一起练练。”

    “滚。”



TBC.

天亮了,睡觉去。

 
评论(12)
热度(113)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