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中心】三,二,一

 一,二,三偏乐,这篇偏平吧。性质照旧。不打tag了。

系列内 S5 粮食向


    张佳乐说每年的总决赛都像是个热闹的大party,这可不是信口胡诌。

    场馆里外都是吵吵嚷嚷的,没一处安生。大批的观众在入场,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前来看热闹的别队选手还三三两两地聚头说着话,工作人员紧赶慢赶地在走廊里穿来穿去,连身板笔挺的保安偶尔都要略有兴致地交头接耳几句。

    哪都不安静,孙哲平靠在墙上掏了掏耳朵,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乌糟糟的,而更让人心烦的事儿还在后面。

    就比如当叶秋抛给他的烟被张佳乐横空夺过,一把扔进垃圾桶时。

    “谁知道你有没有下毒,”张佳乐瞪着叶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张佳乐你这话可不对啊,我像这种人吗?”叶秋苦着脸委屈了一把。

    “像!”张佳乐斩钉截铁,回过神来后又改了口,“不,你就是!”

    “这可太冤枉了,”叶秋笑道,“再说了,今天跟你们比赛的人又不是我,我对你们下什么毒?”

    “你也知道不是你比赛,”着实不想再看眼前这两个人斗嘴了,孙哲平搭住张佳乐的肩把他往后拉了拉,“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这不是专程来给你们加油鼓劲的吗,”叶秋夹着烟说得跟真的似的,“顺便旅个游散散心。”

   “加油就算了,”孙哲平不屑,“不过你有眼福了,坐台下看决赛第一次吧?拿了冠军奖杯给你瞧两眼。”

    被挖苦了,叶秋相当配合地长叹一口气,不知真假,但脸上好像还真闪过一丝忧郁,不过他随即又冲孙哲平笑了。

    “微草今年可不好对付,你就这么有信心?”

    孙哲平“哼”了一声没理他,拽了把张佳乐的胳膊,又抬手示意队员们往休息室走。叶秋也不在意,叼着烟靠在墙边上等着不知跑哪去的苏沐橙来找他。

    平时的他当然不会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是现在没穿队服,别人又不认识他,就算他长了张叶秋的脸也没人知道他就是叶秋,所以此刻格外坦然。

    等走出了几米远,孙哲平才扭头再次望向叶秋的方向,抬了抬嘴角。

    “等着看我们建立百花王朝吧。”

 

    选手休息室总算安静了不少,可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张佳乐攥着瓶矿泉水,盯着角落正转播现场画面的电视机,基本上隔两三分钟就拧开喝一口,看起来格外紧张,孙哲平的手拍在他肩上时,差点没把他吓得一口水喷出来。

    “这么紧张?”孙哲平不解,平时一有比赛张佳乐整得比他还激动,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进决赛了,这是在担心什么?

    “适度紧张有助于提高精神力,”张佳乐擦着嘴煞有介事,“你别管我,我深呼吸几下就好。”

    说完他还真的扔下瓶子,挺直了腰板深呼吸起来,吸进一大口,又缓缓吐出,然后摇了摇脑袋。

   “好了,”张佳乐神清气爽道,“我感觉我现在能打一百个王杰希!”

    孙哲平啼笑皆非,转头扫了一圈边上的几个队员,面色各异,但都有点正襟危坐的意思。

    “怎么,都在紧张吗?”

    张伟皱着眉思索了下:“确实有点。”

    接着别的几个队员也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毕竟是决赛啊,一年的努力就看今天了。”一个队员说。

    “什么一年,几年的努力才对。”另一个反驳。

    “羡慕队长,”角落的一个插嘴,“好像从来没紧张过。”

    “喂,你的意思是说副队长就很胆小吗?”张佳乐斜眼觑他。

    “不不不,副队长胆子也很大,很大!”那队员立马改口,边上的人也连忙附和。

    孙哲平苦笑。紧张,自己紧张过吗?其实有,第二赛季刚来的时候偶尔也曾有过复杂的心思,但那是极为短暂的。

    只要一想到交手的对象,想到要去到那个他满心满眼想着的赛场,想到能释放全部痛快淋漓地比上一比,那除了血脉贲张,就只有血脉贲张了。别的一切,好像都不足为惧嘛。

    “你们觉得我们拿不了冠军?”孙哲平挑眉。

    众人沉默,然后赶紧摇头。

    “我们今年势头这么好,不拿冠军没天理啊!”队员拍大腿。

    “就是,怕什么,又不是没打过!”又一个喊。

    “说得对,没什么好怕的,最多明年再来嘛!”角落的那个开口。

    话音刚落张佳乐就“腾”地跳了起来,举起拳头作势要揍他,那家伙神经粗,不揍一顿根本不长记性。

    “说什么呢,别乌鸦嘴!”张佳乐佯怒,“你明年一个人组战队去!单挑别带我!”

    几个人“哈哈”地笑,张佳乐揉揉鼻子,跟孙哲平对视了一眼,也禁不住一起微笑。

    “冠军,你们现在只要想着这个就好,”在笑声平息下来后孙哲平转过身去面向众人,“然后,全力以赴,不遗余力!明不明白?”

    “明白!”队员们齐声喊。

    场面有点像教官训话,被自己的脑补逗乐的张佳乐忙捂住嘴,背上被孙哲平狠狠拍了一把。

    “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队长魄力不错。”

    张佳乐放下手,一脸粲然,他左右打量着这支队伍所有成员的面孔,感叹似的长舒一口气。

    “百花,冠军。冠军,百花。真好啊。”

 

    百花和微草各自的休息室位于走廊的两端,孙哲平带着队员出来的时候,王杰希也正好带着一堆人出了房间。

    此前两队各一胜一负战平,十几分钟后在百花主场展开的总决赛最后一轮将决定第五赛季的冠军归属。现在两队在这通道里列着队面对面走近,多少有了些狭路相逢针锋相对的意味。

    直到在入口处相遇,两支队伍同时停下了脚步。

    “孙队好。”王杰希率先伸手招呼。

    “你好。”孙哲平礼貌性地同他握了握手。

    跟在王杰希身后的方士谦扫了眼百花的队伍,眯起了眼睛,神色不明。

    “百花的队员们这么精神,看来你们对夺冠很有信心啊。”王杰希笑道。

    “没错。”孙哲平也不跟他客气。

    “不过,我们微草也同样很有信心。”

    “那就场上见咯。”张佳乐从边上钻出来。

    “哼,”方士谦回敬道,“可别没等我团队赛出场你们就提前输了比赛。”

    “笑话,”孙哲平冷哼,“怕是你今天只能抱着奶回去自己喝了。”

    “停停停打住打住!”眼看这两人还没开打就飙起了垃圾话,张佳乐连忙比了个暂停手势,“场上见,场上见,行吗?”

    方士谦刚打算回击就被张佳乐打断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于是抱臂昂头望天花板去了。

    “期待最后的这场对决。”王杰希向他们略微点了点头。

    “我们也是。”张佳乐冲他笑笑,但这笑容里半分退让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眼神在那一瞬间凛冽了起来。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那都是冠冕堂皇的客套话,哄哄输者而已。竞技场上无朋友,哪怕私交不错,到了台上也都是要战个你死我活的。大家都是明白人,所以对于这样你来我往摆在面上的所谓“敌意”,其实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只不过谁都不会认输罢了。

 

    主场作战的百花紧跟微草后一步出场,预料之中的声浪在孙哲平一脚出了通道后愈加凶猛地袭来,铺天盖地翻江倒海,再响点都能把屋顶给掀翻了。

    像火锅,孙哲平一边往选手等待区走一边这么想着,那么多人往锅里一塞,点上火,“哗啦哗啦”扑腾个没完,群魔乱舞嘛。

    一行人到座位坐定后,被尖叫与欢呼所包围的感觉才真正展现出来。毕竟是百花的主场,粉丝多,叫得也热闹,一波一波从头顶传来,耳朵没聋算是幸事。张佳乐站起来转身朝粉丝挥手,更是引起了一阵大骚动,孙哲平被震得连张佳乐朝他喊了什么都听不见。

    他努力辨别着张佳乐口型的时候又突然遭受了袭击——其实整个队伍都被吓了一跳。不知从观众席的哪儿哗啦啦掉下来一大堆小玩意,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敌队粉丝的爆炸式空袭,震惊过后捡起地上的东西一看,几个队员都笑了。

    都是些布质材料的花,一朵一朵,开得正盛,红得艳丽。另外还有几个巴掌大的小玩偶,孙哲平拎起落他怀里的那只一瞅,正好是个Q版的狂剑士,提着的剑上绣着“葬花”的字样,表情还挺凶狠,可惜捏起来软软的,没了那份舍我其谁的杀气。

    张佳乐从张伟那儿抢了个弹药专家回来,欣赏把玩了一番,翘着嘴角满足地塞进外套口袋里,然后又捡了朵小红花一起放进去。

    “纪念品啊?”孙哲平笑他。

    “护身符!”

    张佳乐瞪了他一眼转头去看解说台那的情况,比赛快开始了,主持人试了几次音,这像是一种提示,接着身后的交谈声连同灯光一起渐渐低了下去。

    最后灯光全部熄灭的时候,整个场馆都淹没在一种静谧的黑暗中。只是这种黑暗并不可怕,那底下藏着蓬勃的心跳声,名为兴奋与期待的怪物不能自抑地颤栗,焦灼地等待着打破凝滞的呼吸,喷薄而出的一刹。

    等待。等待。

    然后那一刻来临了。

    眼前的大屏幕伴随着激昂的音乐猛地炸亮,如同黑夜里轰然盛放的烟火,拖着长长焰尾的火球急不可耐地,横冲直撞般撞进瞳孔,迸溅出绮丽的色彩,炫目的光芒,动人心魄。

    “荣耀”,在一系列壮丽花俏的特效后,这两个立体字最终在屏幕中央落定。

    在慢慢亮起来的灯光中,孙哲平仍然发着呆,这让他错过了接下来主持人和解说精心准备的开场白,尽管他也不是很想听。

 

    荣耀。

    这个场馆,这个舞台,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多年前随手买下的账号卡,一眼相中的角色职业,从少年时期的桀骜不驯,到如今沉稳有加锋芒不减,他尝过大杀四方未逢敌手的甜头,也被自己的轻狂蒙过双眼被人打肿了脸,他曾携着搭档一往无前,也曾踉跄跌倒捶地叹息。

    这是在这儿的第四年了,自己应该还会在这很多年吧?还是不要计数了,就这么一直打下去,打到手速和反应都无法支撑他的一腔热血,等到他无法再在这个他曾经憧憬过无数次的舞台上战斗下去。

    那他也要站到最后一刻,全力以赴,不遗余力。

    只因为这是《荣耀》。

 

    等孙哲平反应过来时他已置身于那间灰暗的操作间,门外“轰隆隆”的满是解说放大了的声音。这儿明明是隔音的来着,声音居然还这么大?但他并未多想,直接插了卡,登录了游戏。

    “……百花战队个人赛第一场派孙哲平上场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安排啊,在决赛里打这么一张牌,百花战队很有胆气啊。”

    “确实如此,不过第一场的胜负对整个战队的士气多少有些影响,更何况还是队长出赛,希望孙哲平能带给百花一个开门红吧!”

    孙哲平戴上耳机,嗤笑。

    会失败吗?需要畏惧失败吗?

    他从没想过,也完全没有需要去考虑的必要。

    英雄可以折戟,战士可以断剑,但他,孙哲平,从未服过输。

 

    “双方选手已经登录完毕,作为今晚的第一场对决,即将拉开《荣耀》职业联赛第五赛季总决赛最后一轮的帷幕,让我们一起倒计时等待比赛的开始吧!”

    “观众朋友们请跟我一起大喊——五!”

    孙哲平抬起手,虚握成拳,朝着拳心用力吹出一口气。

    “四!”

    他放下手,又隔着布料摸了摸口袋。那边鼓起一块,里面塞了什么东西。

    于是他微笑,重新面对着电脑屏幕,目光灼灼。

  

    “三!”

 

    “二!”

 

    “一!”

 

    孙哲平拉开房门,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屋外鸟儿“叽叽喳喳”清脆的叫声。

    没开灯,只有苍白细弱的光线飘飘渺渺地闯了进来,斜斜地落在茶几和沙发一角上。

    他坐了下来,端起杯子含了口昨夜剩下的凉白开,缓缓吞咽,润了润喉。

    茶几上的几个塑料袋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味,他伸手翻了翻,拿出一盒药膏,又从底下翻出卷全新的绷带。

    冰凉的膏体触上裸露的皮肤,带来一瞬间轻微的刺激。

    他缓慢地,极为细致地,将晨光下白得耀眼突兀的绷带,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缠绕在那只隐隐刺痛的左手上,将那疤痕掩去,直至再不可见。

     他用牙咬着绷带的一头,用另一只手艰难而熟练地打了个结。

    用力地,狠狠地,仿佛要泄尽全身气力般,将那个小小的结收紧,再收紧,好像再也不用解开。

    然后他剪去了剩下的绷带,向后重重倒去,仰头靠在沙发背上。

    在这大梦初醒的早上。

 

END.

评论(19)
热度(106)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