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哲平中心】往者 01

我破罐破摔了……每章都是独立短篇,想到哪写哪,依然是年更。

00. 序

01. S2前

     “你有钱吗?”

  “没有。”

  “那有人投资赞助吗?”

  “没有。”

  “训练基地找好了吗?”

  “没有。”

  “那队里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别人吗?”

  孙哲平在屏幕外背靠椅子双手环胸,再次从容淡定不假思索道:“没有。”

  对面那人半天没出声,许是被他一连串理直气壮的回答弄得摸不着头脑,连带着百花缭乱都只能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孙哲平也不催他表态,拿了桌上还剩着的半瓶汽水喝了个底朝天。可不知是不是汽水不够冰,一点儿清热解渴的爽快感都没有,只有黏腻腻的甜味缠在舌头上。

  他扯着领子扇了几下,仍旧觉得今日心里头躁得厉害,火苗还在指尖里不温不火地烧燎,只能靠着不间断轻轻敲击键盘的小动作获得些许满足。

  沉默不是今晚的第一次。方才那次对话后也是静得出奇,对方半天不接话,引得他不禁反思“百花”这名字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再怎么着也得比“双花”来得要大气吧?

  孙哲平是个爽快的人,但他知道别人不一定会跟他一样爽快。眼下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成立战队是大事,至少在他那比什么都重要。只是他一没钱二没队伍三没可靠保证的,往大街上一站就是个赤裸裸的骗子,对方要是有疑虑也在情理之中。

  不长不短的一分钟后百花缭乱站了起来,又一跳站到边上一块石头上,这让他得以居高临下地俯视起落花狼藉来。

  “那你说,”张佳乐声音还算平稳,“你凭什么组战队啊?”

  “实力,”孙哲平半分犹豫都没有,他可不觉得自己是在空手套白狼,“实力就是一切。”

  对方又一次不作声了。但这次的沉默仅仅只持续了三秒钟,在孙哲平还未等不及之前,百花缭乱就从石头上跳了下来。

  “你懂申请流程吗,要不要现在先去招几个队友?我倒是认识几个技术还不错的家伙,要是成的话下赛季就打吧?”

  “……”孙哲平一时怔住,“你这是同意了?”

  “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张佳乐笑,“你说的嘛,实力就是一切,我看我俩肯定行。”

  “好,那就下赛季上!”孙哲平当即拍板,对方痛快至极完全在他预料外,这倒省了不少麻烦,也让他对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搭档生出不少好感。

  既然决定了要参赛,那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今天就起干。孙哲平把游戏界面窗口化拖到一边,风风火火点开《荣耀》官网,在那些林林总总的栏目分类里搜寻起战队报名相关的东西了。

  可没等他研究出个什么名堂来,耳机另一头张佳乐就叫唤起来了。

  “你干嘛去了,加我好友啊!喂?孙哲平?”

  “啊?”孙哲平小爆了个手速通过张佳乐扔来的好友申请,又迅速转头去扫网页,“我找报名表呢,你先一边玩会儿。”

  “什么一边玩会儿,你找齐队员了吗你就瞎填,”百花缭乱站在原地一边回血一边玩枪,“咔哒咔哒”连续不断的声响透露了来自张佳乐的不忿,“先建个公会怎么样?方便招人,也好弄点材料,我们现在光装备就差人一截了。”

  “嗯……”孙哲平语滞,思索了会儿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于是又把网页拉到一边去。

  别看现在跟无头苍蝇似的的,其实孙哲平早就有趁着闲工夫了解过报名的情况,毕竟打比赛这念头在他脑袋里晃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如今搭档和机会都来得太突然,真打算好了要一步一步向职业联赛迈进,就有些手忙脚乱了。组战队可不是过家家,事儿多着呢,更何况他还是奔着打赢叶秋拿冠军去的,其中琐事与险阻想想就令一般人怯步。

  “你挺有想法啊。”孙哲平随口夸了他一句。

  “那是,谁跟你一样啊,”张佳乐不免洋洋得意起来,“打法那么冲,人肯定也一样横冲直撞的。“

  “嚯,”孙哲平挑眉,“兄弟你很狂啊!”

  “彼此彼此啦。”张佳乐嘴上谦虚,语气却是欢快得很。

  “来来来,这么狂那就竞技场走一趟!”孙哲平冲他招呼,鼠标一抖就准备去开个房间,正巧他今晚没打过瘾,跟高手过招可是打个几百几千次都不嫌多的。

  “打就打,”张佳乐毫不推托,“输了喊爸爸!”

  “喊什么爸爸,喊爷爷!”孙哲平呛他。

  “爷你个头啊,你大爷的!”张佳乐反击。

  “你大大爷!”

  “我靠你小学生啊!”

  “别磨叽,快来……”

  “大孙……”一边的老宋犹犹豫豫拍拍孙哲平的肩,打断了他的话,“……兄弟们都复活了,你在哪呢,还下本吗今天?”

  距离刚刚那场混战结束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恶战中死亡的角色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复活点。老宋坐孙哲平一旁,隔了条过道,他的角色死亡后就一直朝孙哲平这儿张望,奈何屏幕上血与烟火炸得纷乱热烈,看不出具体状况,孙哲平又一直屏息操作,不好打搅。等了半天弟兄们都聚到一块待命了,却见孙哲平不知在跟谁聊天,迟疑半晌不得不走过来问他接下去什么打算。

  “哦,”孙哲平被他一唤终于回过神来,“今天副本就不下了,我有别的事。对了,老宋你帮忙建个公会吧。”

  “建公会?”老宋一愣,“怎么就想起建公会了?”

  孙哲平一直是个野生玩家,来去潇洒,他们几个因为经常一块玩,为了方便也就跟着没入会。现在孙哲平主动提出,他自然惊讶想要多问几句。

  “我打算建个战队去打职业。”孙哲平向他坦言。

  “打职业?!”老宋先是惊讶,眼睛瞪得比汽水瓶盖还大,随即又拍了把孙哲平的手臂大喜若狂,“大孙你终于要打职业了?!恭喜啊,找到帮手了?”

  “是,就刚刚那个叫什么花的。”

  “不错不错!我看你们一定行!”老宋乐呵呵地称赞道,“那你自己怎么不建公会啊?”

  “麻烦,”孙哲平烦躁地搔搔头,“公会的事你以后帮忙管着点吧!”

  “可以可以,”老宋兴奋地搓着手回到自己的电脑前,“申请公会是吧,取什么名字?”

  “百花。”

  “好嘞,”老宋对着键盘噼里啪啦一阵打,然后皱眉,“不行,被人占了。”

  名字显示已被占用,一搜是个等级很低的小公会,会长名字还是灰的,看起来不活跃。

  “那就百花谷吧,山谷的谷。”

  老宋又一次键入,名字显示可用,他按下确定,几秒钟后公会申请那边就出现了个“百花谷”。

  “好了!”老宋喊。

  “嗯……”孙哲平含糊应道。他重新戴上耳机,手下一动,响应成员列表里就多了一行。

  而几乎是同时的,另一个名字也一起出现在了列表里。

  落花狼藉

  百花缭乱

  孙哲平盯着这两个名字,不由在心底赞叹还挺整齐,等以后齐刷刷出现在比赛场上,或许也会是像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一样令人闻风丧胆的好风景。

  不,他们应当比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更让人胆寒。他们的队伍,应当会比嘉世来得更加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百花,完全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豪门战队!

  对此,孙哲平深信不疑。

  “大家伙儿,赶紧来加公会!大孙要组战队打职业啦!”老宋站起来振臂一挥,那气势仿佛他才是要打职业的那个,“百花谷!赶紧的!不来后悔!“

  他话一出,网吧里顿时沸腾了起来,埋头打游戏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来望向这边,询问、质疑、惊喜海涛般此起彼伏纷至沓来,把网吧老板微弱的劝大家冷静点的声音都盖了过去。

  “谁是大孙?”

  “卧槽我们网吧出职业选手了?!别驴我啊!“

  “哪个SB在喊?”

  “我加了我加了!带我带我!”

  “大孙都不认识!落花狼藉你知道吗,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狂剑士!加油,支持你!”

  “真他妈吵,还让不让人玩了!“

  “哇,厉害!”

  “喊个JB喊啊,等拿了冠军再来喊吧!”

  “哪几个字啊?我找不到啊!”

  ……

  等老板扯着嗓子喊破了音,以断电源为威胁,终于将方才兴起的议论狂潮压下去时,孙哲平仍然宠辱不惊地坐在原位跟张佳乐聊着天,讨论下一步计划。

  “不行啊,还差几个才到30人。”老宋刷新着列表,忧心忡忡。

  虽然网吧里认识的朋友多,但没加公会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乖乖加了公会享受福利的,就算退了重加也得等好几天。公会申请那儿挂的又是老宋的账号卡名字,名气不够响,虽然拉了几个没地去的玩家进来,但距离系统要求的30人,还是少了那么几个。

  这喜不自禁的关口,大家都没什么耐心,就在老宋不耐烦地一边抖腿一边等待新成员的时候,一行字出现在了世界频道。

  “落花狼藉:枪打职业圈,剑指总冠军!不来百花谷,你就是傻×!”

  老宋直愣愣地盯着那条一闪而过的消息,还没擦亮眼睛翻回去看个仔细呢,又一条跳了出来。

  “百花缭乱:枪打职业圈,剑指总冠军!不来百花谷,你就是傻×!”

  老宋大惊失色,他虽然对孙哲平的实力有信心,但没想到人家做广告做得这么豪放不羁啊,这不是招仇恨吗!

  于是又炸锅了,只不过这回炸的是游戏里,一串串的消息跟过年放鞭炮似的炸了出来。

  “日暮云:?????????”

  “西江北斗:百花谷是什么,有这个战队吗,没听说啊?”

  “宇宙第一大帅帅帅哥:谁傻×,你们才傻×!”

  “闲醉吟风:很拽嘛,期待你们拿倒数第一~(鬼脸表情)“

  “鬼白:好像有点意思,我来”

  “耧斗草:是娘子军吗,怎么全是花!”

  “一水千愁:是娘子军的话我就有点心动了……”

  “冬葵子:闹着玩的吧?口气别那么大,当心打脸。”

  ……

  老宋看得心惊肉跳,可孙哲平和那个叫百花缭乱的,依旧泰然自若,发言CD一好就刷广告。

  眼看两人这么刷了三四条,频道里反应越来越大,老宋也决定豁出去了。于是眼一闭,手一抖,一条就抖出去了,随后几个弟兄也紧跟着刷了起来。

  虽然这波仇恨招得厉害,但宣传效果确实不错,看热闹的人多了,好奇的来打探的人也多了。老宋回申请列表一看,人数早满了,百花谷公会自动成立,而申请的消息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增长着。

  “大孙啊,你这回可玩大发了,”老宋还心慌慌的,“你以后要敢跑路我一定不放过你!”

  “哈哈哈,”孙哲平大笑,“你就等着吧,就算你跑了我都不会跑啊!”

  公会里消息鼎沸,多是不明情况问东问西的,有知情的在解释,也有闲着瞎起哄的。

  “真的是职业队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我好像看到百花缭乱了!”

  “哦是不是那个打法很炫酷的?我听人说起过。”

  “男的女的?刚刚那个落花狼藉呢,怎么不说话了?”

  “有大神吗!求大神带TAT!”

  “我有点紧张……”

  “我也是,求来个人解释清楚啊!”

  “别是野鸡队伍哦”

  ……

  孙哲平随便扫了眼消息,转头点开张佳乐的对话框。

  “我很欣赏你的作风。”他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也很欣赏我自己,”张佳乐回道,“不过我要去睡觉了,今晚太累,明天再来找你。”

  “你可别紧张地睡不着觉。”孙哲平调侃他。

  “去去去,你才紧张地睡不着觉呢!”张佳乐愤怒打字。

  “弱。”

  “你说谁弱?你再说一遍?”

  “来来来竞技场走一趟!”

  “走就走你别跑,输了喊爸爸!”

  “喊爷爷!”

  “去你大爷的!”

  “好好好,”孙哲平适时“认怂”,虽然他此刻想去好好打一场,好好了解对方的想法仍然那么强烈,但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你睡不睡了?”

  “睡——”张佳乐在那头拖着音伸了个惬意的懒腰,“——老实说我刚刚确实有点紧张,但现在好多了。晚安了,孙哲平。”

  “晚安,张佳乐,”他回道,“新搭档。”

  

  百花缭乱的头像灰了下去,耳机对面也没有了人声。

  申请加好友的通知依然络绎不绝,孙哲平没有去理会,反而关掉了消息框,摘下了耳机。

  他也是才发现落花狼藉仍然站在那片广袤的荒野上,重剑扛肩,昂头伫立。而四野早没了幢幢人影,一片悄然中,只有齐腰的荒草随风摇摆。

  喧嚣与热闹都过去了,无论是游戏里的,还是现实里的。七月的夜色从他边上的窗缝溜进来,静静流淌,泛开一丝清冷的凉意。

  只是这凉意敌不过室内人潮温热的气息,也敌不过游移至他胸口的那团火苗。

  他仍然得用尽全力去压制住心底那在今夜汹涌膨胀的渴求,那像一株幼苗节节生长,枝繁叶茂,花团锦簇。

  这是一切存在于虚想中的模糊可能性,成长为伸手可及的现实的一夜。这是开始,真实的开始。

  他不为人可察地笑了笑,又重新点开消息界面,随便点了几个接受,又随便点了几个拒绝,随性随意,毫无规律。

  他敲着桌面想着事,是早点回去睡了等明天跟新搭档好好聊聊呢,还是趁着兴致正高去竞技场打几盘呢,还是再去跟那些战队申请资料死磕一会呢。

  然后一条好友申请留言出现在了那个小小的光标下。

  

    “你好,我们这里最近在筹备成立一家职业俱乐部,有意组建一支队伍参加荣耀职业联赛,不知道你和你的朋友是否有兴趣来交流交流呢?”

  

01END.

  

 

  



评论(24)
热度(69)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