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 楼下送外卖的

大学paro

1.

    孙哲平瞪了眼宿舍里这几个嬉皮笑脸的舍友,甩上门就下楼去了。

    一到夏天人就懒得动弹,整日整夜窝在吹着冷气冰如地窖的宿舍就不想出门,这“惧阳症”最直白的体现就是某外卖平台的单子刷得快炸裂了。

    孙哲平这一宿舍的人也不例外。课能翘就翘,四个人抱着电脑跟着公会打游戏,玩得与世隔绝不亦乐乎,到了饭点就订个外卖,谁猜拳输了谁下楼去拿。

    面色不佳的孙哲平就是这轮输掉的那个。

    中午的阳光格外毒辣,出了冰窖就跟进了火葬场似的,空气都跟爆炸了一样往脸上贴,捂得人呼吸不畅胸闷脑晕。

    孙哲平趿拉着一双拖鞋心情烦躁地走到宿舍大楼门口,台阶底下有不少人,骑在电动车上的,树荫底下站着的,坐在小破自行车上的,手里无不例外提着几个塑料袋子,或者载着个四四方方的保温箱。

    他扫视了一圈,这家店是他们第一次订餐,那些人身上没贴标志,也不知道送外卖的是哪个。

    孙哲平不是会挨个去问的人,正想着呢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他掏出来瞄了眼,是个陌生号码,想来也该是送外卖的,抬头瞧了瞧,正看见树荫底下一个戴着顶黑红色卡车帽的小伙低头打电话呢。

    孙哲平握着手机走到那人跟前,小伙察觉到有人走近便抬了头,愣怔了几秒按掉了电话,朝孙哲平咧嘴一笑。

    “你是来拿外卖的?817号订单孙哲平是吗?”

    这一笑可不得了,一口小白牙饶是在偏暗的树阴下都闪出了大太阳光底下闪闪发亮的效果,露的不多看起来有些细碎,还挺好看的。

    居然觉得一个男的好看,这可有点不对,可沿着嘴角再往上瞅瞅,挺白净的一张脸,一双杏眼精神头十足,鬓角处淌着汗看着也不觉得脏,一点都不像满校园乱跑的黑不溜丢一身臭汗的糙汉子。

    很帅,还是挺好看的。

    “对。”孙哲平回过神来答了句。

    “这是你订的两份黑椒牛柳盖浇饭,一份鱼香肉丝盖浇饭,一份宫保鸡丁盖浇饭,一共52,附赠四瓶饮料。”小伙把手里提着的两大袋子东西递给他。

    声音也挺脆生的,跟咬了口水梨似的。孙哲平把钱递给他,他数了数就一把塞口袋里,抬头见孙哲平还站着就冲他笑了笑,接着就转身走了。

    他这一转身露出脑袋后面碎碎的头发和一段白白的脖颈,怎么看怎么清爽,和甘蔗一样。

    最近送外卖的长相都到这水准了?

    孙哲平提着两袋东西回了宿舍,屋里仨一阵欢呼就来拿自己的饭,回到电脑前一边看游戏实况一边吃,嘴里还嘟嘟囔囔。

    “嗯,这家店的还成……比上次那家肉多!”

    “你就这点追求啊,我看味道也一般,下次试试新开那家的?”

    “老孙你觉得怎么样啊?”

    孙哲平捧着饭盒扒拉了一筷子牛柳,面无表情地嚼了会。

    “以后就这家了。”

 

2.

    第二天中午还是孙哲平下楼拿的外卖,还是那小伙来送的,只不过这次手里拎的不止是两个袋子了,两只手提得满满当当跟刚从超市挤出来的老大妈似的。

    孙哲平走近了,小伙抬起头来又冲他笑。

    “诶又是你啊?两份青椒牛柳,一份青椒肉丝,一份回锅肉片,还有四瓶饮料……”他有些艰难地拿手指勾着最外面两个袋子举到孙哲平面前,“……给你!”

    孙哲平看他手指颤颤巍巍还被袋子抠得发红,赶紧接了过去。摸摸口袋想付钱,才想起来今儿是在线支付的,掏钱的手滞了滞,索性插口袋里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

    可这么站着也不是事,孙哲平心里不免有些懊恼到底谁想出来的网上支付的,这会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面那小伙看他站着不动弹,也有些疑惑,思索了会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东西,想了半天没想出来,于是又看向面上没什么表情的孙哲平。

    “还有事吗?”他问了句。

    孙哲平咳了声摆摆手。

    “你是在这家店打工?”

    “嗯是啊,”小伙笑了笑,“课余时间赚点外快嘛。”

    “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哪个专业?”

    “电子信息的,”小伙答得爽快,没半点防人的心,“你呢?”

    “计算机。”孙哲平迅速记下,顺便自报家门。

    “是吗,那我们宿舍楼还离挺近,”小伙随口应了句,没等孙哲平继续套话,他就提了提手里的东西侧过身去,“我还得送东西呢,晚了要被老板骂的,再见吧!”

    “好,下次见。”虽有些遗憾,但也没法拉着人不不让走不是?孙哲平冲他笑笑,想着反正明天还能再见,也上楼去了。

 

   孙哲平自认为这套靠不停光顾人家生意顺便勾搭人小伙的计策很聪明,可没想到第三天就落了个空。

    楼底下站着个比他还高的男生,戴着帽子脸上有些不耐,不知是被太阳晒得还是等太久了。

    “你是荣耀菜馆送外卖的?”孙哲平皱眉。

    “是啊。”

    “怎么是你来送的?”孙哲平接过袋子面露失望。

    “怎么不能是我来送了,”男生不明所以,“有什么问题吗?”

    “下次让你店里另外一个男生过来。”

    “你有病吧?你什么意思啊,”那男生气不过,“还指定人送外卖啊,你当你谁啊?”

    孙哲平抬着下巴看他,丝毫不退让的气势活生生把那几公分的身高差都给掩过去了。

    “我是你上帝。”他气定神闲道。

    对面那男生脸憋得通红,用七窍生烟来形容也不为过。孙哲平正等着他发火呢,他却突然转身大步流星地走掉了。

    “喂!”孙哲平想叫住他,可人理都不理他,大概是气坏了。

    孙哲平有些愧疚,这外卖钱还没给呢。

    接下来他的运气也不太好,连着几天都是个挺腼腆的男生来送的,人很礼貌,递了东西收了钱就走,孙哲平也不好开口问他什么。

    缘分大概真是天注定的,想求还求不来。孙哲平在宿舍扒着饭面色不善,几个舍友揣着颗好奇心摸到他边上。

    “老孙最近拿外卖怎么这么勤?”

    “是啊,是偷拿鸡腿了还是什么?”

    “莫非送外卖的姑娘长得可漂亮?”

    孙哲平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锻炼身体。”他阴着脸答。

    孙哲平内心叹息,自己心里那刚冒芽的小东西看样子是没地种了。

    正在芽儿蔫蔫的要枯死的时候,第二个礼拜,孙哲平下楼的时候又遇上那小伙了。

 

3.

    小伙在树底下使劲给自己扇风,身上T恤湿了个透,像刚剧烈运动完。

    孙哲平心生好奇,今儿天也没热成那样啊。

    “抱歉啊,体育课刚跑完步,送得晚了,”小伙喘着气把东西给他,“四份,应该没错。”

    “谢了啊,”孙哲平看他热得慌,从袋子里掏出那瓶饮料来,“渴吗,给你喝吧?”

    小伙略带歉意地笑了笑,然后从他手里接过饮料闷头灌了起来。

    他正喝着呢,远远地传来一声高喊。

    “张佳乐你磨蹭什么呢!”那声音带着笑意,“我都送完了你还在跟人玩呢?看样子这个月的优秀员工奖又要归我咯!”

    孙哲平正想谁讲话那么大声口气还那么欠揍呢,对面小伙已经一口水喷出,差点喷他一脚。

    出乎意料的不止这个,那小伙直接扭头冲不远处一男生吼了起来。

    “臭老叶你滚远点!别让我看见你!”

    小伙骂得气壮山河,孙哲平惊得目瞪口呆。

    哦,这帅小伙脾气还不小嘛,孙哲平暗自思忖,不过还挺合他口味的。更关键的是,看来“张佳乐”是他名字?

    “你叫张佳乐?”

    “嗯是。”张佳乐抹着嘴说话含糊。

    “弓长张?”

    “对,张君雅的张,上好佳的佳,乐事的乐。”

    孙哲平一听就乐了,这人挺好玩,名字也有意思。

    “不说了,我还得送东西呢,”张佳乐拧好盖子直接把饮料往他怀里一塞,“别介意啊,下次再见!”

    “下次见。”

    这下次见还真就是下次就见到了,孙哲平宿舍吃了一个礼拜外卖,张佳乐就给他们送了一个礼拜外卖。两个人就着每次送货收货的那点点时间渐渐熟络了起来,要是碰上张佳乐不忙,还能站树底下聊上几分钟。

    孙哲平这春风得意,宿舍那几个人可就苦了。

    “我昨晚梦见被盖浇饭追杀,好不容易甩掉它们,结果掉进了一个乌漆抹黑的地洞,我爬起来一看,全是青椒牛柳!”

    “你别说了,我觉得我下一顿能一头磕死在盖浇饭里,我死后请记得给我烧点火锅,麻辣烫,酸辣粉,白斩鸡,老鸭煲,大闸蟹,松鼠鳜鱼,龙井虾仁,清熘鱼片……唉,还有什么,哦还有爆炒双花……”

    “老孙啊,”宿舍最后一人躺在床上哀嚎,“我们能换家店不,这家店东西我们吃完一轮了啊!”

    孙哲平眼神阴恻恻地扫过萎靡不振的三个人。

    “不行。”他独裁。

    “我靠,老孙你不能这样啊,”床上那个跳起来扑到电脑前,“不行!竞技场走一趟!谁赢了听谁的!”

    孙哲平淡定点开游戏。

    血虐。

    于是孙哲平深藏不露得意洋洋地继续着他的外卖勾搭道路,直到有一天他下楼的时候,看见张佳乐边上还站了个人。

 

4.

    那男生比张佳乐矮了几公分,在张佳乐跟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一直上下打量着他,目光掺着点寒气,可孙哲平也没觉得不自在,就大大方方让他瞧。

    张佳乐收完钱,孙哲平刚想开口问问这人是谁,就见那男生凑到张佳乐耳边开始说话,一边说还一边斜眼往他这瞟。

    等他嘀嘀咕咕说了一阵子后张佳乐突然抬腿踹他,男生赶紧跳开了。

    “滚滚滚,”张佳乐没好气地,“你说什么呢!”

    “张佳乐你太让我失望了,”男生指着张佳乐一脸恨铁不成钢,“枉我这么关心你,我可是连午睡时间都放弃了,你知不知道午睡对我来说多重要,只有休息好才能一击攻破下午老头子四门连上的大课,可你居然为了……”

    他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就抡起手里的塑料袋作势要揍他,那男生哈哈笑着往后跑了几步。

    “那我先回去了啊,张佳乐你忙完也赶紧回来,宿舍的床等着你哈哈!”

    “这谁?”孙哲平看着那人远远跑开的背影问道。

    “哦,他是我舍友,”张佳乐面露尴尬,似乎不太想解释他的身份,“说要来帮我一起送外卖,你别理他。”

    “是吗,你下午课很多吗,”其实孙哲平对那家伙不是很关心,他更关心眼前这个人,“要不要帮你送掉几份?”

    “你不忙吗?“

    “我正好没事做,”孙哲平笑,“下午也没课。”

    “那麻烦了啊!”张佳乐有些高兴,从剩下几个塑料袋里挑出几个给他,“这几个都是付过钱了的,拜托你了哈!”

    “没事。”

    孙哲平现了把时代新青年友爱助人的风范,送完东西回到宿舍,心里也还是乐呵着的。

    “老孙你去哪了,这么久才回来?我们都饿惨了。”

    “没去哪,在楼下跟人聊了会。”

    “跟谁聊?”一个人窜过来。

    “送外卖的。”

    “男的女的?”舍友继续八卦。

    “男的。”

    “嘁,没意思。”舍友拿了盒饭摇着头回自己那边去了。

    孙哲平刚打开盖子,手机就响了,是条短信。

    “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东西!   From 张佳乐”

    孙哲平摩挲着手机屏幕,勾起嘴角。

    不过这个改天,实在是来得太快了。

    周末晚上张佳乐就约孙哲平出去吃饭了,地点是西门的一家小饭馆。

    孙哲平丢下宿舍几个人赴约,刚进门,就见张佳乐边上还坐着个人。

    到底要来几个男的,孙哲平腹诽。

 

5.

    “这是我舍友林敬言,叫他老林就行了。”在孙哲平落座后张佳乐介绍道。

    “你好,孙哲平是吗,我听张佳乐说起过你。”林敬言是个看起来很和气的人,戴着副眼镜,比前两个遇上的男生斯文多了。

    “你好。”孙哲平跟他客气了一句就没继续,心想这场面怎么整得跟见人爸妈似的。

    不过这顿饭吃得还挺热闹,大家都是同届的学生没什么好顾忌的,张佳乐同孙哲平聊得欢,从打工聊到打游戏,林敬言偶尔接上几句,也算是其乐融融。

    似乎在大部分人眼里,一起吃过饭那就是件标志着关系突飞猛进的大事件,至少孙哲平就是这么想的。

    两人交换了手机以外的联系方式,聊的机会多了,张佳乐主动找他的次数也多了。

    以至于到了后来,孙哲平跟张佳乐在游戏里组队虐舍友的时候,舍友们一个个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胳膊肘往外拐!”

    “吃里扒外!”

    “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孙哲平哼了一声,若无其事泰然自若。

    “我愿意。”

    三个字尽道其“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嘲讽嘴脸。

    孙哲平嘴上强硬,心事还是有的。关系是好起来了,但不管怎么想,两个人都还只是好朋友,要想有质的飞跃,似乎还有漫漫长征路要走。

    管张佳乐要了他的工作表后,孙哲平就能挑着日子点荣耀小馆的外卖了,宿舍那几个人也不再一脸菜色,又开始唧唧歪歪聊小黄片小游戏了。

    七月初暑气正盛,临近期末大家紧张得跟鬼来了似的,连课都不敢翘了。

    孙哲平去楼下拿外卖,刚把饭拿到手,头一回被张佳乐骂过的那男生正巧走过,拍了拍张佳乐的肩。

    “张佳乐啊,宿舍停电了,你赶紧找个凉快地去吧。”

    “你不会去交电费?”张佳乐斜眼。

    “宿管人不在啊,不知道跑哪跟人唠嗑去了。”

    “我靠,我下午还要做课程作业呢,”张佳乐急了,“你去图书馆吗,去的话给我占个座。”

    “……”那男生拿出手机看了看,痛心道,“老林说,图书馆人多,只占到三个座,黄少天抢了一个,你……看样子是没戏了。”

    “那我去网吧?”

    那男生瞥了眼孙哲平。

    “你自己想办法吧,祝你好运哦。”他笑了笑,转身潇潇洒洒地离开了。

    “要不你来我这吧,”孙哲平建议,“他们都去图书馆了,宿舍没人。”

    “好啊,”张佳乐想想觉得不错,“你们下午没课?”

    “没有。”孙哲平撒起谎来也是坦荡荡的。

        于是下午的时候,张佳乐拎着电脑包毫无防备地踏进了孙哲平的宿舍。

    “你们空调挺给力啊。”张佳乐放下包打了个哆嗦,太冷了。

    孙哲平看他浑身是汗,从柜子里拿了毛巾和T恤抛给他。

    “先去冲个凉吧,你这么吹当心感冒。”

 

    张佳乐在里面冲澡,水“哗啦哗啦”地响,这边的孙哲平对着期末作业半天没打出几个字来。

    他当然不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他是在思考,怎么能非常自然和顺利地掰弯张佳乐,因为横看竖看张佳乐都不像是对他有那方面的意思。

    正想着人生大事呢,手机短信又来了。

    “老孙!要点名!你来不来了!  From XXX”

    孙哲平皱眉,毫不犹豫敲下两个字。

    “不去。”

    收好手机,张佳乐出来了。

    他裸着上身站在厕所门口的镜子前使劲照自己的后背,动作夸张,极尽人体之美。

    这人还真是没自觉啊,孙哲平暗自叹息。

    “喂,孙哲平,我后面擦不到,你过来帮个忙呗?”张佳乐冲他喊。

    你现在擦不到,那你以前是怎么擦的?孙哲平再次叹息。

    可当他抬头看向张佳乐时,却意外收获了一个飘忽而过的躲闪的眼神,等他目光落定,张佳乐已经扭头看向另一边了。

    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孙哲平缓慢地直起身来,朝张佳乐走了过去。

 

6.

    如果你在一个月前问张佳乐“什么是帅”,他会回你一句“你找隔壁新闻专业的周泽楷去”。

    但如果你现在问他“什么是帅”,他会瞪你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做事,等到你在边上再多问几遍,他就该把你往外赶了。

    张佳乐自认为人品端正,德行优良,打得一手好游戏,送得一手好外卖,可最终难逃命运安排,一个好好的青年栽在了另一个青年手上。

    第一次送外卖遇上孙哲平,他就觉得自己瞎了。

    孙哲平很帅,不是花样美男那种帅,是帅得很踏实,帅得很有气场,帅得很靠谱,帅得可以安心地托付终身。

    接下来一个月他都在为最后一个形容苦恼着。

    张佳乐觉得不对,一见钟情这玩意都是骗纯情小男女的,说不定第二眼就觉得平平常常了呢?如此这般一想,第二天他昂首挺胸又去了,结果又瞎了。

    然后他就不敢去了,赶紧找可爱的孙翔学弟代班。没成想当天中午孙翔回到店里气汹汹地一拍桌子。

    “那个叫孙哲平的是不是有毛病啊!送外卖还要挑人送的啊!顾客是上帝怎么了,下次见着他我一定要打死他!”

    完了,张佳乐扶额,这下真躲不掉了。

    不过躲躲藏藏本来就不是他个性,不就送个外卖么,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嘛。

    结果叶修,林敬言,黄少天仨在宿舍看了一个礼拜张佳乐的忧郁青年现场真人秀,顺带听了一个礼拜他的唉声叹气。

    黄少天终于受不了了,他摸到张佳乐边上,苦口婆心诱他说出实情,最后一拍大腿,说要去帮他看看对方到底什么人。

    张佳乐无奈,勉强带黄少天一起去了。黄少天瞪了孙哲平一分多钟,自觉已看透此人本质,于是附在张佳乐耳边唠叨起来。

    “你眼光也不怎么样嘛,长得一般般啊,还没隔壁宿舍那谁好看来着。不过我看出来了,他眼神老腻在你身上,肯定对你不怀好意,他这样的一般都是多情浪子花花公子,我跟你说你一定要小心……”

    张佳乐没听完就把他踹走了。

    下一回,叶修推了把林敬言,义正辞严地开口。

    “老林你去陪他看看,你流氓玩得好,肯定有经验!”

    心灵受创的林敬言强扯着笑容陪吃了一顿饭,回去后就被张佳乐摁在了凳子上。

    “老林,你觉得孙哲平怎么样?”

    林敬言想了想。

    “你跟他身高挺配的。”

    “还有呢?”

    “你跟他体型挺配的。”

    “还有呢?”

    “你跟他名字也挺配的。”

    “没了?”

    林敬言又想了想,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我觉得你是底下那个。”

    张佳乐恍悟,其实他身边没一个是靠谱的。

 

7.

    去孙哲平宿舍完全是意外,在孙哲平宿舍的浴室洗澡更是意外。

    被热水浇着的时候张佳乐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孙哲平怎么看都是个直男。虽然帮过他几次忙,但往正常了想,也不过就是朋友间的互帮互助,一点点逾矩的意思都没有。

    但自己这么一个人愁不行啊,要不就试试能不能把孙哲平掰弯吧,能掰最好,掰不了就让他变成青春里一道明媚而忧伤的白月光得了。

    他在关掉热水时终于下定决心,只套了条裤子就出去了。

    “喂,孙哲平,我后面擦不到,你过来帮个忙呗?”他尽量用正常的口气冲孙哲平喊。

    孙哲平抬头看他,他终于绷不住,有些心虚地扭过头去。

    孙哲平走过来,接过毛巾帮他擦后背上的水。

    他一只手扼在他肩膀的地方,四根手指滑过他的锁骨,整块皮肤都在发烫。后面擦拭的力度不轻不重,却让他的身体随着那阵富有节奏的动作轻微地前后晃动,这姿势过于暧昧,使人禁不住脸红心跳浮想联翩。

    面前就是镜子,孙哲平认真擦拭的模样和自己古怪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注视,于是用手肘撑着镜子低下头去。

    本来简单而短暂的过程被拉得冗长而令人心焦,粗糙的毛巾表面摩擦过湿润的皮肤,带着股预期之外的,撩人的快意。而在毛巾离开自己背部后很久,张佳乐都没抬起头来,孙哲平也没说半个字。

    他稍稍偏过头去想看看孙哲平是什么表情,却被人从背后搂住了。

    后背紧贴着的地方热度惊人,孙哲平的双手交叠在自己腰间,张佳乐在一阵惊颤后连呼吸都要滞住。

    他一动都不敢动,任由孙哲平将头靠在他肩上。

    “我说,”孙哲平低着嗓子,“你以前是怎么擦背的?”

    湿热的呼吸喷在他颈间,他有些难耐地妄图不被察觉地往边上靠一点,却被环在腰间的双臂扣得更紧。

    “随……随便擦擦……”张佳乐支吾着。

    他脑袋里乱七八糟,浑身都是热的,比在大太阳底下曝晒还要难受,从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温度在缓慢地烧煮着他的身体和意识,并将体力一丝丝剥离。

    该死的空调,怎么现在不给力了。他暗骂。

    随后他听到了来自孙哲平的,低哑的,哽在喉咙里的轻笑,在离耳朵很近的地方,连呼吸声都被放大了好几倍,盖过了来自外界的一切异响。

    孙哲平咬了咬他的耳朵。

    “那以后我帮你擦。”

 

END.





明天如果没有《三,二,一》的更新那今年就真的没了……

来年见!

 
评论(61)
热度(71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