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多cp】死河 序 (坑)

    天是亮的,在穿过桥洞以后。

    惨白的日光较之刀刃更为锋利,剜着眼球,疼痛难耐。

    他眯着眼试图揉去眼角积郁的污水,却使眼睛愈加酸涩。

    身上跪着的那人喘着大气,湿淋淋的,淌落的河水拍在自己身上,一滴一滴,流成了线。

    他忍着身体内部传来的尖利的叫嚣,呻吟着换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躺着。

    “结束了吗?”他伸手挡住阳光,虚弱地询问。

    残存的视野里身上那人爽朗地笑了,低下头来看他。

    “结束了。”

    他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呼出的气流滑过他的面颊。

    “都结束了。”

 

    顶着对面低沉而腔调十足的叙述,张佳乐依旧低头自顾自地摆弄着手机。

    “你那好了没?”

    没过半分钟,新消息就跳了出来。

    “快了。”

    “我这估计还得有会儿。”他敲着字。

    “嗯。”

    “想吃西街那家的烧鸭了,你回去的时候顺路带一只吧。”张佳乐继续发。

    隔了两三分钟,对面才传来条新的。

    “知道了。”

    张佳乐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手机在两指间转了个花。

    “我说,张先生,”对面那人眯起眼睛拖长了调子喊他,“我说的要求您都听见了吗?”

    张佳乐撑着脑袋斜眼看他。

    西装革履,姿态尊贵,行头不菲,身价亦然。

    张佳乐不仇富,但着实对某部分人没什么好感,不论是以前见过的那些还是现在遇上的这个。

    他随手一抛将文件夹扔回到那老板面前,在收获了一个不解的神情后,一屁股斜坐在了那张精工细作的长木桌上。

    “陈老板是要我帮忙查你老婆出轨的证据?”

    “是,”那姓陈的老板往后一靠,架起腿来,“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吧?只要能查到,一分钱也少不了你的。”

    张佳乐“呵”了声乐了。

    “陈老板挺大方的啊,不过,这忙我不太想帮。”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老板皱起眉来,“嫌酬劳太低?”

    “那倒不是,陈老板您给的价抵我以前好几个月的工资呢,”张佳乐抛着手机玩,“不过啊,帮一个出轨的查另一个出轨的,我觉得这事儿太无聊。”

    “哦?你的意思是我有外遇?”陈老爷讶异道。

    张佳乐这话着实出人意料,却也正中他心虚之处。但他转念一想,这人进门也不过半个钟头的时间,料他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指不定还是唬人抬价的手段,于是这陈老板反倒坦然了。

    “那还请张先生说说我是怎么个出轨法吧?”

    张佳乐看他笑得意味深长,知他是想要反将一军让自己出糗,心里不由觉得好笑。

    “外面车库里那车是你的吧?”他扭头指指前厅的窗子。

    “是。”

    “那就对了,”他跳下桌子晃悠着,“你那车的轮胎上有油漆的痕迹,看形状和颜色应该是道路划线用的漆料,状态很新没被磨损,估计就这两天蹭上去的。我想了想也就昨晚城南市区那块道路施工在弄这玩意了,有些地方还没干透你就轧上去了吧。”

    “你刚跟我说什么来着,每天从公司回来就不再外出了?该不会是你司机大晚上的11点多了还在外面乱窜吧,”张佳乐冲他眨眨眼,笑得玄乎,“我知道那附近高档夜总会和酒店很多哦。”

    “你……”

    “还有,”他生生打断陈老板还未出口的辩驳,“这么晚了陈老板穿这么正式莫非是专门接待我的?身上的香水味道不错,您外面的女人们肯定喜欢吧,可惜了,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

    “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龌龊事被当面揭穿,陈老板连一贯得体的笑容都再绷不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车库门都不关,你司机还在外面候着呢,”张佳乐嘲讽,“赶紧出去快活快活吧。”

    陈老板勃然大怒,他狠狠拍了一把桌子站起来,涨得通红的脸上青筋毕现。

    “我就问你!这工作你接还是不接!”

    张佳乐双手撑着台面,盯着他暴怒的面孔毫无惧色。

    “不,接。”

 

    张佳乐掏了半天钥匙总算把门给开开了。

    门推开里面乌漆抹黑的,张佳乐站门厅里傻了会儿,刚伸手想去摸开关,一道黑影就从侧面窜了过来。

    被手锁住了后颈,张佳乐急忙一个矮身加后撤挣开桎梏。黑影上前,他下意识侧身抬腿顶开来人的膝袭,反身肘击,左手接下一拳,压着来人往后倒退了几步,直到撞上什么东西,在一阵“哐当哐当”的声响后两人一起狼狈倒地。

    张佳乐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摁下开关,屋子瞬间通亮。

    “孙哲平你搞什么啊!”他气不打一处来。

    孙哲平坐在两把倒地的椅子间哈哈大笑,笑完利落地爬起来,抱住张佳乐,也不管他拼命反抗就推拉着把他死死压在了沙发上。

    “看看你退步了没。”孙哲平找了个舒服的角度把头埋在他耳边。

    “我可没那么弱好吗。”张佳乐还在气愤中。

    “怎么回来这么晚,事情难办?”

    “那工作我给推了,”他被孙哲平压得喘不过气,使劲往上挪了挪身子,“回来正好遇上车祸路被封了,绕了远路回来的。”

    “哦。”

    “你那边呢?”张佳乐推推他,“工作做完没?”

    “做完了,太简单。”

    “唉,最近全是些婚姻调查的,一点意思都没。”他叹气。

    “怎么,你想去做追债的了?”

    张佳乐捅了把孙哲平的腰,孙哲平吃痛吸了口凉气,又闷声笑。

    “今天新接了个工作,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吧,一个人太没劲了。”张佳乐凑到他耳边。

    “可以。”

    两个大男人垒在小沙发里实在太挤,更何况张佳乐还是被压在底下的那一个,骨头撞骨头那可是硬碰硬,张佳乐浑身上下被硌得生疼,于是没过几分钟他又开始把孙哲平往下赶。

    “快起来!”他命令道。

    “让我睡一会。”孙哲平轻飘飘答。

    话一出口张佳乐就想炸。

    “我还没吃饭呢!让你买的烧鸭买了没?”

    “买了,在桌上,呆会吃。”

    “……都几点了,我过会还要洗澡呢!”

    “呆会洗。”

    张佳乐愕然,愣是对孙哲平这耍无赖的行为半点办法都没有。

    见张佳乐不说话,孙哲平换了个姿势抱着他,安抚性地在他肩窝那蹭了几下,那一头短硬的头发扎得张佳乐脸上又疼又痒。

    “让我再睡一会。”孙哲平的声音像散了架,这让他整个人都看起来很疲惫。

    张佳乐认命,叹了口气,望着天花板望了好一会,然后在孙哲平愈渐平缓和规律的呼吸声中闭上眼,打算睡上几分钟。

TBC.

挖个多员的长坑,但太忙了,近期可能不会写连载了,偶尔会来发发短篇吧。

 
评论(9)
热度(77)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