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平乐】那个拍烟花的奇怪up主

新年快乐!!!!!!【假装今天是大年夜……

系列内 S11


       冯悦,男,大二,御宅一个,游戏不怎么玩,谈起各种动画小说漫画那是娓娓道来,无所不知。

  除夕夜父母在客厅说说笑笑看春晚,他陪着看了会觉得没趣,于是敞着门缩在房间里逛起了某个视频站。

  时值午夜,倒计时早过了,电视机里《难忘今宵》的音乐悠悠扬扬,屋外烟花礼炮声不断。他打了个哈欠,关掉一个新番的页面,刚打算去洗洗睡了,鼠标一抖,点开了个“生活娱乐”栏目。

  他平时很少逛这边,现在开了就随便扫了扫,多是些“柯基大战螳螂”、“亲自测试几锤子能砸碎一个诺基亚”、“实拍战斗种族大袋鼠的拳击技术”之类的东西。冯悦翻了一页没翻着感兴趣的,准备退出去时,目光却落在了角落里的一个视频上。

  那视频标题只有一个“7”字,封面黑不拉几的看不懂是啥玩意,点击率低得目不忍视,冯悦一时没忍住好奇,就戳了进去。

  视频开头很混乱,有晃动的灰白的地面,和远处灯火划过留下的残影,镜头有点颠簸,看样子是拍视频的人在小跑。

  几十秒后画面终于稳定了下来,对着斜前方的天空,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与城市相交的边缘被晕染成迷蒙的红色。

  在他眯着眼睛使劲往屏幕上凑,脸都差点贴上去,拼命想从这画面里看出个UFO的时候,一束火光,“嗖”地一声平地而起,直上云霄,然后在顶端炸出了一朵花。

  哦,是拍烟花啊,冯悦恍然,却顿觉无聊。up主大概是个烟花爱好者,只不过,这烟花看起来挺漂亮,品种却很普通,都是市面上常见的,看腻的显然不止冯悦一个,还有那寥寥几个弹幕发布者。

  “不好看啊,还没我家去年买的那种好”

  “这拍的技术是真渣……up主还是去学学再来吧”

  “我为什么要点进来。。。。。。”

  “up主你去买最新的那种叫‘繁花血景’的烟花吧!可好看了!”

  “这是一个人在放烟花吗?这么安静好可怕”

  看到最后一条,冯悦心里突然一咯噔。唉怎么没想到呢,这种前面正常得一塌糊涂的东西最容易出幺蛾子,更何况还是这么安静的夜拍了,指不定会突然冒出个鬼影子来,还爆发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

  这样想着冯悦突然害怕了,可人偏偏有好奇心,越是怕就越是想看,看了又要怕,那到底看还是不看?冯悦纠结了会儿,把界面缩小了,移到屏幕左下角去,只堪堪露出视频的一个小角,然后椅子后撤直到脸与电脑相隔一米远,才眯着眼看了下去。

  可鬼影却一直没来。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是单调无趣的各种烟花绽放的画面,偶尔镜头晃动,那是拍的人跑去点引线了。

  于是一个视频看完,冯悦自己呆了。

  哦天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无聊的人?!把这么无聊的视频看完的人是不是更无聊?!

  冯悦气绝,抱着up主一定是有所用意的想法拖到下面看了看视频介绍,那儿简单明了只有三个字。

  “我要赢。”

  冯悦有点糊涂,瞧了瞧up主的名字——“❀❀”……哦,更糊涂了。

  既然好奇了,那就干脆好奇到底。冯悦点进这个叫“❀❀”的up主的主页,里面一共六个视频,从“2”开始标序,一直到刚刚看到的“7”,一律黑漆漆的封面,透着一股渗人的神秘气息。

  他点开“2”,拖着进度条浏览了一下,也是在拍烟花,唯一不同的是这个视频拍摄手法更渣,晃得更厉害。底下的介绍倒是长了点——“很高兴的一年,完全没想到生活会变成这样。我还得加油,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还是看不懂,冯悦把“3”和“4”看了,内容也是如此,等到了“5”,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点引线的和拍视频的,明显是两个人。只是夜晚光线不好,视频里只能见到其中一人点引线时模糊的背影,等那人转过身来时,镜头已经迅速转向天空,连张人脸都没扫到。

  真是奇怪。冯悦瞧了瞧介绍——“把他骗来一起放烟花了。今年要再加把劲,我有预感今年我们能拿冠军哦。”

  这么一看,这两个人或许是某个领域的什么选手吧?他们最后拿没拿冠军冯悦不知道,只是在顺手点开“6”后,他惊讶地发现视频只有短短五分钟,画面从头到尾静止着,只有礼花安静地盛放,介绍栏更是一片空白。

  可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冯悦自认为能够体会到拍摄者的心情了。生活不顺?情场失意?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明显不是什么开心事,低落的情绪几乎能撑破电脑屏幕了。

  他关了视频后顿了几秒。这几个视频像是记录了up主六年里的心境变化,而他只是个误打误撞跌进来的旁观者,一无所知地窥视和揣摩着这世界上另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类的生活。冯悦突然有些小激动,就像独自占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一个没别人知晓的,只存在于他和up主之间的一段情感分享,而他有可能作为见证者继续看下去。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给这个up主点了个“关注”——仅仅出于一时的好奇与关心。

  当然只是一时的好奇与关心。人大多都是为自己而活的,即便有所感触又能耗费多少闲心给别人提供多少关注呢?面对什么偶像,明星,男神女神,甚至是朋友都尚且如此,转眼就能粉转路路转黑或是遗落在记忆尽头了,更何况是一个素昧平生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了。

  而关于这晚的“意外”,和这个奇奇怪怪的up主,也真的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消失在冯悦那茫茫的多达几百人的关注名单里了。

  

  冯悦再次点进这个up主的视频是在大四时候的春节。

  那会儿他刚把毕业论文的大纲给导师发过去,几个群的群消息跳个没完,他进去跟人热热闹闹扯了一通,又抢了几个红包,然后喜笑颜开地打开视频站,准备放松会儿再去折腾自己的简历。

  点进关注栏的时候正好一个写着“9”的视频跳出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点了进去,直到视频开始播放了他才想起来这是什么。

  哦,是几年前那个拍烟花的奇怪up主,冯悦一边感叹这人真有毅力,一边把视频看了下去。内容还是跟以前的如出一辙,烟花品种好像多了点,虽然拍摄技术还是那么烂,活生生把华丽的焰火拍成了火灾爆炸现场。

  真有闲情逸致,冯悦扫了眼下边的介绍——“我回来了。我要赢。”……嗯,也是一如既往的神神叨叨的。

  对“赢”的执念是多深啊,即便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冯悦都觉得这个人有点神经了。

  可他没有吐槽,没有留言,也没多做思考,关了视频,转头吹着口哨去修改自己的简历了。

  离毕业没多久了,大家都忙活着各奔前程,这种关口谁还会去想那么多无关的事呢。

  这个up主的执念和目标冯悦当然不明白,此时此刻,他只知道自己的目标,是顺顺利利地毕业,然后找份稳当的工作,好好成家立业。

  那个up主的目标最终实现与否冯悦是更加不知道了,而他自己的目标,却是在一年多以后跌得粉身碎骨了。

  

  这是冯悦第一次没在家过除夕。

  两年间他换了两三个工作,但都没长久。考公考事业单位考了几次,也就一次进了面试,却还是被刷了下来。工作不顺利人就烦躁,跟大学时期的女朋友聊电话频频发脾气,最后也一拍两散了。

  说是人生低谷也不为过。冯悦没心情也没脸面去应付父母和家里亲戚的嘘寒问暖,索性谎称工作忙要出差,躲在了简陋的租房里独自过年。

  窗外霓虹闪亮,屋内灯光黯淡。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他却只能抱着泡面盒子坐在电脑前浏览招聘广告。

  到了后半夜实在熬不下去了,冯悦才揉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关掉了求职网站。

  想着好歹也是举国欢庆的日子,也自我放松一下吧。他耷拉着眼皮点开那个越办越大的视频站,准备找点东西娱乐娱乐——其实他已经很久没点进去看过了,所以刚打开的时候,不知改了几次版的首页还是让他懵了很长时间。

  不知道最近都流行什么,面目全非的页面他迟迟下不去手,只好点开关注那边看看有没有熟悉的东西。

  于是最顶上一个标着“11”的视频跑进了他的视线里。

  这个是……?半歇息了的大脑有些迟钝,冯悦迷迷糊糊地想了很久,才回忆起来。

  这是那个拍烟花的up主吧,总说些“要赢”“拿冠军”的乱七八糟的话,也许是很寂寞的一个人。

  那这个人现在赢了吗?日子还顺利吗?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放烟花吗?

  抱着这样的疑惑,冯悦毫不犹豫点了进去。

  视频的开头仍旧在剧烈晃动,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后,昏暗的画面里出现一个男人的背影。

  冯悦眯起眼竭力想看清那人,可天太黑,除了能见到他蹲下身去的动作,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后他听到一声呼唤,音量很大,大概是拍的人喊出来的,在这寂静的夜里冲击力十足。

  “好了吗!快过来啊!”那呼唤满是笑意,欢腾得像振翅欲飞的鸟儿。

  镜头里的那个男人转了过来,可惜只有短短一瞬,压根没见到那人的脸,画面就抖了一下——视角并没有指向天空,而是整个儿被放低了——拍摄者把相机放在了地上。

  于是画面里只能看到一双迎面缓步走来的腿,和边上窜出去的奔地飞快的另一双腿了。

  几秒钟后那两个人在场地的半当中相遇了,虽然能看到的只有脚尖对脚尖的四只脚而已。

  他们靠得极近,可能已经拥抱上了。冯悦想不出别的解释,毕竟从这个角度看出去,连腿都叠上了。

  总之……好像还挺高兴的?

  有焰火飞出的声音炸响,在他们身后隐约可见升起的光点,速度极快,像流星一般划破乌黑的背景。

  只是见不到它们绽放的壮美景象了。

  可是,就算见不到了,也好像没那么遗憾了。

  冯悦把界面往下拉了拉,介绍那边难得有那么多行字。

  “有个傻逼问过我信不信对着烟花许愿很有用……“

  看了第一句话,满身心疲惫的冯悦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不信对着烟花许愿有效果,就像我不信命由天定。

  我也失望甚至绝望过,因为离开的,和无法获得的。

  但现在这些都已经不足为惧了。没有什么是命里注定的,运气也好,感情也罢。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所以就该自己走下去,而不是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祈求保佑。

  我愿意相信自己,也愿意相信一切会好。

  新年快乐。”

  

  冯悦在电脑前沉默着坐了一分多钟。

  然后他关了电脑,灭了台灯,抓起了自己的外套。

  他打算去自己那个狗窝一般的小床上好好睡一觉,睡到神清气爽精神饱满。

  然后再斗志昂扬地爬起来,好好拾掇拾掇自己乱成一锅粥的生活。

  毕竟,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END.

  



双花戏份好少我都不敢打tag了……

  

评论(23)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