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未离(10)完

10.

    “你跟主人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主人这两天看起来很高兴。”

    “嗯。”

    “主人前天晚上翻了大半宿才睡着。”

    “嗯。”

    “我昨天看到你抱主人了。”

    “嗯。”

    “……你要勒死我吗?”

    孙哲平手上滞了滞,又给他把围巾扯松一点,百花缭乱喘了口气如释重负。

    “为什么是你来帮忙?”嘴上不满,但他还是顺从着让孙哲平给自己戴上帽子,“主人去哪了?诶疼……”

    “他忙着把烟花搬外面去呢。”孙哲平强压着想要一剪子把他头发全剪光的冲动,耐着性子给他把头发挽进帽子里去。

 

    烟花,张佳乐生平最爱之一,以绚烂绮丽,璀璨夺目为主要吸引力,活了多少年他就放了多少年烟花,连游戏里也不放过。

    早上孙哲平刚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就见张佳乐捋高了袖子把一堆一堆各式各样的烟花往门厅里搬。

    “你终于打算炸房子了?”孙哲平一面吐槽一面上去帮忙。

    “说什么呢,”张佳乐不忿,往他怀里重重扔下一箱烟花,“要真炸了你殉情?”

    “行,”孙哲平放下箱子,不假思索一口应下,“要死一起死。”

    “去去去,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张佳乐推了他一把往客厅里走。

    “你这附近有管制吗,当心被罚款。”

    两人刚一落座,孙哲平就顺手揽住了他的肩。姿势虽然亲密,但有了前两天的接触也就不那么难以适应了。刚互相告白完的恋人总是不能摆脱一般情侣爱腻歪的那点劲儿,不知道是因为情到浓时正得意还是怕只是白日梦一场。

    “我问过了,往西边走走有块空地,那儿安全也没人管。”张佳乐摆弄着他那台相机戳戳按按,“晚上带百花一起出去,让他看看现场版的繁花血景。”

    “血景在哪?”

    “炸你。”

    孙哲平忍俊不禁,凑过去看他相机屏幕。

    “以前拍的?”

    “嗯,”张佳乐低头翻着以前东西,“前几年的都在这里啦。”

    “这一段,”孙哲平眯着眼分辨着他手上正在放的那段视频,“是在霸图?”

    “哦,是前年在俱乐部后面的运动场上拍的。赛程安排得紧,过年就没回家,打算冲一冲来着,不过结果嘛,”他撇撇嘴,“亚军咯。”

    “比赛我看了,打得不错。”

    “谁要你安慰了,”他挣开孙哲平揉着自己头发的手站起来,朝他比划了个开枪的姿势,笑得得意,“看你乐哥今年拿个冠军回来!”

 

    “主人他……之前心情不太好。”

    孙哲平皱着眉。

    “有多不好?”

    “说不清,”百花缭乱微垂着头眼神黯淡,“白天挺好的,到了晚上偶尔就会情绪低落。我很急,但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知道原因吗?”

    百花缭乱缓慢地摇摇头。

    “我喜欢主人,从刚进入游戏开始就很喜欢,”他缩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我知道不久后我会有别的新主人,我一样会听从他们的指挥竭尽全力去战斗,就像落花狼藉那样。”

    “但主人他有点特殊,他是我的创造者。”

    “去年夏天主人很高兴,我想是因为拿了一场胜利的缘故,世界冠军,我听到的是这样的。所以如果可以,”他抬头望着沉默的孙哲平,微微笑着,“我希望能帮他多拿几场胜利,越多越好。我想帮他再拿个冠军,在离开他前,非常希望。”

    他眼里落着闪亮亮的光,没有映衬于任何外物,那是从他灵魂深处透射出来的笑意,带着点点锋芒。

    孙哲平兀地想起了十年前那个刚收拾完宿舍,大汗淋漓的,脏兮兮的少年。他们在一场精疲力竭的打闹后撞了撞拳头,黄昏中少年眼里也闪耀着这样的光彩。

    孙哲平隔着帽子拍了拍百花缭乱的头,轻柔而肯定。

    “会的。”

 

    张佳乐找的地方的确好,空旷无人,虽然午夜时分的冷风刮得孙哲平头一回觉得自己是个孙子。

    烟花在高空炸裂开来的声响空灵而剧烈,和这座城市远方升起的瑰丽的火光相得益彰。火星子拖着长长的烟尘划过穹顶,一瞬间星辰散落,飘飘洒洒湮灭在无垠的夜色里。

    那是不同于站在房间里透过厚厚的玻璃所见到的风景,没有怀念,没有隔着万千距离的遥思,更没有昙花一现,转瞬即逝的遗憾。

    “这是张佳乐要给你看的繁花血景,怎么样?”

    孙哲平扭头去招呼百花缭乱。

    没有回答。

    百花缭乱眼睛一眨不眨的仰望着天空,目光愣愣的,唯有斑斓的色块在跳跃。

    那一瞬间孙哲平突然想去拉住他问些什么,但在他踏出半步后却被拉住了胳膊。

    “孙哲平你去点那边那个!”张佳乐在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喊他。

    孙哲平匆忙点点头,跑了几步再回头时,百花缭乱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只是好奇地回应着他的目光。

    于是孙哲平没再多想,走到空地西南角点燃了引线,又不慌不忙地走了回来。

    张佳乐举着相机欢呼着往前跑了几步。

    骤然绽放的焰火照亮了整块空地,也将深紫色的天幕染得五光十色。

    张佳乐在这火树银花里回过头来,嘴角衔着笑容。

    “前几年都是我一个人放烟花。”

    金色的烟火飞过他的头顶,将他的脸映得清晰真切。

    “今年有你们在真好。”

    “真高兴你们一直都没离开过。”

 

 

尾声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沉在黑暗里一片混沌。

    他下意识地摸摸旁边,被子被揉成一团乱糟糟的,有残余的体温,但没有人。

    他努力清醒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夜在外面折腾了半宿,冻得半死的三人回到房间,几乎是不管不顾地就随便扯了条被子,找个角落昏睡过去了

    但是现在一个人都不在了。

    房门大开着,一条被子还半挂在地上,许是之前那人走得匆忙。

    他来到客厅,窗帘没有拉开,屋内一片黑暗。

    唯一的光源是角落长桌上的那台笔记本。

    他走了过去,站在张佳乐背后。

    游戏界面上的那个身影有着所有正常的账号卡角色该有的模样,空洞的眼神,冰冷的面孔,一切如常。

    只是他脚下的土地上有用子弹打出来的痕迹,在枯杂的草丛里,慢慢变浅。

    那或许是他和张佳乐这辈子见过的,听过的,最多的两个字,在人声鼎沸的场馆里,在万众瞩目的比赛里。

    他说过,张佳乐也说过。最简单,最直接,最了当,最熟悉。

    他伸手捂住了张佳乐的眼睛,让那两个字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被毫无感情的系统悄悄抹去踪迹。

    加油。

    温热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间溢出,从空中慢慢坠落。

 

END.




前四节是二月份写的,隔了半年多挖出来填,感觉跟当时不太一样吧,草草收场啦。

看了开头觉得是悬疑文的对不住你们啦!


 
评论(12)
热度(126)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