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乐中心】早上好

生贺无料的最后一个小短短短篇,写太搓了,改了一点点羞涩地放一下_(:з」∠)_

————————

《早上好》

    张佳乐一出宿舍门就撞见了张新杰。

    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离训练开始还早得很,他又没迟到,张新杰大早上的堵他门口干什么。

    “张新杰你有事找我?”他试探着问,心里想着别是喊他去跑步就好,大冬天的太冷了。

    “门卫那刚送来一些包裹和信件,”张新杰淡淡道,“都是给你的,我放在休息室了,你训练前可以先去看一下。”

    “是吗,”张佳乐听说自己来了一堆包裹有些兴奋,冲张新杰扬了扬手表示感谢就往走廊另一头走,“谢了哈,我待会就去训练。”

    “等一下。”张新杰叫住他。

    “怎么了?”张佳乐疑惑。

    张新杰正对着他,露出个微笑。

    “张佳乐前辈生日快乐。”

 

    今天是什么日子张佳乐当然没忘。想他张佳乐英明一世,身边人包括自己的生辰八字星座运程记得清清楚楚,谁生日都要备份大礼,非把对方搞得脸红害羞不可,连韩文清他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最近几年的生日他都没怎么好好庆祝过。原因杂七杂八,简单也复杂,不说也罢,这得归因于张佳乐在某些方面闭口不言的奇怪个性。

    包裹在休息室中央垒成了半人高的小山,虽不至于把人给埋了,也足以让冲进门去的张佳乐啧啧感叹一番。

    他搬了把小椅子坐到边上,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手抓起一个包裹,这边摇摇,那边晃晃,看起来和拿了压岁钱的十几岁的孩子一样激动。

    礼物,张佳乐在这二十多年里收到太多了,多到根本没法一件件数清楚。再怎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都见过,想想也没什么东西可觉得惊奇的了。

    可等他放下包裹,将它们好好搁在自己膝上,弯着眉眼细细打量的时候,又觉得,其实每份礼物都不一样。

    很不一样,十年里的每一份礼物,都是不一样的。

 

    成为职业选手后,张佳乐第一次收到的礼物是来自高中同学的。

    那会儿他还没在百花俱乐部住上多久,楼里还徘徊着新漆淡淡的气味,楼下的花草树木还蔫蔫的没从刚移栽的状态底下缓过来,大门口的门卫和保安还没把他们略显稚嫩的脸一个个认清,杂志里关于新队百花的介绍还是一个小小的方块,挤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

    他在阳光明媚的午间,躺在新铺好的宿舍床上拆包裹,倒出一堆堆鲜花饼,板栗,还有一只巨大的颜色诱人的火腿。

    “听说你去做职业选手啦?加油啊,要给我们母校争光啊!”

    “苟富贵,勿相忘。乐哥以后成名人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们这帮兄弟!”

    “我们打听了一下,据说干这行特别累。班里人给你买了些特产,你省着吃,别亏了自己,等以后拿了冠军出了名再带我们去见见世面呀。”

    张佳乐抓着信纸哈哈大笑,顶着隔壁床孙哲平莫名其妙的眼神抛了个鲜花饼过去。

    “赏你的,别客气。”他眨眨眼。

    “谢主隆恩。”孙哲平很给面子地接了他的话茬,毫不客气地拆了包装纸一口咬了下去。

    而张佳乐又将散落了一床的各种特产装回了箱子里,然后拖着箱子去每个队员的宿舍跑了一圈,直到将所有东西都分了个干净。

    百花战队的选手初进联盟就吃了一个月鲜花饼,这得拜他们的副队长所赐。除了那只后来被送给食堂做菜的火腿。

    可没人对这段回想起来就生理性反胃的往事有所怨言。

    那时的天气是火热的,训练室是嘈杂的,鲜花饼是甜丝丝的,联盟官网里简单到稍显穷酸的战队介绍那儿,每个人都是笑着的。

    虽然笑得很丑就是了。

 

    后来张佳乐跟孙哲平开始陆陆续续收到了来自粉丝的礼物。

    那些礼物藏在精致的包装底下,一部分还绑着花花绿绿的缎带蝴蝶结,夹着写满了字涂着笑脸的卡片,模样相比情人节礼物不相上下。

    礼物的种类更是让张佳乐大开眼界。从一般的零食、毛绒玩具、特产,到手绘T恤、自己捏的软陶小人、亲手织的袜子和手套,无所不有,无奇不有。

    更有甚者,有一次在他们临出门去比赛前,还送了一大束花过来,里面愣是塞足了一百支不同种类的花,真应极了百花战队这名字。

    孙哲平对于收礼物似乎一直比较抗拒,所以一般都直接扔给张佳乐处理。

    然后他们的宿舍就又多了个大柜子。

    孙哲平对张佳乐这屯粮一般的行为表示不屑,张佳乐对孙哲平这不屑的态度嗤之以鼻。

    “支持者的爱,你懂不懂啊!”张佳乐一边往手机上挂粉丝送的百花缭乱Q版挂件,一边抽出手来义正辞严地拍了拍柜门。

    孙哲平也拍了拍柜门,力道大了点,门被弹开掉了几个包裹在他脚上。

    “你是给他们打比赛还是给自己打啊?”孙哲平皱着眉。

    “当然给我自己啊。”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理所应当地回答。

    “那这点爱你意思意思感谢一下不就行了?”

    张佳乐单手抛了抛刚装饰好的手机,心满意足地翘着嘴角看向孙哲平。

    “不够。”他说。

    确实不够,不够到每次放假,队里的小伙子们步履轻快地从楼里跑出去时,张佳乐还拖着个旅行箱,其中半箱都是粉丝送来的礼物和信件。

    “副队又搬家啦?”队员们调侃。

    “去你们的!”张佳乐一脚踹过去,“回去也别忘练习听到没!否则跟我去竞技场练去!”

    队员们一面告饶,一面嬉笑着跑出俱乐部大门。

    而他也笑着擦了把汗津津的脸,拖着行李一步步穿过楼底下草叶繁茂的花坛。

 

    张佳乐一如既往地维持着这个有点可笑的习惯,维持到孙哲平走后,他一个人躲在锁了门的宿舍里,将那柜子里的礼物,他自己的,孙哲平的——反正都混在一起了,是谁的都分不清了,也没必要分清楚了——一件件整整齐齐地码在大纸箱里,近乎粗暴地用胳膊狠狠压着因为塞得太多合也合不上的盖子,拿宽胶带一圈又一圈捆得结结实实。

    他大汗淋漓地跌坐在地上,靠着床脚,盯着被变了形的,样子丑陋的纸箱发呆。

    那里面都是满满的期待,每一分他都感激,即便如今显得有些沉重。但他想赢比赛,想拿冠军,从来不是为了迎合粉丝或是任何人的期待。

    张佳乐想,如果把心里自己对自己的那些期待统统拿出来,大概能把这个大箱子撑爆吧。

    可那些东西不必拿出来,就那样摆在心底就好。

    尽管前路荆棘暗生,他还是选择坦然笑着直起身,将那个大箱子好好安置在柜旁的角落,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有人支持着他,他也支持着自己,没什么可畏惧的。

 

    而这一切都止于他再次站在经理面前为止。

    持续的沉默比空调冷风还来得寒气逼人。他一动不动地站着,经理一动不动地低头看着合同。

    在漫无边际的发呆和胡思乱想里,他突然怀念起几年前的自己。

    那时他也是这样站在经理面前,拖着行李,背着包,汗水沁透了宽松的T恤,贴在背上又热又黏。他气还没喘匀就开始一目十行地扫着经理递过来的合同和安排,汗湿的皮肤上还蒸腾着外面阳光灼热的气息。

    可日子终究是回不去的。张佳乐搓了搓凉到麻木的手指。输掉的比赛,走掉的人,丢掉的疯劲,失掉的冠军。

    这路长得没有尽头,地平线也未能将它切断,而这里从不曾出现过掉头的标记。

    一股倦意突然间涌了上来,积在胸口,像一汪潭水,沉静无声。

    “你还会回来吗?”经理问。

    他没有回答。

    “你还会回百花吗?”经理又问。

    他还是没有回答。

    可经理却像是从他的沉默里探寻到了什么讯息一般,轻轻叹了口气,将那几张纸收了起来。

    他不是不想回答,因为他心里根本没有答案,他只是累,不愿去想。然而有时候,不回答似乎就代表了迟疑,而迟疑就泄露了最终的选择。

    张佳乐最后回了自己一次自己的宿舍,收拾了下放假前遗落的东西,背着包走到柜子前。

    他有挺长时间不怎么整理自己收到的礼物了。事实上他最近一年几乎就没关心过除了比赛和训练以外的任何事情。从门卫那儿拿到的礼物和信件他常常看都不看就随手往柜子里一塞,以至于当他拉开柜门时,一堆盒子都“哗啦啦”地砸到他脚边上。

    张佳乐捡起一个包装挺漂亮的方盒子,手指抚过掺了金线的蕾丝带子,落在挂在上面的一张硬卡片上。

    “加油!^_^”

    他露了个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看了会,然后用手盖住那几个字,捂了那么几分钟,才将盒子重新放回了柜子里。

    他整理的过程缓慢而细致,直到将所有掉落的盒子都整整齐齐地码放好,把厚厚的几沓信件也塞到缝隙处。

    张佳乐最后看了它们一眼。

    一切都很宁静且安然。

    他只是道了个别,和百花,和过去,和自己。

    他掩上柜门的时候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他掏出手机,有些费力地将那个挂了好几年都褪色了的挂件拆了下来,放到了边上那个大箱子上——它的顶上已布满尘埃。

    大楼的墙面已经有了时间的痕迹,楼下的景观树也已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没事爱看小报的门卫练就了一门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来人是谁的好本事。

    而他背着空瘪的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他呆了六年的地方。

 

    在霸图的两年多里他也收到过不少礼物,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多,偶尔还夹杂着些不太友善的东西。。

    可张佳乐并不是很在意了。

    他也曾介意过别人的看法,甚至到现在也还有些放不下——那就干脆放不下好了,期待的,不期待的,善意的,恶意的,他都可以统统接受下来。

    只要他心底,自己对自己的那份希望,还没有被冰冷的潭水淹灭。

    他坐在矮矮的小凳子上拆了几个包裹,有霸图新出的经典黑红配色的围巾,有一套印着战队账号卡角色的马克杯,还有一大袋子他认不出品种的咸鱼干。

    他还拆出了个粉丝自己做的手机防尘塞,挺好看的,他没做任何犹豫就给自己新买的手机塞上了,又高高举起自我欣赏了一番。

    张佳乐对着剩下的数量可观的包裹长长地吐了口气,脸上挂着笑直起身来。他打算等晚上训练结束再把这堆东西搬回自己房间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新宇宙。

    他吹着口哨出了休息室,转去食堂买了几个肉馅的大包子,又一步带一颠儿地一路啃着走到训练室。

    大早上的阳光正好,屋里都是亮堂堂的。训练时间还没到,大家都在忙着收拾桌子,乱糟糟地一大片,除了已经坐端正神情严肃的张新杰和韩文清了。

    “早!”竖着键盘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白言飞率先跟他打招呼。

    “早上好。”另一边的秦牧云捧着个样子有点奇怪的仙人球也跟了句。

    “早早早!”张佳乐一如既往心情大好地跟每个队员都抬手招呼了一声。

    顿时训练室里互相道早安的声音此起彼伏响成了一片,连韩文清都抬头冲他点了点头。

    张佳乐跑到自己电脑前坐下,煞有介事地拉了拉胳膊,又做了套手操活动活动手部,脸上的笑意过了好几分钟也不减分毫。

    这是一天当中最好的时候。旭日临窗,晨光绚丽。

 

    早上好,未来冠军。

 

 

END.



一个月没发东西了,大概还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几个月或者半年或者更久……



评论(23)
热度(114)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