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1)远离叶姓男子是过来人的经验

秘密之所以为秘密,有时候是因为不可告人,有时候是因为说了也没人信,不如藏到棺材里。

后者譬如孙哲平。

孙哲平确实有这样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要是说出来,张佳乐大概会“噗”地笑岔气,把他按回枕头里让他再睡个一天一夜睡睡醒再起来,又或者在他一本正经几次三番强调后勃然大怒:“孙哲平你是把我当傻子吗!”

所以孙哲平决定不说了。

其实他是穿越来的。

孙哲平来到现世正是华灯初上,流灯溢彩的时候。下班高峰期汹涌的人潮将他挤到一边,他握着空拳站在树下,任车轮滚滚人海喧嚣,茫然四顾中眉头蹙成一个川。

方才他还提着剑一脸肃杀地冲向他的敌人——那是一个姓叶的男子,在江湖上久负盛名却行迹飘忽行事诡谲,非一般人不得轻易窥其真貌。

窥了也没啥大事。

然而叶姓男子却趁他不注意,抢了他刚烤好的一条鱼,足尖一点袍袖一振,一跃而上稳稳立于枝头,凛然有仙人飘渺之姿。

除了他手上被咬了一口的鱼。

夺鱼之痛不能忍,纵他叶姓男子乃当世奇才,孙哲平也不惧他。他挥剑而上,气流翻涌似刀似剑,更似江海漫溢饕餮而至,枝上青叶不堪其力簌簌坠落,万箭齐发般直指叶姓男子而去。

前有长剑当头,周有落叶飞刀,叶姓男子却不动如山。

他尚有闲心用牙扯了块鱼肉下来,负于身后空着的那只手只轻飘飘一扬,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落叶皆在距他周身一尺多处化为齑粉迎风四散。

孙哲平不由为对方内力之强暗自震惊,下一刻却为今日遇上强敌愈加兴奋。

剑芒大盛,若有旁人在场,定要为这璀璨夺人的亮光耀瞎眼睛。孙哲平此击看似平平无奇只是直直刺去,却是注入了七八分内力在其中,十丈开外亦能感受到那泰山压顶般恐怖的剑气压迫,如置身牢笼四肢禁锢难以动弹,武功不济者顶不住压力五脏破裂亦不是危言耸听。

更遑论剑气直冲而去的叶姓男子了。

剑光一闪,连眨眼还来不及,葬花剑便已破空而至,离叶姓男子不过几寸距离。巨大冲力下,叶姓男子一身白袍猎猎作响,声如震雷。

如此性命攸关之际,他只微微一笑,泰然自若,不动不摇。

然而即便对方这般放弃抵抗,孙哲平的剑还是落了空。

但与其说是落了空,不如说孙哲平只是刺中了叶姓男子的那身白袍。然而那白袍如云似雾,没有一点实感,烟雾缭绕中吞了他的剑,也吞了他的人。

一击不成,他本该迅速转身再去寻人踪迹,可脚下却找不到借力点,他欲提气再起,体内真气却空空如也,丹田一片干涸。

孙哲平心中闪过一丝惊骇,不知其中变故,只能不由自主地仰面从空中坠下,四肢瘫软,毫无依托。

周围的景色如涡旋般不断后退,迅速离他远去。

天也好,云也好,树也好,均在那片还未消散的白雾里幻灭成空。

于是孙哲平从水泥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看清楚自己躺的是什么地方就被人撞到了路旁树底下。

他有一会儿是完全懵的,神思游离在外,就像脑子脱离了脑壳飘在头顶,晕晕乎乎混混沌沌,灯影绰绰中匆匆而过的行人面目不清,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走在了去黄泉的路上。

他猛地甩甩头,“嗡”的一阵后才终于清醒过来。

可当他原地转了几圈,将四周场景略略扫过一遍后,好不容易清醒的脑袋更晕了。

好嘛,这什么鬼地方。

他在树下站了起码五六分钟,来来回回地看路过的人,有几个人被他盯得浑身发毛,缩着身子走得更快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心中终于下了结论。

自己是到异界了。

异界的说法甚早就有,他认识的一位王姓道人也曾与他聊起过这个,说是现世之外又有无数异世,其中的风土人情与现世截然不同,甚至连时间流逝的快慢都不一样,它们彼此相邻甚至重叠,一旦寻到连接口,就有可能去到另一处世界。

孙哲平当然不信那一套,他连听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全不放在心上。如果真的有,那怎么还没见有人大张旗鼓地出来宣说自己的奇遇?若是去了回不来,那世间人又是怎么知道有异界这地方的?

现在他却信了,因为他一拳砸到树干上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疼痛。

不是梦,不是黄泉路,是真的来到异界了。

但孙哲平天生有一颗既来之则安之不多做彷徨的心,来就来了,与其想那么多,不如先考虑考虑后路。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搭住了一个行人的肩,用最谦逊有礼的态度问道:“这位兄台,可否告知此为何地?”

被他拦住的人呆了呆,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对着孙哲平上下看了看,随后冷冷一笑,半句话没说,拂掉孙哲平的手就走了。

孙哲平:“……”

他强压下将人重新拽回来厉声喝问的怒气,又是一伸手,拉住了另一个倒霉蛋。

孙哲平虽然没了内力,但手劲还挺大,倒霉蛋的肩膀被掐得往下一沉,“我靠!”一声歪着身子倒到孙哲平面前。

“你干嘛?你掐我干什么?”倒霉蛋还是个学生,背着单肩书包,揉揉肩膀,瞪向孙哲平。

孙哲平本来还想问这是什么地方的,但想了想就算问出地名来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别人说不定还把他当傻子,于是开口问了个他自己觉得最实用的问题:“敢问兄台可知道江湖?”

孙哲平年纪不大,却是个剑痴,他在剑道钻研上花费的年岁与功夫皆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对他而言,吃穿住用行都是身外之事,是完全不必费心思的,要是不能用剑,不能与人切磋,那才是要他命的。

倒霉蛋怔了怔,像是没听懂孙哲平说的话,于是孙哲平又问了一遍,可倒霉蛋还是跟他大眼瞪小眼。

过了片刻,当孙哲平都要不耐烦时,那人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来卖安利的?”他笑道,“就是那种‘朋友,你知道《全职高手》吗’那样的?”

见孙哲平蹙起眉,倒霉蛋仍状似理解地拍拍他的肩:“好啦好啦,我替你回答!敢问兄台可知道江湖?知道!江湖就在《荣耀》里嘛!是这样说没错吧?”

孙哲平仍一脸不解,倒霉蛋拉了拉书包,继续叽里呱啦说道:“你不要装啦,我都懂的,《荣耀》现在主打的宣传不就是江湖嘛,你不用安利我!我已经在玩了!但是我要回家了,你还是自己去玩吧!”

“去……去哪?”孙哲平被他说得一头雾水混乱不堪。

倒霉蛋四处张望了下,指着不远处:“喏,就那,那有一家网吧,你自己去看看吧!我回去了,再见!”

说完人就走,背影跟蛇一样蹿进人群里一下就滑溜不见了,只留下孙哲平呆呆站在树底下。

孙哲平皱着眉头,又在原地站了会儿。他努力着试图缕清刚刚那人说的话,却是半分头绪也没有。

毕竟他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设定,他不知道的事太多,异界还真不是那么好混的。

直等到天幕完完全全暗下来,他方才下定决心,朝倒霉蛋指着的那个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36)

© Monday | Powered by LOFTER